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
      2. <strong id="isaep"></strong>

        <strong id="isaep"></strong>
        <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3. 難忘的課程

        在最新恢復的系列訪談錄音中,沃克藝術中心設計策展人Mickey Friedman重溫了George Nelson、Charles Eames和Alexander Girard令人無法忘懷的“樣品課(Sample Lesson)”。


        撰稿人: Amber Bravo

        WHY Magazine - Lesson Learned

        ? 2013 Eames Office LLC ( eamesoffice.com)

        1952年春,George Nelson、Charles Eames和Alexander Girard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化學樓講座廳開始第二輪精心準備的講座,其主題大體是“藝術是一種交流”。樣品課是當今的俗稱(Nelson稱之為“X藝術”,Eames稱之為“假設過程樣品課概略”)。Nelson為繼承美術系主任Lamar Dodd的遺志,他在雅典城佐治亞大學發起建議藝術教育政策,而樣品課正是由其演變而來。

        佐治亞大學的課程與當時的大部分藝術課程類似,拘泥于經典傳統模式:理論課、繪畫與油畫課、設計、編織、絲網印刷、陶藝研習班。

        Nelson指出,雖然這類課程有明顯的價值,但不能總是解決學生的實際問題,很多學生是因為對藝術的熱情與興趣才選擇藝術專業,而不僅是為了獲得職業培訓。1954年,Nelson為Industrial Design(工業設計) 雜志撰文《Art X = The Georgia Experiment》(X藝術 = 佐治亞大學實驗),后來這篇文章通過他的新書《Problems of Design(設計問題)》再次發表。在這篇文章中,Nelson問道,“如果一個女孩一心想成為家庭主婦,但卻要耗費四年時間假裝謀求雕刻或繪畫職業,這合理嗎?或許有一定道理,但教育的真正問題難道不是培養學生的理解和創新能力,以便在任何情況下都能運用這些能力嗎?如果這就是真正的問題所在,那么學校如何解決?在繪畫和塑模課程中,進行高強度的教育指導就是最佳方式?或者使用這種方法只是因為藝術學校一直如此罷了?”

        ? 2013 Eames Office LLC (eamesoffice.com)

        ? 2013 Eames Office LLC (eamesoffice.com)

        Nelson的家庭主婦實例可能已經過時,但他開設平易近人和適應性強的藝術課程的基本理念并不過時,這種課程就是以創新的方式抓住學習的核心,而不必在工作室內浪費時間。他主張使用設備輔助方式來達到上述目的,比如幻燈片、電影、音頻,從而加快和強化學習過程。“顯而易見,最初為實現其他目的而制定的方案,讓我們浪費了太多時間,”他解釋說,“例如,一個班完成了為期兩周的練習,只是為了了解顏色對眼睛來說,并不是固定不變的,而是會隨著周圍的顏色而變化。在物理課上,這樣的知識點只需使用簡單的設備在五分鐘內完成,而且同樣有效。”

        Nelson的想法得到教師的積極響應,他受邀成立一個小型咨詢委員會,并提出了更充實的建議。他聘用Charles Eames起草另一份講演方案,進一步細化并擴展最初的思路。但這次,他們的進步理念卻遭遇敵視和混亂。教師們感覺自身受到被機器取代的威脅,而且教學質量可能要量化評估。“那天晚上,Eames和我談論了這場由我們認為是無害建議導致的動蕩,” Nelson回憶說,“我們的感覺是,要向大學生傳達的最重要的事情是關系意識。”因此,他們決定以實踐為本,并以身作則:Nelson和Eames開設了樣品課。他們招聘Girard加入團隊,并著手創建自己的課程。

        他們為學生提供豐富的多媒體教學,使用電影、幻燈片、聲音、音樂、旁白,甚至包括嗅覺體驗,來闡明主題,而不只是通過簡單的講座。根據Charles的說法,Eames Office當時已經開始制作電影A Communications Primer(溝通入門),他們從這個影片中借鑒了多個圖像片段,而且這個影片也大體決定了樣品課的主題。(Nelson并沒有證實這個說法。)團隊聚在一起要開始講座時,Nelson回憶說,“我們好像已經身處同一個房間好久了,因為一切都很合適。甚至[Eames]的提示和典故與我們要使用的都很協調。這是非比尋常的時間。”Nelson在他1954年撰寫的文章中生動描述了上課過程:

         

        屏幕上打出一張幻燈片,展示畢加索的靜物作品。旁白確認,并補充說,這是稱之為“抽象”的繪畫作品,這在文字的詞典意義上是正確的,因為畫家從面前的數據中僅僅抽取他需要的內容,并按他認為合適的方式安排布置 下一張幻燈片顯示倫敦部分景觀。冰冷的聲音確認這也是抽象作品,因為在此地區涉及的所有可能數據中,只選擇了街道樣式…… 鏡頭向地圖拉近,直到顯示幾個鮮艷色塊,然后切換到巴黎圣母院遠景圖,然后是一系列鏡頭,將您不斷拉近。解說員將大教堂稱為抽象,即過濾過程的結果……單張幻燈片播放變成三張幻燈片投影…… 隨著敘述停止,管風琴音樂響起。內部成為彩色玻璃的特寫。聽眾的虔誠之心油然而生。整個空間分解成聲音、空間和顏色。

