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
      2. <strong id="isaep"></strong>

        <strong id="isaep"></strong>
        <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3. Herman Miller的另一面

        瑕疵品、劣品和孤品——這些不合時宜的設計在產品目錄上沒留下太多痕跡,有些甚至沒有生產幾件。拍賣商Richard Wright帶我們領略Herman Miller發展歷程中鮮為人知的另一面。


        撰稿人: Sam Grawe

        插圖作者: Wright

        WHY Magazine - The Other Herman Miller

        所有照片均由Wright提供

        經典設計之所以能成為經典,總有一定的緣由——它們不僅要廣受歡迎,而且會改變我們思考、觀察和感覺的方式。Eames成型膠合板座椅采用了最新的技術,省卻了軟墊,并徹底顛覆了傳統舒適度的概念。Nelson設計的長凳采用少量必須材料,就發揮出桌子、座椅和平臺的功能,從而確立了多功能家具的標準。Noguchi桌子底座的對稱木支架就是家具雕刻裝飾的精髓。

        但在Herman Miller的傳奇歷史中,每件經典作品都有一些已經被廢棄和遺忘的設計。Nelson的首個設計系列就不止140件作品。1959年,為向Herman Miller的銷售人員說明設計的作用,公司的前任首席執行官Hugh De Pree為他們詮釋Dr. Seuss的含義。它就是要“勇于超越常規束縛”。一家公司有勇氣將Marshmallow沙發這樣的產品推向市場,就必須敢于冒險。有些努力得到了回報,有些歸于失敗并隨時間消散。

        如果不是在21世紀初,這種20世紀50年代的現代風格重新流行起來,這些被遺忘的設計中的絕大部分可能會徹底消失。就是在這一時期,拍賣商Richard Wright在芝加哥開設了與之齊名的拍賣行。那里自此便成了眾多現代家具收藏者的“麥加圣地”。“我很早就入了這行,開始時一無所知。幸運的是,Herman Miller很快為我指明了方向,”他說道,“通過了解Eames,我很快成為這家公司眾多設計大師的忠實粉絲,其中包括Rohde、Nelson、Girard等人。我會去密歇根州Zeeland周圍地區尋找各種藝術珍品,那是激動人心的時刻;第一代真正的Herman Miller收藏品。”

        自2000年起,有大約1400件Herman Miller家具進入Wright的拍賣行,所以他很清楚自己在這些經典家具中的分量。“我在乎賣出更多的George Nelson長凳嗎?其實不然。它們是真正的精品,但就像任何一首你聽過很多遍的歌曲一樣,它們總無法帶給我那種心尖顫抖的興奮感。”盡管如此,Wright還是非常高興與我們一起欣賞下列“絕對能撩撥他心弦”的十種設計,并了解Herman Miller發展史上鮮為人知的故事和作品。

        Isamu Noguchi - Rudder Dining Suite

        ISAMU NOGUCHI – RUDDER餐臺椅套裝
        Herman Miller在20世紀40年代末推出了少量的雕塑家設計,包括最近重新發布的Rudder餐桌,而IN-50餐桌后來成為“Noguchi餐桌”。 普通的工業零件與極富表現力的雕塑元素自由搭配,使這套餐臺椅套裝成為Noguchi標新立異的家具設計風格的代表之作。

        當您初次了解Herman Miller時,您可能會列出清單,查看舊產品目錄,然后尋找夢寐以求的產品,而Rudder餐桌和餐凳的地位就像“圣杯”。該系列產品最打動我的地方是它采用了最不切實際的設計——三條腿的凳子實在是個設計難題。我在20世紀40年代末期就很喜歡這個設計,當時是把它當做高檔現代家具出售,還沒像今天這樣,把它當成藝術家具。要尋找一家能生產這種極品家具的制造商有點像天方夜譚,試想一下當時人們的著裝和社會情況你就明白了。但的確存在這樣的實例,有的家庭已使用它們將近60年。對我來說這實在太奇妙了。

        還有一個問題,我一直沒有搞明白:Rudder餐凳是不是有兩種變型產品,一種采用了工廠加工的椅面,另一種采用的是Eames座椅上的模壓椅面。凳腿采用Eames座椅的組件和Eames腳墊,底部還加裝了Eames減震座。我經常不由得想象,Noguchi當時是在工廠里隨手拿了一些現成的零件就創作了這種設計。

