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
      2. <strong id="isaep"></strong>

        <strong id="isaep"></strong>
        <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3. 通過設計師的鏡頭看世界

        Aeron座椅的共同設計者Don Chadwick在“WHY”中分享了一系列最近的旅游圖片。


        撰稿人: Sam Grawe

        插圖作者: Don Chadwick

        WHY Magazine - Through the Designer's Lens

        2012年我們在其位于加利福尼亞州圣塔莫尼卡的工作室拍攝視頻時,Don Chadwick告訴“WHY”的采訪者:“作為設計師,我們的職責是發現別人沒有發現的事物”。“如果您象我一樣是個充滿好奇的人,那么您會不斷地細細體會您周圍的這種視覺語言。”

        從周圍環境為我們提供的視覺語言中自然地整理出我們需要的東西一直都是我們設計師的首要任務。在其1977年出版的How to See一書的引言中,George Nelson寫到:“如果我們真的想看到我們在其中度過大部分時間的物理環境,我們就必須了解一些設計和設計流程。換句話說,觀察和設計是息息相關的,就像思考、觀察和感受密不可分一樣。”

        就像很少會看到Nelson在公共場合時脖子上沒掛著35mm照相機一樣,Chadwick總是準備好了照相機(現在是數碼相機)。“正如我在視頻中提到的,照相機真的是另一雙眼睛。我不做筆記,但我拍照片,”他解釋說:“我回去后看這些照片,它們讓我回想起當時重要的某種情形或某些方面。一種重新閱讀一個沒有寫下來的故事的情形….….那是屬于我的故事。”

        受其拍攝熱情的感染,“WHY”請Chadwick分享了他最近的一些照片。他熱心地為我們發送了最近游覽摩洛哥和古巴期間拍攝的下列系列圖片。“到這樣的國家去了解平民百姓與精英人物的生活,總是一件令人感興趣的事情,”他解釋說:“您總是可以注意到這種兩極分化。”

        的確,對兩極分化的敏感似乎驅使Chadwick選擇將鏡頭更多地聚集在那里。一方面有視覺并置:縮放對比元素、陰影與光、單色與彩色、前景與背景。作為一名設計師,Chadwick發現令人感興趣的視覺世界并不足為奇。但深入研究這些圖片能讓人從不同于表面內容的另一個層面看世界。通過傳統與現代、衰退與發展、自然與人造的并置,我們開始意識到人類所面臨的一些情形。我們看到了人們每天所做的微小決定的不經意結果。我們看到了幾乎可以忽略的微小細節的累積效應。我們看到了我們對生存的世界的改造和這個世界對我們的改造。我們看到了其中發生的故事。

        拍照片是一個排除過程,我們選擇性地剪輯掉了鏡頭視野之外的世界。保留下來的只是時間長河中某個特定時間點某個特定位置的一段時光的記錄,如同話語一般簡潔的視覺溝通。但Nelson在How to See一書中提醒我們,解讀視覺圖片不同于閱讀本段文章。沒有需要遵循的既定規則,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找到不同的含義。“我們根據自己積累的經驗、儲備的信息、個人興趣以及根深蒂固的信念來解讀,”Nelson寫到:“任何主題的關注焦點不存在于事物的任何層面,而取決于讀者及其解讀信息的能力。”

        Arch

        拱門
        此照片拍攝于摩洛哥梅克內斯的皇家馬廄。17世紀建造之初,人們不得不加固每個部分以使其屹立不倒。隨著它的分解和日漸老化,一些覆蓋層已經脫落。我喜歡只在這些拱形區的一個中有一盞燈照亮結構與侵蝕的設計。

        “質地不錯,而且真正是原汁原味的材料和手工藝,絕不是來自當地的五金店,這一點是肯定的。”

        —Don Chadwick

        Atlas Door

        阿特拉斯門
        來自阿特拉斯山脈一個讓人想起美洲印第安人村莊的小山村,因為大部分建筑采用的是泥土或泥土磚。質地不錯,而且真正是原汁原味的材料和手工藝,絕不是來自當地的五金店,這一點是肯定的。

        Fes I

        Fes I
        在Fes,我驚嘆于多數典型建筑的古樸外觀。一方面采用臨時拼湊的木材作為支柱,另一方面幾乎每座建筑都安裝了衛星電視天線。

        Fes II

        Fes II
        這里給我的第一印象是色調如此單一,從這個地方開始,在Fes的這個古老區每種東西的顏色都混合在一起并同樣地進行重復。但沿著這些小巷走下去街道卻如此地熱鬧。同樣也不難見到衛星接收天線。

         

        The Souks

        露天集市
        當您走過露天集市或市場等旅游區時,會有人不斷地向您兜售一些東西,食物、衣服、陶瓷制品、小塊地毯,無所不有。四處轉轉您會看到這樣的一些小標牌:“踏破鐵鞋無覓處—盡請試用”。這些只是吸引我眼球的一些小發現(圖片和詳細說明)。

        The Tannery

        制革廠
        摩洛哥的制革廠非常有名,吸引了許多人前往參觀,因為制革過程一目了然。一些人覺得氣味難聞,當然會有人遞給您薄荷葉以遮住鼻子,而我卻完全不覺得有那么糟糕。

        Hassan II Mosque

        哈桑二世清真寺
        位于卡薩布蘭卡的這座清真寺真正堪稱壯觀。不好將其與哥特式教堂進行比較,但它同樣是一種引人注目的地方。我對這里的光線穿透墻壁的方式很感興趣,因為是如此的精確,光線完全從地面反射回來。

        Mosque Ceiling

        清真寺的天花板
        我在這座清真寺見到的這種精刻細雕和手工技術讓我為之震憾,在摩洛哥市觀光時您是看不到這個的。

        Souk Window

        露天集市的窗戶
        經過這些露天集市時,您會發現那里的建筑物幾乎已容顏不再,它們正在衰敗。而在這里銷售的商品卻是嶄新的。在這里,您可以看到古老的窗戶前或透過窗戶展示的新衣服,形成鮮明的對比。

        YSL Door

        YSL門
        馬拉喀什的Majorelle花園設計于殖民地時期的20到30年代,后來歸Yves Saint Laurent所有。現在,它是一個旅游場所,而令我感嘆的是它的豐富色彩。通常情況下,您見不到這些色彩。

        Havana

        哈瓦那
        這張照片拍攝于哈瓦那的一個餐廳的后面,這家餐廳是從其他建筑物改建而成的。把畫面疊加到一起后,不知為何湛藍的大海在水藍色池水的映照下的效果要好于Hockney。

        RCA

        RCA
        我在哈瓦那的一個商業區漫步時看到了這一景象。我由衷地為之感到震撼;落地生根;枝繁葉茂。顯然,可以追溯到另一個時代,美國與古巴還有貿易來往的時代。我喜愛這些圖形元素。

        Escuelas Nacionales de Arte

        Escuelas Nacionales de Arte
        古巴明顯屬于熱帶地區,我癡迷于這里的落水管,設計師通過它們解決了防雨問題,避免受到天氣的影響。從拍攝的角度講,這令我很感興趣。

        Havana Shadows

        哈瓦那掠影
        我想當時我們正在一家咖啡廳里,我看到這些人在一座大樓上干活,在進行一些修復或類似的事情。他們用桶運下碎片,我試著全部拍攝下來,但我無法拍得很像樣。拍下的最后一張是:推著手推車站在一邊的這個人。

        1024手机看片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