        Lesson Learned

        ? 2013 Eames Office LLC ( eamesoffice.com)

        樣品課在佐治亞大學首次登場后,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進行了為期六天的講授,到第三次開講時,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聽眾席已經人滿為患,連過道上都擠滿了聽眾。其中有重復聽課的學生,其中一人正好是年輕的研究生Mildred “Mickey” Friedman。之后,Friedman在1972年至1979年擔任沃克藝術中心的設計策展人。1974年,她開始為新展Nelson/Eames/Girard/Propst: Herman Miller的設計流程 (1975) 進行調查研究。在最近的電話采訪中,身處紐約家中的Friedman回憶當年布置這次展覽的原因:“即使當時他們并不生活在洛杉磯,但我對這些設計師的作品相當熟悉,而且我是Herman Miller公司的狂熱愛好者,”她說,“沃克藝術中心一直在嘗試通過設計部門向人們傳達新理念,其中一種方式就是做展覽,這些設計師創作了大量非常美麗的材料,漂亮的家具,以及有關展覽本身的其他奇妙想法,對我而言,這就是理想的搭配。”

        為了完成研究,Friedman跑遍全美訪問每位設計師,了解他們與公司以及彼此之間的合作。

        彼時,Nelson、Eames和Girard基本上不聯系,而這次展覽是對他們自20世紀50年代早期開始,在Herman Miller傾注心血完成的幾十年作品的總結回顧,同時也是向Robert Propst引領公司之后30年發展軌跡的認可與致敬。“當然,他們性格迥異,” Friedman說,“Charles是最優雅的紳士,不過他們都非常有意思,而且細致謹慎,我覺得他們都很高興能為Herman Miller工作,因為Herman Miller讓他們開發新理念,而這就是他們想做的事情。”

        “沃克藝術中心一直在嘗試通過設計部門向人們傳達新理念,其中一種方式就是做展覽,這些設計師創作了大量非常美麗的材料,漂亮的家具,以及有關展覽本身的其他奇妙想法,對我而言,這就是理想的搭配。”

        - Mickey Friedman

        Nelson/Eames/Girard/Propst: The Design Process at Herman Miller (1975)

        Nelson/Eames/Girard/Propst: The Design Process at Herman Miller (1975)

        Nelson/Eames/Girard/Propst: The Design Process at Herman Miller (1975)

        Nelson/Eames/Girard/Propst: The Design Process at Herman Miller (1975)

        我們最近整理并從原始磁帶恢復了她的訪談,Friedman在訪談中讓每個設計師告訴她對樣品課的想法,而樣品課在20多年前給她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象。“作為有幸聆聽樣品課的學生,我越來越意識到樣品課是讓你提前很多年,體驗到了大規模視覺與聽覺體驗教學模式,”她在展覽目錄前言中解釋說,“這是真正的藝術教育擴展嘗試,樣品課表明精心選擇的視覺與聽覺材料可以很好地彌補Eames依然稱之為‘維生素缺乏癥’的學生問題。”

        但是,樣品課也是Nelson、Eames和Girard在家居設計以外領域的最早合作之一。雖然他們的回憶有些出入,甚至有時會自相矛盾(正如Charles所說,這些訪談是“真正的羅生門”),但有一點一直非常肯定:樣品課讓每位設計師了解了自己在迸發創作靈感的瞬間具有的獨特潛力,雖然到了今天,很多學院依然冥頑不化,公眾準備不足,但他們創作內容的材料匯總依然經得起時間考驗。在對佐治亞大學實驗的評述文章中,Nelson總結道,“X藝術用工業語言講述自己的作品,這是因為工業為我們提供了比以前更好、更多的講述方式。多塊屏幕閃過的圖片由機器制作開發,最后又用機器進行投影。語音、音樂和聲響可以采用電子方式記錄、放大和回放。但講出這些言語,譜寫音樂,并完成最后陳述的依然是人。因此,我們無需害怕工具,即使在教育界也是如此。在新式教室中,教師可能不太顯眼,但他依然存在。 

        “多塊屏幕閃過的圖片由機器制作開發,最后又用機器進行投影。語音、音樂和聲響可以采用電子方式記錄、放大和回放。但講出這些言語,譜寫音樂,并完成最后陳述的依然是人。”

        - George Nelson

        Nelson/Eames/Girard/Propst: The Design Process at Herman Miller (1975)

        Nelson/Eames/Girard/Propst: The Design Process at Herman Miller (1975)

        1024手机看片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