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
      2. <strong id="isaep"></strong>

        <strong id="isaep"></strong>
        <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3. 不負所望

        如何創建Living Office?為回答這個問題,“WHY”雜志追蹤報道了一家公司的發展歷程:從阻礙其發展的總部到能促進員工和企業興旺發達的工作空間。這是系列報告之三。


        撰稿人: Mindy Koschmann

        插圖作者: Kyle Bean

        WHY Magazine - Living Up to Expectations

        員工是每個公司最重要的資產,然而當今的許多辦公室并非為支持其需求和活動而設計。Herman Miller的Living Office則提供了一種全新的辦公空間,它是在對員工、其工作及其成功完成工作所需的工具進行調查了解的基礎之上設計的。

        當Harry's公司的首席執行官Jeff Raider決定把公司從之前嘈雜擁擠的閣樓搬到紐約SoHo區一座2415平方米的大辦公室的時候,他和他的設計團隊委任了Herman Miller來配置整個辦公空間。Raider和設計總監Scott Newlin覺得他們的裝修公司和Herman Miller擁有一個共同的設計概念——即要同時兼具美觀和實用性。相對于家具,Raider和Newlin更感興趣的是Herman Miller的Living Office框架體系。它不僅表現出對人和工作的深度理解,還可以通過定制模式創造一種個人和企業得以同時發展的工作場所。Harry's公司利用Living Office的“發現過程”精確定位了公司的獨特目標和個性,并且確定了員工在日常工作中的活動類型。這些洞察結果幫助建筑公司Studio Tractor規劃出了一個能夠反映Harry's公司高度協作文化的工作場所。這個新的空間提供了各種設置,人們可以在這里分享意見、短暫地交談以及合作解決問題,同時又有人們可以稍微逃離活躍嘈雜的周圍環境專注工作的私人空間。

        Harry's公司搬進新總部六個月以后,Herman Miller的調研團隊進行了回訪,看看新的辦公室是否能幫助人們更有效地工作,更方便地分享知識,以及是否顯示出更強勢的品牌表達——所有曾在“發現過程”中樹立起的目標。為了回答這些問題,Herman Miller通過多種方法進行了全面的現場調研,包括現場觀察和面向領導和職員展開的廣泛意見調查。WHY對此進行了跟蹤訪問,與Raider和Newlin討論,創建一個如Newlin所言“真正活著的”的工作環境是怎樣一個長期的歷程。以下是和他們的對話,還概括總結了Herman Miller此次調研中的發現。

        您是什么時候決定要搬到一個大一些的辦公室的呢?

        Scott Newlin:讓我們想要改變的轉折點是當公司有了大約85名員工的時候。員工太多,再加上我們需要儲藏和安置物品的空間,原來辦公室的面積實在是太小了,不夠用。

        當您走進房間的時候,就能一目了然地看到重要的工作運轉的情況,這種感覺固然是好。但也很忙亂。所有的嘈雜聲和所有的活能確實有助于提高員工士氣,但如果你連打個電話都變得那么困難,這種日常環境也會對你造成傷害。

        Jeff Raider:在我們原來的辦公空間里,我們受到了局限。我們不得不把辦公室的絕大部分空間分配給個人工作空間和辦公桌,這樣一來,就沒有多少地方讓人可以聚在一起,或者短時間地碰個頭來商議事情了。

        我們經常碰頭的場所之一是在過道外頭的貨梯那里。寒冬季節,我們穿著厚厚的冬裝,中間用紙板箱支起一張小桌子,就這樣開會。很明顯,我們需要更多可以共享的空間。

        In the old office, 47 percent of employees felt they could have impromtu meetings. In the new space, the percentage has risen to 93.

        Living Office為什么特別適合Harry’s公司呢?

        JR:我們了解到Living Office的理念,以及它可以根據我們團隊的需要量身打造工作環境的能力。既能有足夠的空間讓多元化的員工進行合作,又能有一個整潔優美的環境,讓我們每天可以很自豪地來公司上班并很驕傲地讓大家來參觀我們公司,我們對這樣的能力真地非常感興趣。

        SN:對我們而言,Living Office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項目,因為它做到了我們曾想要做到卻沒能完成的很多事情。它賦予了我們靈活多變的能力,所以我們能夠成長、改變,看看這周事情進展如何,如果不盡人意,能夠馬上在第二天進行修改。

        在推進Living Office的“發現過程”中,您有沒有了解到一些很意外的事情?

        JR:我們意識到在Harry's公司我們有很多不同類型的員工,他們必須以十分協作的工作態度進行合作。所以那種常規的、像一個模子里面鑄出來的似的辦公環境未必能讓我們的團隊保持最高的效率或者是對我們而言最成功的的模式。

        比如說,我們能看到個人團體之間明顯的區別。就拿我們的軟件工程團隊說吧,他們實在需要全神貫注地編寫他們的代碼。而我們的CX和營銷團隊整天都在與人溝通交談。能夠讓他們取得成功的環境應該更具活力,有著更強的互動性和合作性。

        “我們從很多方面感覺到我們擁有了一間生機勃勃的辦公室,一間Living Office。這是一個讓人覺得能安居樂業的辦公室,同時又加強了我們互動方式中的行動力和活力。”

        -Harry's Grooming的聯合創始人兼聯合首席執行官Jeff Raider

        Before the move, 29 percent of Harry's employees felt productive. After the move, 70 percent feel productive.

