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
      2. <strong id="isaep"></strong>

        <strong id="isaep"></strong>
        <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3. Keyn筆記

        與forpeople的設計師對話,探討簡單的座椅背后不簡單的創作過程。


        撰稿人: Max Fraser

        插圖作者: Ben Anders

        WHY Magazine - Keyn Notes

        設計機構forpeople的工作室坐落在倫敦南部一條小街上的一個不起眼的角落里。工作室創建于2004年,顧名思義,是由四個人創立的。他們最初相識在福特汽車公司的全球創意工作室Ingeni。時至今日,forpeople的百人強大陣營已經負責創作了跨越多個行業的設計成果,從可口可樂的傳播設計到雅馬哈的樂器,從登喜路的奢華配件再到英國航空的整體航空體驗,產品廣泛而多樣。

        工作室復雜的工作成果背后有著一條簡單的理念。據合作創始人Richard Stevens透露,他們的設計是從仔細觀察人們“感受、思考和做事”的方式開始的。他們鼓勵團隊在設計中始終將終端用戶的想法放在第一位——不僅僅只為了樹立工作室的名聲,還要提供能夠解決實際問題的產品、服務和體驗。

        隨著新的Keyn座椅系列的問世,工作室也將他們這種情感型的工作方式帶到了Herman Miller。在一堆各式各樣的開發過程留下的早期原型和樣本中間,forpeople的Richard Stevens和合伙人Joohee Lee跟我們以及Herman Miller的研究、設計和發展部總監Nick Savage坐到了一起,共同討論有關座椅的話題。

        Joohee Lee and Richard Stevens of forpeople.

        Joohee Lee和Richard Stevens站在位于倫敦南部的設計機構forpeople外面。

        “我們提出的解決方案看上去挺簡單,但在這些年里,毫不夸張地說,我們對扶手位置、框架形狀,以及任何您想得起來的部位進行了成千上萬次調整…… ”

        -Richard Stevens, forpeople

        這個項目是怎樣和Herman Miller走到一起的?

        Richard Stevens:我們工作室的作品跨越了電子消費品、汽車、航空、樂器、酒店業……等等很多個不同的行業。我們內部開始探索我們對于其他行業中客戶的需求,下一個目標應該是什么。我們為很多像飛機和汽車這樣移動的產品設計過許多家具,所以想,“為什么不找Herman Miller談談設計一款座椅呢?”在初步接洽之后,我們與Herman Miller合作了一個研究項目,觀察工作場所的變化。2011年5月,我們接到了一個座椅項目,然后到現在,5年以后,產品終于問世了。

        跟我們說說您工作室采用的工作方式以及他們與其他設計咨詢機構有什么不一樣吧。

        RS:forpeople工作的前提條件始終是理解人們在日常生活中的需求,然后利用這個認知來推進我們的設計。我們工作室做每件事都會考慮終端用戶的利益。很多時候,每當糾纏于產品或服務開發過程中的各種瑣事時,設計師們就會忘記別人讓自己做這件事的初衷是什么。我們要求我們的團隊不要站在設計師的角度思考,而是首先要站在人的角度上思考。

        我們會談到我們的工作室本身就是由具有各種不同才能的個人組成的,需要共同解決去問題。我們講述的故事不僅能從專業水準上引起共鳴,還能從情感上牽動人心,我們在打造體驗方面也做得很好。我們從來沒有孤立地設計過一件東西;我們在設計時都保持著清醒的認識,關注這件物品將如何影響周圍的每一個事物。

        Kinematic movement development sketches.

        我們利用白色卡紙模型和草圖來溝通Keyn座椅動態運動設計中的初步想法。

        你們合作的初級階段是怎樣的?

        Nick Savage:這個項目剛開始時和其他項目并沒有不同,一份設計簡介,然后進入研究階段,這個時候我們會仔細考察許多不同的想法然后去粗存精,留下我們感興趣的一些想法。

        我們在研究階段只會涉及相對較少的人員,通常開展六到九個月的研究工作,因此項目不會因為成本預期、預測、銷售和運營等制約條件而停滯不前。這是合作最緊密的時期,到處都是叫喊和爭論。

        在這個階段結束后,我們會提交一份開發建議書;這是一份請求企業支持我們在開發階段繼續投資的申請書,也正是這個時候我們開始擴大團隊規模。

        你們在研究階段力圖解決的一些問題是什么?

        RS:我們問自己,我們該怎樣為Herman Miller進行設計,我們和他們產品的切入點在哪里?我們如何設計一個產品系列?我們研究了他們現有的產品系列并且提出了一些具有相似DNA的想法。

        NS:我們改進了原始的工作簡介,最初的簡介里沒有任何關于運動或動力學的要求。我們添加了一個以前進行過的科研項目中的研究成果,這個功能可以測量個人在多種不同的會議環境中的身體反應,可以承擔多個不同的任務。

        RS:是的,我們在健康姿勢方面付出了很大的努力。圍繞對“無聊會議綜合癥”的觀察,我們積累了很多寶貴的意見,這是從來沒有人涉及過的領域。人們長時間坐著會出現什么情況?他們的注意力水平會如何影響他們就坐的姿勢?座椅怎樣才能最好地協助他們完成這些動作變化?這項研究預示著移動座椅和靠背的發展——一個全新的創新領域。

        我們希望座椅在會議中人們需要在筆記本電腦上工作時保持正直,而在他們覺得厭煩的時候,我們開發的動力機制能讓人下滑到座椅更深處,靠到靠背上,像平常他們自然而然會做的那樣。完全是為了讓人舒展身體 ——就是這么簡單。

        Keyn chair shell and cradle model; Keyn chair prototypes of design detailing.

