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
      2. <strong id="isaep"></strong>

        <strong id="isaep"></strong>
        <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3. 真正的傳家寶一眼便知

        買來五十年后,這套Eames躺椅和腳凳與這個喜歡設計的紐約家庭的新一代主人開啟了它的第三篇章。

         

        撰稿人: Curt Wozniak

        插圖作者: Ross Mantle

        WHY Magazine - Heirloom Apparent

        人是家的主角,但是地點和事物,包括房間、孩子喜歡的玩具、奶奶的瓷器和媽媽的香水,當然是烘托家庭溫馨的功臣,日后隨著孩子長大和生命階段的轉換回首往事時,記憶便有了依托。

        對Marianne Rohrlich來說,這些經過時間檢驗的事物意義尤其重大。Rohrlich長期專門從事家居用品設計方面的新聞記者和時尚作者工作,她的職業生涯一直都在贊頌著這些甘當綠葉又不可或缺的事物。

        “到現在為止,我寫有關設計的文章已經35年了,這些‘事物’對我非常重要。”說話間,在她的上西區寓所的起居室里,Rohrlich坐在一張19世紀的俄亥俄法庭椅上,兩邊分別是由Afra和Tobia Scarpa設計的皮革Soriana座椅和Paul McCobb簇絨靠背沙發,風格迥異,對比鮮明。“除了我的女兒和兒子,”她補充道,“這些東西就是我的生命。”

        Rohrlich的名字仍然定期出現在紐約時報周日時尚欄目的Registry專欄中,自從1984年以來這已經成了時報的重磅欄目,其中最著名的是她的長期專欄“個人購物者”,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里,在報紙現已停運的“家庭”欄目中向讀者介紹了無數的產品和設計師。

        Marianne Rohrlich's Eames Lounge

        這款Eames躺椅在臥室擺放30年后,紐約時報的專欄作者Marianne Rohrlich把它修整一番后傳給了自己的女兒Monica Molenaar和她的一家人。

        “我們知道它是一款重要的二十世紀中期風格的現代家具,但那時我們還不知道它將成為一個標志。”

        -Marianne Rohrlich

        Rohrlich很早就開始接受設計教育。她回憶道,她的父母在她12或13歲的時候重新布置了他們在上西區的寓所,把他們原來帶著法國地方特色的家具都換成了現代款式,其中的許多后來成為了時代的標志。他們雇傭了一位Ward Bennett設計工作室的合伙人,在設計過程中,Marianne經常陪同她母親和這位室內設計師去裝飾和設計大廈、裝飾藝術中心以及曼哈頓的其他設計場所購物。

        Rohrlich說:“直到上世紀50年代末,我們才了解了現代家具,了解了Jim Thompson絲織品和Edward Fields地毯。”“那時我們真正地受到了教育。”

        這場教育深入人心,還不只教育了Marianne,那時她的臥室放了一個George Nelson衣柜、一張Isamu Noguchi茶幾和一把Harry Bertoia Bird椅子。生活在由20世紀中期最偉大的設計師設計的整潔、使用目的明確的家具中,使Rohrlich的父親,退休的投資銀行家Carl Glick成為了終生的現代主義者。

        Rohrlich的父母在1966年離婚時,Glick先生搬到了市中心的一處住所,在Marianne的幫助下,他用Rohrlich和她母親在那段時間購物中買到的現代家具中的一大部分布置了新房間,只添置了一件引人矚目的新家具。

        Glick工作所在的公司的一位資深合伙人搬進了他家附近的一所房子。Glick回憶說,這位資深合伙人家里的室內裝飾是由著名的紐約設計師Vladimir Kagan設計的。“一天我去串門,我看到了Eames躺椅。”Glick說,“在我看來它太漂亮了。非常可愛,我家正需要一把這樣的椅子。”

        Glick希望擁有一把躺椅,以便在臥室里舒舒服服地坐在上面看電視或聽音樂。Eames躺椅和腳凳不止符合這些要求,還更出色。“坐上去很舒適,做工也好,還給我的房間增添了一點可愛的氣息。”Glick說道。

        “那時,這款椅子正好上市10周年。”Rohrlich回憶說,“我們知道它是一款重要的二十世紀中期風格的現代家具,但那時我們還不知道它將成為一個標志。”

        Carl Glick in the refurbished 1966 Eames Lounge

        94歲的退休投資銀行家Carl Glick坐在他在1966年購買的棕色皮革Eames躺椅和腳凳上。

        幾年以后Glick終于再婚了。但是,他對美國現代派作品的日益增長的喜愛卻無法與第二任妻子分享。實際上,她對家具的愛好正好相反,她喜歡收集英國古董。

        浪漫情懷,或者更準確地說,浪漫主義時期的作品勝出了,Glick寵愛他的新娘,任由她布置自己的房間。夫妻倆歸置東西時,就把Glick的許多現代家具送人了。Eames躺椅和腳凳以及其他幾件家具,包括Paul McCobb沙發都送給了他女兒。那是1977年,到現在差不多四十年過去了,這張Eames椅子在Rohrlich的臥室盡職盡責地發揮著作用。