        Gilbert Rhode - Z-Clock

        GILBERT ROHDE – Z-型鐘表
        Herman Miller鐘表公司成立于1926年,并一直作為公司的一部分,直到1937年,在Herman Miller的創始人DJ De Pree的姐夫Howard Miller的領導下,該部門從集團剝離,成為后來的Howard Miller鐘表公司。 在擔任Herman Miller的設計總監時,紐約建筑師Gilbert Rohde設計了一系列精品臺鐘,這些鐘表作品與他設計家具的現代風格相呼應。

        毫無疑問,Nelson鐘表與Rohde鐘表一脈相承。有些Rohde鐘表,特別是這款,可以用精美絕倫來形容。在我看來,這些鐘表屬于美國流線機加工年代出品的最成功的裝飾藝術設計精品。您會立即對它們愛不釋手,但它們只是完美的小物件:簡單、精致、清純,而且功能強大。不同款的鐘表產量也不錯,這一點也很有意思。Howard Miller推出了數量不可思議的衍生型號,比如Nelson鐘表就有156種。鑒于這些產品都是在大蕭條時期生產的,他們能投資生產這么多型號,著實令人驚嘆。

        George Nelson & Associates - Thin Edge End Tables

        GEORGE NELSON & ASSOCIATES – THIN EDGE臨時用桌
        融合了Nelson迷你抽屜柜、Thin Edge組合柜和X支腿桌子的優勢,這些難得一見的茶幾可追溯到上世紀50年代中期。

        這些桌子實際是采用了“不再繼續使用”的沖壓和模印工藝,堪稱家里的珍品,因為制造難度極大,生產的數量極為稀少。看著這款家具,你能想象當年工匠們大喊“還是放棄為妙”的場景。這些家具有些過于追求完美,對于這樣精美和簡潔的臺面,它的底座過于復雜,因此有點自相矛盾。當然,這些家具還有其他魅力,特別是售價也比較實惠。

        Alexander Girard - Snake Occasional Table

        ALEXANDER GIRARD – 蛇形臨時用桌
        在上世紀60年代中期,Herman Miller為Braniff航空公司候機室生產了一系列Girard設計的定制家具,Girard在同時期還負責此候機室的設計工作。1967年,各種座椅、桌子、凳子和腳凳以Girard Group的名義向市場推出,但該系列不久后就停產了。20世紀70年代初,這種瓷釉桌面上的蛇形圖案在絲網印刷的Action Office美化環境面板上重新出現。

        我認為Girard更是一位成功的織物設計師,一個真正的天才和出色的平面設計師,而他設計的家具中別具一格的精巧同樣引人入勝。我非常喜歡這種感覺。這讓我癡迷于Girard的所有作品。他為有時過為單調的現代主義注入了豐富內容和人文精神。這件作品的價值應該遠超過它目前在市場中的售價。

        George Nelson & Associates - Chaise Model #5490

        GEORGE NELSON & ASSOCIATES – #5490型躺椅
        這種鍍鉻底座躺椅(與搭配的休閑椅)是Irving Harper為Nelson Office設計的,并在1955年首次出現在Herman Miller產品目錄中。

        與Nelson Office的其他設計相比,我認為這款產品尤為成功。它深受國際主義風格和Mies van der Rohe設計的巴塞羅那座椅的影響。我喜歡它散發的本土氣息,同時又具有完全不同的元素。這種躺椅款式特別出彩,但近30年來,我見到過此類設計寥寥無幾。這種早期型號在軟墊細節上略有不同,而且增加了額外的支撐結構。

        Charles and Ray Eames - Pre-Producation Dax

        CHARLES AND RAY EAMES – 預制DAX椅
        這種早期的預制模壓塑料椅可追溯到1950年左右,它特有的肋板在后來的最終設計中已經取消,而代之以X底座或H底座。

        在我看來,這款設計中有太多與設計師毫無關系的“雜牌貨”(我想不出更好的詞),只是把部件拼湊在一起而已。我接觸過很多Eames風格的產品,每個人都想成為原創,但其實不過是些工廠制造罷了。這樣的產品曾在Zeeland一帶大行其道。我曾經看到過Eames咖啡桌面搭配膠合板座椅的模壓膠合板立柱當桌腿的產品。很顯然,這不是Eames的設計,只是用多余部件制造的劣質仿品,隨便擺在門廊或者什么地方罷了。

        所以在Eames的設計世界中,最讓我欽佩和敬仰的是為著名桌椅提供真正的原型設計。例如,有一種三腿的DCM椅,我一直都很想把玩欣賞。我曾有過這樣的機會,但一直未能如愿。它是更為優秀的設計嗎,當然不是,但我就是喜歡它。另一方面,我們更愿意稱其為“預生產件”,而不是原型設計。我無法想象這種模型能在未來走那么遠。

