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
      2. <strong id="isaep"></strong>

        <strong id="isaep"></strong>
        <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3. 讓空間富有意義

        您是否覺得錢是最好的激勵員工的方式?再想想。投資能夠將員工與目標聯系起來的空間,無論對員工還是對公司的根本而言,都是更好的投資手段。


        撰稿人: Christine MacLean

        插圖作者: Daniel Carlsten

        WHY Magazine - Making Room for Meaning

        如果讓您形容一下位于賓夕法尼亞州西切斯特的Mars Drinks公司是做什么的,您可能會說這家公司向其他工作場所提供一次性包裝咖啡、茶和熱巧克力供應系統。但是這家公司的員工們會說公司的目標其實遠不止這些。

        “我們的目標是創造工作時的美好滋味,”Mars Drinks人力和組織全球副總裁Tracey Wood說:“如果我們倆要見面會談并打算來杯咖啡,其中蘊含的意思可不止是喝一杯咖啡那么簡單。這意 味著我們將有一次交談。我們將進行溝通和交流。”

        目標的意義不只是一個聽上去不錯的觀點,而是要對公司的根本產生影響。能在工作中感受到意義的員工會覺得更為滿足、高效、敬業,能與顧客心心相系,而且離職的可能性比較小。1 由美國聯邦儲備銀行贊助、經濟學家開展的一項研究顯示,相對于獎金之類的激勵機制,內在激發因素,例如對目標和意義的感知,實際上能夠引導知識工作取得更好的業務成果。

        這就是Mars Drinks努力確保其所有員工分享公司目標的原因。“我們的同事們知道他們終將影響其他人的工作體驗。這就是他們來此工作的原因。”Wood解釋說。

        擁立一項目標何其簡單,公司總是在做這些事情。但如果公司的目標只流于宣傳而不能予人以真實體驗,這種表面工作只哄得了一時,長此以往,顧客和員工都會漸漸流失。

        Low visual barriers provide the opportunity to connect and work easily with other team members as well as leadership, leading to a stronger sense of alignment with the company???s mission.

        低視覺障礙讓我們有機會方便地與其他團隊成員以及領導層進行聯系和合作,從而營造一種更加符合公司使命的和諧感。(Halkin攝影|Mason攝影工作室)

        公司能夠以多種方式,包括志愿者活動和教育,來幫助員工體驗目標。在2015年,Ben & Jerry的特許經營商在新奧爾良地區仁愛之家進行志愿者活動,以此作為其規劃會議的一部分,同時也是一種踐行“以創新方式利用公司,讓世界更美好”的公司目標的方式。而在巴塔哥尼亞,則利用其業務優勢來應對環境危機,他們發起了一次從東岸到西岸的Worn Wear(舊衣新穿)汽車之旅,沿途為人修理損壞的拉鏈和修補撕壞的裂口,以及派發自助修理教程。目的在于鼓勵顧客通過延長服裝使用壽命而減少消耗。

        公司也可以在其內部傳達目標,比較典型的做法是在墻上懸掛使命聲明,展示直接將員工與客戶聯系在一起的項目,或展示正在進行的工作以便員工了解他們的工作對于最終結果的產生做出了怎樣的貢獻。

        然而,也許最容易被忽視的交流目標的方式卻是辦公室的布局與設計。“空間是一種實現目標的 意義的有力方式,”Herman Miller人體動力學與工作部門總監Tracy Brower說。“當空間讓員工有機會方便地與其他團隊成員進行聯系與合作時,更有可能實現公司的和諧和目標”,因為這提供了額外的機會讓員工看到他們的工作是如何融入整個工作體系的。

        如果空間不能支持目標,那么業務結果可能會受影響。“如果空間里有太多視覺障礙,或者缺少能夠進行正式和非正式聯系的空間,那么可能影響到公司的和諧和目標,業績、產出、股東價值或顧客滿意度也會有所下降。”Brower說。

        Herman Miller的Living Office辦公室設計方案以滿足人的基本需求(目標、歸屬感、成就、自主、身份和安全)為出發點,而第一步則是了解每部分空間的用途。因為Living Office是以員工和目標為基礎進行的設計,特別適合幫助員工與日常工作中的重要事項聯系起來。

        Tables made of wood from the same region as the farms Mars Drinks sources its teas from to remind associates that farmers are an important part of the company???s purpose.

