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
      2. <strong id="isaep"></strong>

        <strong id="isaep"></strong>
        <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3. Shell座椅傳奇

        Eames Shell座椅的簡史及其演變歷程。

         

        撰稿人: Amber Bravo

        Eames設計的椅子的黃色外殼位于工作臺上。

        Eames Plastic Shell座椅的故事實際上遠在Charles和Ray于1950年首次推出這款產品的十多年前就已經開始了,而現在它已成為Herman Miller的標志性設計。理解這十多年的演變歷程,不僅有助于闡明Charles經常被引用的“細節并非細節,而是設計的全部”的觀點,它還明確了Herman Miller和Eames Office和其家族,根據Charles和Ray的要求而承擔的責任,那就是讓設計師孜孜不倦地改進和升華自己的設計。

        眾所周知,Eames夫婦是材料不可知論的堅定支持者,我們如今熟知和喜愛的塑料框架植根于上世紀30年代末,那時,Charles和Eero Saarinen正在克蘭布魯克藝術學院(Cranbrook Academy of Art)首次開始探索采用曲木膠合板制作座椅,Charles當時正擔任設計系的主任。Saarinen的父親Eliel是克蘭布魯克藝術學院的院長,Eero是他父親的建筑師事務所的初級合伙人。Eames和Eero很可能都受到芬蘭建筑師Alvar Aalto的作品影響,后者曾于上世紀30年代初在克蘭布魯克藝術學院講學,并以其設計的彎曲膠合板家具而聞名。1939年,在Eliel為紐約州Buffalo的Kleinhans音樂廳所做的設計中,Eames和Saarinen對于成型膠合板的首次嘗試在座椅設計中得以實現。雖然這種椅子其時只有二維曲線,但是在1940年參加現代藝術博物館舉辦的“有機設計”競賽時,他們在二代設計中采用了三維曲線。他們為此贏得了一等獎,但是后來這款椅子只進行了少量生產,而且質量遠沒有達到他們的預期要求。當時,Charles遇到克蘭布魯克藝術學院的學生Ray Kaiser并與其喜結連理,隨后二人移居加州的Venice,并創辦了與他們二人齊名的工作室。Eero放棄了項目,但Charles和Ray決心找到更完整的新工藝,以將膠合板模壓成復合曲線。

        Charles和Ray繼續嘗試采用對膠合板進行模壓的新技術,他們最終為美國海軍設計了擔架、可堆疊的輕量下肢夾板(1942)和滑動座椅(1943)。戰爭結束后,他們重新萌生批量生產椅子的想法。雖然他們盡了最大努力,但仍無法造出單層膠合板式座椅,相反,他們推出了更引人注目的替代方案:椅背和座位采用單獨模壓膠合板制成的椅子,又名Eames成型膠合板座椅(1946),這種椅子至今仍在生產,爾后還被《時代》周刊評為“二十世紀最偉大的設計”。兩年后,他們造出了采用沖壓金屬制成的單件式Shell座椅,并參加了現代藝術博物館舉辦的“國際低成本家具設計競賽”。這款座椅獲得了本次比賽的亞軍,但具有氯丁橡膠涂層的原型產品由于成本太高,所以不宜正式投產,Charles和Ray轉而尋找像玻璃纖維增強塑料之類的新材料,這類材料可模壓成有機形態,而且生產成本合理,但此前尚未在消費產品中應用。

        正是1950年的這次更新換代,才產生了第一款批量生產的塑料椅子,但有關設計創新的探索并未就此止步。多年來,經過對顏色與高度選項、減震座、底座和軟墊選項的不斷修改和優化,這款椅子不僅易于再生產循環利用,而且可高度定制。同時還要密切監測和改造制造工藝,在20世紀80年代末期,也就是Charles去世(1978)后10年,Ray和Herman Miller開始擔心玻璃纖維生產工藝可能會對環境產生不良影響。及至20世紀90年代初,Herman Miller已經停止了該款產品的生產。經過對可持續解決方案的多年不斷探索,根據Charles和Ray在1970年采用無玻璃纖維塑料制作的原型(保存在Eames Office的檔案中),公司于2001年重新推出了采用100%可回收利用的聚丙烯材料制成的Molded Plastic Shell座椅。2013年,通過與Eames家族的再次合作,Herman Miller采用更新和更適用的材料——模壓木材,并利用先進的3D膠合板技術,將Charles和Ray對Shell座椅的設計構想變為現實。今年,公司又采用具有可持續性的重新配方并已經過GREENGUARD金級認證的成型玻璃纖維和軟墊,重新推出了Shell座椅。

        根據Eames夫婦在1970年的記錄電影《玻璃纖維座椅:它們的演變歷程(The Fiberglass Chairs: Something of How They Get the Way They Are)》,WHY平臺將帶您前往我們在俄亥俄州Ashtabula的玻璃纖維制造廠和Herman Miller在密歇根州Zeeland自有的Greenhouse生產廠,以重新領略玻璃纖維的生產工藝。在Instagram上為期兩天的課程中,我們將播放10段短小的視頻(包括下列對應的gif圖片預告),探索Herman Miller通過不斷努力追求最優秀和最具可持續性的制造工藝和產品質量,用以緬懷Eames原創設計和創新精神的途徑。

        “眾所周知,Eames夫婦是材料不可知論的堅定支持者,我們如今熟知和喜愛的塑料框架植根于上世紀30年代末,那時,Charles和Eero Saarinen正在克蘭布魯克藝術學院(Cranbrook Academy of Art)首次開始探索采用曲木膠合板制作座椅。”

        Newly reformulated colored resin is mixed in vats.