        但是到最近幾年,這把將近50歲的椅子終于顯出了老態。減震器壞了,而且開始出現裂紋。接縫處的針腳開始磨損。最可悲的是,Rohrlich不再使用它了。“現在我坐在上面一點兒也不舒服。”她痛惜地說。“它太矮了。還有點向后傾斜,我喜歡更結實一點兒、更高點兒、更挺直的椅子。”

        盡管那把Eames椅子還擺放在臥室里,但它已變成了儲物區,“就像買了多年的室內單車那樣,”Rohrlich開玩笑說。“我的臥室里一把舒適的椅子也沒有了,我只好坐在床邊。”

        “我已經有30年沒坐這把椅子了……我都想把它要回來了。”

        - Carl Glick

        Images of Eames Lounge components

        作為翻新過程的一部分,要拆卸原來的減震器并在木制框架上刨槽,以便安裝新的減震器。

        作為一名因與讀者分享設計發現而聞名的專欄作者,買一把新椅子沒有任何挑戰。但是怎么處理她父親的躺椅呢?她將這把椅子送給了自己的女兒Monica Molenaar,女兒高興地收下了。“我看著它長大,我在媽媽房間看電視時總是坐在上面,它讓我想起了我的童年的時光。”Molenaar說。歸屬問題決定了以后,Rohrlich本能地回到了買家模式,到處尋找能夠為Monica和她的家人翻新椅子的提供商。她了解到雖然椅子已經超過了保修期,但是Herman Miller仍然能夠協調維修服務。

        據Julie Denton說,實際上修理年份產品670和671(椅子和腳凳的原始產品編號)的請求很常見,她作為回廠返修(RFR)產品協調員,自從1999年以來就修理了超過15,000件產品。

        “大多數人想把它留傳下去,就像當年祖父傳給他們那樣。”Denton說,“我們面對的是年份產品,因此我們會盡量使我們的工藝接近原始制造方法。”例如,Denton使用多種不同的刨槽夾具,以正確匹配不同年代椅子的制造方式。

        “大多數人想把它留傳下去,就像當年祖父傳給他們那樣。”

        - Julie Denton

        Images of Eames cushion repairs

        檢查了皮革,確認經過半個世紀的使用其狀況仍然良好后,將新拉鏈縫到原來的椅座和靠背襯墊上。

        “人們珍存這些椅子很長時間,他們盡一切辦法努力挽救它們——打釘、熱熔膠,想得到的所有名堂都有,”670/671產品團隊主管Tammy Williams說,就是他重新縫合了Molenaar家翻新的座椅的棕色皮革軟墊。“但是這家的椅子狀態良好。他們一直都在精心保養。皮革已經磨損了,但是沒有裂口。”

        對年份座椅的修理服務及其成本取決于椅子的狀況和材料以及所選的服務提供商。原始買家購買新的670或671產品前五年內的必要維修的費用屬于Herman Miller的保修范圍。

        為了使修理的需求降至最低,Denton建議正確保養皮革和木制部件。她建議:定期用柔軟的干布清潔皮革,對于像Molenaar家里這樣的有涂油膠合板的椅子,當木料開始顯得干燥時要及時涂油。“我像護理自己的皮膚一樣護理它,”Denton說,“清潔并保濕。”

        Images of Care and Maintenance of Eames Lounge

        為了修復使用了50年的椅子的飾面,使用涂油膠合板Eames躺椅和腳凳護理和維護套件清潔了其木制框架并在兩周內涂了幾層油。

        完成平均為兩到三周的翻新流程后,將Eames躺椅和腳凳送回了Molenaar的家里。外觀和就坐的感覺都和幾十年前一樣,椅子安裝了新的減震器,重新縫合了軟墊,還更換了腳凳的棕色皮革遮擋。“我已經有30年沒坐這把椅子了,”Glick第一眼看到翻新的椅子時打趣道,“我都想把它要回來了。”

        從其位于Molenaar家書房墻角的新家開始,這套椅子和腳凳遇到了它們的第四代主人:Glick的兩個孫子,分別為9歲和11歲。Molenaar希望某一天能把椅子傳給其中的一位。

        “把家具當作傳家寶不是個新主意,”她說,“想想以前的世界,人們買到質量好的東西都希望留傳下去。現在的產品這么多,可是這么好的手藝不存在了。”

        “我覺得從某些角度講,這些家具就是我的遺產的一部分,”Rohrlich補充道,“寫有關設計的文章是一回事,而與這些家具一起生活,你會從另一個層面上欣賞它們。 ” 

        Monica Molenaar and her sons

        Eames躺椅和腳凳的第三代和第四代主人:Monica Molenaar和她的兒子們,一個9歲,一個11歲。

        1024手机看片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