        George Nelson & Associates - Custom Coffee Table

        GEORGE NELSON & ASSOCIATES – 定制咖啡桌
        George Nelson故居內的這張定制咖啡桌的來歷鮮為人知。 雖然出現過類似桌子的圖片,但這張定制咖啡桌的確不屬于1955年Herman Miller產品目錄中的家具系列。

        作為一名專業人士,我珍惜這些機會。 我與George Nelson素未謀面,所以與他的家人接觸就是我與Nelson最近的交流。為什么他把這張咖啡桌帶回家?它是真正的原型設計嗎?我們沒對這一點做過任何正式聲明,但George的確這么講過。

        Herman Miller - Occasional Table

        HERMAN MILLER – 臨時用桌
        這種獨一無二的桌子采用了Charles和Ray Eames圓桌的臺面以及和鋼絲座椅相關的實驗性底座。 這張桌子是Herman Miller的前雇員提供的個人藏品。

        這款設計有點模棱不清的感覺。我們認為它不屬于Eames的設計。我們研究了Eames Office的所有照片的背景,卻未找到任何蛛絲馬跡。它采用標準的桌面,但下面卻采用類似于“艾菲爾鐵塔”座椅的底座,不過更矮、更寬。所以我們無法弄清這究竟是什么。難道說整周時間都在制作金屬座椅的人,會在周五下午突然決定制作桌子底座,又裝上了膠合板臺面嗎? 這種混亂卻發生了。

        George Nelson & Associates - Bronze Group Coffee Table

        GEORGE NELSON & ASSOCIATES – BRONZE GROUP咖啡桌
        在20世紀60年代末期限量生產的Nelson Bronze系列咖啡桌是Bronze系列的僅存產品。 這款設計比一般的咖啡桌要高,差不多距離地面有61厘米高,看上去更像辦公桌或搭配休閑座椅的餐桌。

        我認為這是一種非常有趣的失誤。我不能說我喜歡它的風格,但其稀有性卻讓我愛不釋手。我覺得這款設計對奢華材料的追求很有意思,我不知道是不是采用了砂鑄工藝,但它的確與Nelson頂尖杰作表現出的強烈的現代設計風格不怎么搭配。就像有人說,“我們需要一些能放在高檔醫生辦公室內的家具”。

        Isamu Noguchi - IN-62

        ISAMU NOGUCHI – IN-62
        Noguchi設計的這款IN-62桌子產于1948年,它配裝精雕細刻的樺樹桌腿和底部裝有金屬碗的大理石臺面,是Herman Miller所有設計珍品中最稀有的產品之一。2005年,一張同款桌子在Wright拍賣行以令人咂舌的63萬美元高價售出。

        這款桌子是我的最愛。我曾經遇到過三張這樣的桌子,其中兩張是我在工作期間接觸的,另一張在Wright拍賣行。實際上,我曾經擁有其中一張。我花了500美元買下它,并打算以20000美元售出,但未能如愿。我保存了一段時間后,由于缺錢,所以在拍賣行以9000美元售出。2005年,我最好的朋友在一個房產拍賣行發現了另一張桌子。我們參與了拍賣,希望以70000 - 90000美元的價格拿下,但最后的拍價卻高達63萬美元。那時,以9000美元把我收藏的桌子買走的那個家伙給我打了電話,不遺余力地對我表示感謝!那是我職業生涯的巔峰時刻,直到那時,我才為自己此前所做的一切感到不可思議。所以我不能拋開一切,只談論設計,因為每個設計都有這樣那樣的背景故事。

        這張桌子詮釋了我對Herman Miller渴望試驗與探索的品牌精神的鐘愛。在某些方面,這張桌子散發的華貴品味與我們之前介紹的Nelson休閑桌并無二致,但它卻更勝一籌。我接觸的這三張桌子具有不同的石質臺面,但每一張的飾面和做工都堪稱美妙絕倫。桌面的精妙與華麗最后卻成就一款詭異的三腿桌子,毫不含糊地把雍容華貴與丑陋突兀聯系在一起。 當你取下做工精美的大理石臺面,就會發現木腿的質量并不怎么突出。臺面上的不銹鋼碗可以盛放鮮花。在眾人看來,它就像焊有指骨的狗食碗。它們的確改進了一些標準碗制品的設計。所有三張桌子的結構細節完全相同。最后,對我來說,它是Herman Miller上乘佳作。 

        1024手机看片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