        1. 在工藝塔中混合染色樹脂

        通過采用主要在汽車業和制造業應用的技術生產非裝飾性部件,Herman Miller的新型玻璃纖維樹脂在環保方面進行了諸多改進。

        由于生產時不使用催化劑、也不會產生揮發性有機物(VOC)和有害的空氣污染物(HAP),所以這種樹脂無需使用焚化爐。與目前傳統的玻璃纖維樹脂的生產工藝和最早在椅子中采用的玻璃纖維樹脂相比,新型不含氧化劑的樹脂不僅產生的臭氧更少,空氣污染減輕,而且能為員工提供更安全的工作環境。

        View on Instagram

        Preforms are removed from the CNC machine and inspected.

        2. 從CNC機床中取出預成型件并檢查

        要制造新型Shell座椅的預成型件,需要采用與傳統玻璃纖維生產中使用的“濕法工藝”相反的“干粘合劑工藝”。

        在“干粘合劑工藝”中,部分玻璃纖維束會在低溫下熔化,并由CNC機床按殼體的形狀吹到擋屏上,真空室可確保收集松散顆粒,而不會像傳統制造工藝那樣吹到空中,被“濕膠”粘住。然后加熱,以熔化足夠的玻璃纖維束,以保持預成型件的形狀。人手只能在此時觸碰預成型件,剩下的工作就是在發光工作臺上檢查預成型件,并用小刀修整和刮除預成型件的邊緣。

        View on Instagram

        Preform is set in cradle and the new environmentally safe resin is applied by hand.

        3. 將樹脂添加到預成型件上

        將玻璃纖維預成型件放在托架上。

        工人按比例稱出數量精確的樹脂,然后有條不紊地使用手工具,迅速將樹脂倒到玻璃纖維預成型件上,并使其均勻覆蓋和分布于殼體上。

        View on Instagram

        Resin-coated preform is placed in press.

        4. 將表面涂有樹脂的預成型件放入壓縮機內

        在預成型件表面均勻添加樹脂后,將殼體放到壓縮機上,然后對涂有樹脂的預成型件進行加熱和加壓。

        壓縮機沿椅子的輪廓切割,以清除多余的玻璃纖維,再進行打磨。

        View on Instagram

        Shell is inspected.

        5. 檢查殼體

        手動清除切割后椅子上殘留的多余預成型件,從壓縮機中取出殼體,然后由工廠工人進行外觀檢查并簽核。

        每次使用后,應清潔壓縮機。

        View on Instagram

        Shell edges are sanded.

        6. 打磨殼體邊緣

        手動打磨殼體邊緣,然后用電動砂光機拋光。

        將椅子擦干凈,并妥善包裝。此時,由不同的工廠工人再檢查一次,以查找瑕疵。通過檢查后,將其發往Herman Miller的Greenhouse生產廠。

        View on Instagram

        Shell chairs are cleaned in preparation for the glue to adhere to shock mounts.

        7. 將減震座安裝到殼體的底座上

        需要對每個殼體的底部進行系統清潔,以更有效地黏接減震座。

        用機器在每個減震座上涂黏合劑,再將裝有剛剛清潔好的殼體的托盤放到減震座上。將已黏接減震座的殼體放在加壓干燥架上處理2天。

        View on Instagram

        Shock mounts torqued and tested.

        8. 對減震座進行扭力測試

        從加壓干燥架上取下已黏接減震座的殼體,以進行測試和檢查。

        手動測試每個減震座的扭矩,如果通過測試,應在車間簽核殼體。

        View on Instagram

        Sewing to the hopsack pattern.

        9. 縫紉席紋圖案

        從數控“黃油切割機”中切下軟墊,然后手工縫出合適的圖案(扶手椅或無扶手椅的樣式)。

        然后將圖案送到椅子裝配區。

        View on Instagram

        Upholstery fitted onto chair.

        10. 將軟墊裝到椅子上

        泡沫襯墊是與椅子固定搭配的,在其上方鋪上已經縫好圖案并裝配好的軟墊,然后利用J-Channel型條(或邊緣修剪)將其固定。

        此時,將其熨平并放入另一臺壓縮機中,同時加熱和加壓。

        View on Instagram

        Bases attached.

        11. 將底座安裝到殼體上

        用貼紙標記每把框架座椅,在貼紙上寫明其用于特定的底座。然后選擇底座,并將其安裝到每張單獨的椅子上,并手工加固。

        View on Instagram

        Boxing and shipment.

        12. 裝箱和運輸

        將完全組裝好的框架座椅擦凈、包好并裝箱,以待運輸。

        View on Instagram

        1024手机看片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