        設計團隊是如何利用來自“發現過程”的洞察結果來規劃新的工作空間的呢?

        SN:通過“發現過程”,我們確實把每一件事情都細分拆解,具體到了數字。我們需要這個數字的會議室,我們需要這個數字的一對一談話室,這個數字的休閑區面積(在這里您可以把筆記本電腦放在腿上開始工作,或者戴上耳機,做自己的事情)。

        我們現在把營銷團隊和我們的收購團隊放在了一起,他們的日常工作都是要進行無數的談話。我覺得這真地給他們工作的方式提供了一種更加精簡的辦法。它也能讓我們減少在任務與任務之間浪費的時間。這樣我們能夠高效地從A點切換到B點,從而最終減少了東奔西跑的時間。

        JR:我們的辦公空間最好的一點是人們可以根據他們想要的互動方式來定制屬于自己的會議空間。如果他們想要的是一次非正式的談話,他們可以坐到會議室的長沙發上隨意交談。如果他們想要開一次嚴肅的集團會議,他們可以把人帶到相對封閉的會議室。

        當人們走進您的新總部的時候,他們會看到什么?

        JR:人們看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辦公室開放的格局。這一點正好展示了我們的品牌和業務所倡導的協作與無私。這是一家值得人們每天來上班,彼此進行合作并高度投入的公司。開放性的另一個特點就是它能掩蓋活能。我們整個的團隊都在這里,我們一起行動一起合作,這種欣欣向榮的局面會讓我的精神更加振奮。

        SN:我們有意讓新的工作空間從感覺或外觀上都成為Harry's公司的文化和我們的工作方式的具體化身。我們特別關注飾面、顏色和面料選擇等細節,所有員工有可能接觸或感受或坐或與一件家具發生互動的任何時刻和任何場景,我們都希望他們感覺到的是我們的存在。所以我們和設計團隊合作創作了這種暖色調搭配,讓人感覺賓至如歸,而家具本身都有極好的實用性。

        “人們在這個空間里普遍覺得更加積極向上和樂觀。變化結果簡直驚人。”

        -Harry’s Grooming設計總監Scott Newlin

        Before the move, only 41 of employees said that the office presented a good corporate image. After the move, the percentage has risen to 91 percent.

        那么對于潛在的未來員工呢? 是否給他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JR:如果我要會見一個我覺得有可能會被Harry's公司聘用的人,我們會一起喝點咖啡,然后我的下一句話總是說,“來我們的辦公室看看吧。只是來看看我們的情況。看看我們是誰。看看我們的辦公空間。”我覺得既然我們對我們的空間感到如此驕傲,那對于任何可能會來這里工作的人來說,這個空間本身會具有更強的說服力。他們的反映基本都是,“哇!這里太酷了。”品牌產生了即時的效應。

        您與Herman Miller合作研究新辦公室的具體表現如何。您都了解到了哪些情況?

        SN:數據回來以后,它們向我們展示出,從整體上來說,我們已經造成了我們想要的影響并且已經成功地完成了我們的目標。比方說,人們在這個空間里普遍覺得更加積極向上和樂觀。新舊空間對比變化的結果簡直驚人。

        您是否認為您已經創造出一個能與公司共同成長的工作場所?

        SN:新的空間還將要不斷的演變進化。公司員工人數還在增加,我們也已經添置了更多的辦公桌。我們把某個座位區從一個空間調整到了另外一個空間,又對其進行了重新配置,以使它們能夠更適合在那里的人工作的方式。所以對我而言,調研是長期的,這個項目也是長期的。這是一個真正“活著的”項目。

        JR:我們正在飛速發展。我們從很多方面感覺到我們擁有了一間生機勃勃的辦公室,一間Living Office。這是一個讓人覺得能安居樂業的辦公室,同時又加強了我們互動方式中的行動力和活力。我很喜歡Living Office的另外一個方面就是它能改變和不斷進化,你能從中學到很多東西。這與我們擴展整個業務的方式非常一致。 

        On the Leesman Index for Workplace Effectiveness, Harry's old office scored a 48.4 percent. The new space scored a 71.9 percent, beating the global benchmark of 60.1.

        Leesman指標是一項全球性的標桿管理服務,囊括了成千上萬個全球化企業在工作場所效用方面的數據。員工可以利用Leesman意見調查工具來評估他們的工作環境。其結果能讓企業更好地理解為了未來的進步,他們應該在哪些方面投入時間、人力和物力。

        1024手机看片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