        辦公桌采用來自與Mars Drinks的采茶農場同地區的木材制造,以提醒員工農場主是公司目標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Halkin攝影|Mason攝影工作室)

        所到之處都有美好滋味
        盡管我們抱有最好的意愿,辦公室設計項目通常還受到每人平均平方英尺數、預算限制和身份考量等因素的影響。但是,從人的基本需求著手,就能在整個空間中以各種方式開發出將目標融入生活的無盡可能。Living Office的外觀是由公司的目標和文化決定的。

        對于Mars Drinks的Living Office,最顯著的起點是給員工提供公司向顧客所提供的相同體驗。在空間各處有策略地布置飲料站(而不是僅在咖啡廚房中),這樣員工可以每天都在周圍環境中看到他 們運轉著的目標,即“我們創造工作時的美好滋 味”。他們了解到,通過一杯咖啡建立起的聯系確實能夠促進業務的發展(這個事實已被MIT研究證 實,據Fast Company稱,該研究發現“休息時間一起喝咖啡的團隊更具有創造力,并且具有更強的社會聯系。2)他們也了解到,公司通過提供飲料站等便利措施的方式,能讓員工感覺被重視。

        由于員工本身也是這類體驗的受益者,他們更愿意為其他人也創造這樣的體驗。這讓他們真切地相信這一點,從而將個人目標與組織目標融為一體。“我們希望員工們每天都很高興地來上班,知道他們最終將影響其他人的工作體驗。”Wood說。

        此外,在總部的所有場所,供應茶葉的農場照片(Mars Drinks僅從可持續發展農場采購)和使用農場同地區的木材制作的辦公桌,都在提醒我們,農場主對公司的使命而言也非常重要。獨一無二的學習室能夠實時俯瞰產品制作的過程,這一設置也傳遞著一個理念,即達成目標始終需要向顧客、供應商以及我們彼此學習。

        “我們的同事們知道他們終將影響其他人的工作體驗。這就是我們來此工作的原因。”

        —Mars Drinks人力和組織全球副總裁Tracey Wood

        Mars Drinks' new Living Office in West Chester, PA, supports the company's purpose and makes work more naturally human, in part by providing access to daylight in public spaces.

        Mars Drinks位于賓夕法尼亞州西切斯特的新Living Office,通過在公共空間引入日照等手段來支持公司的目標,使工作更為人性化。(Halkin攝影|Mason攝影工作室)

        “耳濡目染,而非灌輸式”的文化
        現如今公司想要獨樹一幟實屬不易,而文化則是為數不多的手段之一。盡管競爭對手能仿制產品、挖走員工,但企業文化卻不是能輕易復制的,這是競爭優勢。3 “高效文化…能塑造員工思考和行動的方式,這比個別領導的影響更為持久,能夠提高產出和業績。”4 RBL集團合作伙伴、密歇根大學羅斯商學院教授David Ulrich說。在強調目標的同 時,Living Office強化并反映了一個公司的文化。

        Living Office是Mars Drinks文化的三維表述,包括五個基本要素(質量、責任、相互關系、效率和自由)。盡可能少地使用墻壁,且多數墻壁是透明的,使得員工能夠清楚地看見彼此,多數空間能夠一覽室外的景色。舒適的休閑座椅增添了員工間的聯系和合作,當員工需要專注工作時,他們可以轉移到更小的私密區域。

        這種具有多種選擇的透明開放布局,使得員工更容易彼此協作、共享最佳實踐以及講述作為公司企業文化重要組成部分的故事。環境推動合作、參 與度、知識共享和產出,確保文化是“耳濡目染,而非灌輸式”的。

        “我們希望我們的員工能夠觀看、觀察并討論,比如,走到同事面前進行交談,而不是發送電子郵件進行溝通。”Mars Drinks總裁Xavier Unkovic說。這樣不僅能促進同事間的友好,還能增強員工的意識,即所有人都在共同努力。社會科學將其稱為“單純的接觸效果”。基本上,我們與別人見面的次數越多,我們就越可能喜歡他們,即使我們不與他們進行交流。

        但與他人接觸起到的作用不僅是讓員工更喜歡彼此。根據Herman Miller進行的一項研究,在容易經常見到領導和領導經常在場的空間工作的人們會感到其目標與組織更為一致。5 在那樣的環境中,領導能幫助員工認識到他們的日常目標是如何與組織目標聯系到一起的。

        “當能夠看到、接觸到領導,并且領導強化個人工作的重要性以及個人與團隊和組織的聯系時,人們會感受到目標的意義。”負責監督該研究的Brower說。

        Living Office offers workers a variety of settings, allowing them to choose the one that works best for them.