        我們的目的是要通過兼合材質本身的紋理特點以及拋光后的質感在聚合物的框架和托架部件中創造出手工制品才有的感覺。為了交付一個包含所有細節考慮的產品,我們考慮到了每種材料的結合點和交叉點并對其進行了手工處理。

        在這五年過程中,您一定遭遇了一些不尋常的挑戰。有哪些挑戰呢?

        RS:最初的挑戰是要設計出一個座椅系列,不僅性能優良,還要符合當代潮流。想要設計一組能夠滿足全世界所有不同地方的人在不同的環境中提出的所有不同基本要求的座椅是非常困難的——如果這組座椅還要能夠搭配Herman Miller產品組合中的任意一款座椅,那就更是難上加難了。

        我們提出的解決方案看上去挺簡單,但在這些年里,毫不夸張地說,我們對扶手位置、框架形狀,以及任何您想得起來的部位進行了成千上萬次調整。

        我最擔心無法交付的東西是座椅的椅墊:我們遇到的挑戰是如何制造出一個能隨著座椅運動的椅墊,而實際上座椅只有三個不同的部件,讓這個問題變得更加難以解決。還要考慮的是,當堆疊座椅時椅墊不能發生碰撞。與此同時,制造座椅的任務對于世界任何地點的任何生產操作者而言必須是可以重復的。正因為從未有人嘗試,這對于Herman Miller乃至整個行業來說都是一個新世界。

        Joohee Lee:對我而言,挑戰在于座椅的框架以及讓材料有足夠的柔韌性、使其能夠實現看似簡單的下滑動作所必須攻克的復雜的工程技術問題。這也是我們能在設計、幾何形狀和圖案中展現Herman Miller DNA的地方。我們做了大量研究,開發了一個新的軟件,無需特別耗時的數字制圖手工工藝就能創造出任何圖案。

        RS:當我們對Herman Miller的工作有了更多了解之后,我們也學到了如何按照某個具體的價格來開發一件物品。很多家具企業用盡辦法來開發制作設計師要求的東西,而他們生產出來的許多美麗的產品卻過于昂貴,導致終端零售成本過高。所以對我們來說,這個項目的另一個挑戰就是每一個部件都有一個成本臨界點;如果我們超出這個臨界點,這個設計就要作廢。要求非常嚴格!

        forpeople design studio in London

        forpeople的工作室中展示的成比例模型和原型零件更生動地講述著設計過程中的故事。

        跟我們說說Herman Miller和您作為合作設計師之間的合作關系吧。

        RS:這個項目完全是合作型的。如果您不理解合作者的想法來自哪里也不想辦法去真正了解他們的參考依據,那您別指望能提出質疑或者提出一個替代性的解決方案。當然,您必須在項目上有所挑戰,而我們總會想辦法圍繞一個問題迂回應戰。

        NS:開發工程師和設計合伙人之間應該有一種健康的緊張感——實際上這是我們策略的一部分。為了拿出解決問題的最佳解決方案,我們真地會不留情面地爭個面紅耳赤。我們希望設計師們能給我們制造壓力,而我們也給他們制造壓力。在forpeople,我覺得我們已經達到了這種建設性的平衡。

        RS:每個人都有其不同的個人目標。我們在整個開發過程中認識到,每個人都關注著每一個細節,最終支持了彼此的工作。

        Joohee Lee and Richard Stevens of forpeople design studio

        Lee和Stevens檢查一個原型鑄件。

        “我們確保每一個單獨的零件都嚴格按照預期要求工作。我覺得當所有人看到這把座椅的時候,都會認為它是最完美的。”

        -Joohee Lee

        項目中有過哪些最讓人心滿意足的時刻?

        NS:像這樣的項目開發工作就像是一場海嘯:真是一浪高過一浪。作為工程師,看著第一個零件從加工工具上取下來是最激動人心的。

        JL:盡管這是一件工業制造產品,但開發過程中的工藝水準實在讓人驚嘆。這把座椅耗時五年才制作完成,對于一個產品設計師來講,簡直就是奢侈。我們確保每一個單獨的零件都嚴格按照預期要求工作。我覺得當所有人看到這把座椅的時候,都會認為它是最完美的。

        RS:我們認真考慮了所有細節。座椅中的每一個設計都有充分的理由,沒有任何浮夸的部分。很多人在剛坐上去的時候并沒發現這張座椅是可以動的,而當他們發現座椅能隨心移動的時候,臉上會忍不住露出會心的微笑。對我來說,這就是這個項目中獲得的最大成功之一。

        NS:這個項目證明我們在以前的成果基礎上又有了更多的斬獲,并已和forpeople一起開始我們的下一個探索歷程。 

        Keyn Chair Group
        1024手机看片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