        Living Office為員工提供了多種設置,讓他們可以選擇最合適自己的選項。(Halkin攝影|Mason攝影工作室)

        “我們的同事們知道他們終將影響其他人的 工作體驗。這就是我們來此工作的原 因。”

        —Mars Drinks人力和組織全球副總裁Tracey Wood

        每個空間的清晰目標

        無論組織是如何清晰地指明目標,或員工如何強烈地認同目標,有時最小的事情也會阻礙目標的意義,例如沒有足夠的水平空間攤開材料,坐在高聲說話的人旁邊試圖與團隊成員進行合作,或甚至只是在下午時分需要改變一些事情。

        由于工作需求根據個人與群體的偏好、任務或甚至每天的不同時間變化多端,Living Office包括多種設置,讓員工可以有意識地選擇空間和工 作——選擇他們認為最有效的工作地點和方式。

        在Living Office里,每部分空間都有一個目標,而且每部分空間都已經為其目的進行優化,使 得員工能夠在實現公司的目標過程中貢獻每個人的 力量。對于需要與其他人合作、然后快速切換到單獨工作的員工( 例如在項目團隊中),Mars Drinks為他們提供了工作用的“Hive(蜂巢)”。需要撰寫年度計劃時,員工可以不受打擾地在被稱 為“Haven(避風港)”的保護空間內工作。Mars Drinks的“Plaza(廣場)”由于其中心位置、多步行人流以及休閑座椅設置而成為公司Living Office的中心地區。在這里可以感受到公司的活力,與同事進行會面。

        同時,Mars Drinks重視有針對性的設置,并同樣重視在這些設置之間有針對性的活動。公司并未將經常共事的員工都安排在一起,而是將他們分開,以鼓勵他們更多地與不經常交流的員工們會面 和交談。

        目標的最終回報
        員工們說他們很喜歡新的空間可以提供更多的聯系機會,以及空間內活動產生的積極忙碌的“嗡嗡” 聲,這能使他們保持積極性和參與意識。

        敬業度正是Mars Drinks希望其Living Office能幫助傳達的部分。“我們將通過有才華的、有能力的員工來達成我們的業務目標,他們對于我們能為工作場所作出的改善充滿熱情。”Wood說。Mars Drinks的平均就職時間是10年,考慮到53%的公司平均就職時間只有八年以下,這已經很不錯了。6

        Brower說:“這是清晰目標的最終益處:文化和工作場所能夠吸引員工并保持員工敬業、專注并能通過重要的工作為組織帶來具有更大意義的貢獻。” 

        1. David Ulrich和Wendy Ulrich。 The Why of Work:How Great Leaders Build Abundant Organizations(工作的理由:杰出領導如何打造生機勃勃的組織)。 紐約:McGraw-Hil 教育,2010年。
        2. Drake Baer, “Jerry Seinfeld on the Perfection of the Coffee Meeting(Jerry Seinfeld致力于咖啡會議的完善)”,FastCompany.com, 2013年4月30日,http://www.fastcompany.com/3008976/leadership-now/jerry-seinfeld-on-the-perfection-of-the-coffee-meeting
        3. Tracy Brower, Bring Work to Life by Bringing Life to Work: A Guide for Leaders and Organizations(像享受生活一樣享受工作, 工作才能如生活般從容: 領導和組織的指導書),
          Bibliomotion,2014年,p. 169。
        4. David Ulrich,個人電子郵件,2015年1月21日。
        5. Herman Miller,“Living Office文化”,2014年5月,公司機密 文件。
        6. Jay Bilski, “How Long Do Employees Stay at One Company? (雇員在一個公司的就職時間有多長?)”首席財務官每日新聞,2011年1月26日,http://www.cfodailynews.com/how-long-do-employees-stay-at-one-company/
        1024手机看片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