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
      2. <strong id="isaep"></strong>

        <strong id="isaep"></strong>
        <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3. 完整的Nelson設計風格

        在密歇根州Kalamazoo的一條綠樹成蔭的街道盡頭,聳立著一座George Nelson設計的經典大宅,就像55年前一樣,至今它仍適宜居住。

         

        撰稿人: Sam Grawe

        插圖作者: Paul Barbera

        WHY Magazine - Fully Nelson

        “Sally和我再次萌生要建所房子的想法,”James Kirkpatrick在1954年2月8日的一封信中寫道,“您一定還記得您曾看過的那份想法怪異的設計方案,那是我花大價錢找當地的一位建筑師為我們制作的,”他繼續寫道,“我還記得在看過方案后,您認為它們根本不適合我們,這點我們看法一致。”

        這封信的收信人,也就是信中提到的“您”,不是別人,正是Sally Kirkpatrick的大學室友Frances “Fritzi” Nelson的丈夫George Nelson。正是這兩家世交之間看似平常的書信往來,開啟了一段關于傳世之宅的佳話。在接下來的四年中,Nelson和他的同事Gordon Chadwick將高度個性化的設計方案變為現實,從而為Kirkpatrick一家建成了符合他們生活方式的新居。讓人稱道的并非工程本身,它只是普通的建筑委托項目。無論那時還是現在,正是超越平凡的品質,才讓Kirkpatrick大宅如此卓然于世。

        The main entrance to the Kirkpatrick house leads into a common living/dining area. The arc of recessed, dimmable lighting in the ceiling once traced the outline of a custom sofa Nelson designed for the space. It was sold by a previous owner of the home.

        Kirkpatrick大宅的正門通往客廳/餐廳。天花板內嵌裝的可調光式頂燈發出的柔和光線,曾經勾勒過Nelson專門為大宅設計的定制沙發的輪廓。這棟大宅已被前房主售出。

        The dining area on the opposite side of the living room features upholstered Eames Wire Chairs and a Nelson Table???both  customized to a lower height. Corner recreated the pendant light based on original drawings and photographs.

        客廳對面的餐飲區擺放著帶軟墊的Eames Wire座椅和Nelson餐桌,兩者均為定制的較低高度的款式。Corner根據原始圖紙和照片精心改造了吊燈。

        無論是鐘表、椅子,還是這棟大宅,Nelson匠心獨具的設計都體現了相同的耐人尋味的特點。他與眾不同的設計視角將模塊化系統和個人的突發奇想精妙地糅合在一起。Nelson在《1948年Herman Miller產品目錄》簡介中自稱“工業里的建筑師”,他曾負責設計和制造暢銷的消費品。毫無疑問,在Kirkpatrick大宅中,這種意識同樣對他的建筑創作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一種產品必須獨一無二,才能在市場中獨樹一幟,但同時還要吸引大量消費者,才能取得成功。即使是為自己的朋友設計私人住所,Nelson的現代主義風格也將這種二元性標準體現得淋漓盡致。

         

        Kirkpatrick大宅是Nelson在其事業的巔峰期設計和建造的精品,所以它的意義非同尋常。1954年,他與人合著了四本書:《Chairs(座椅)》《Living Spaces(起居空間)》《Storage(儲藏)》《Display(展示)》,詳細記述了他在這段時間內的廣泛興趣和從業經歷,除了領導與之同名的工業設計和建筑師事務所的運作外,他還擔任了Herman Miller公司的設計總監、通用電氣和Howard Miller公司的設計顧問、亞斯本國際設計大會的主席、佐治亞大學美術學院的指導教授,以及美國政府的顧問和展覽設計師。如果Nelson提到過自己是“工業里的建筑師”,這么豐富多彩的經歷就更像是“工業大師”。

        The galley-style kitchen cabinets are all original and were repainted to match Nelson's specifications using the Container Corporation's Color Harmony Manual.

        長條型廚柜全都保留了原來的設計,并根據Container Corporation的《色彩調和手冊》重新進行涂漆,以符合Nelson的設計規范。

        Corner was able to acquire most of the original living room furniture selected by the Nelson Office, including these Herman Miller sofas. The fireplace and hanging plants are lit by skylights above.

        Corner設法弄到了Nelson Office最初精心挑選的大部分客廳家具,包括這些Herman Miller沙發。頂部天窗透射的光線照亮了壁爐和懸吊的植物。

        The Nelson Office designed fireplace accessories for Howard Miller.

        Nelson Office為Howard Miller設計了壁爐配件。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內,Nelson仍抽時間不斷完善自己的設計。1954年7月,他在給Kirkpatrick的一封熱情洋溢的信中寫道:“我們已完成了一些初步設計,其中幾種可能的方案已經呼之欲出。”信中描述了設計方案中的一些元素,包括“一幢能與大宅其余部分完全隔離的2層私人公寓”。他對此進行了詳細說明:“為了給這棟大宅增添一些樂趣,我們采用了大量的玻璃將客廳盡頭設置成2層籠架,而您的臥室就位于此籠架結構上方的橋型結構上。顯然,客廳和主臥之間沒有隔音設施,但我們假設臥室使用時,客廳會閑置不用。以此方式設置開放空間將給人以賞心悅目的感覺。”

        由雙層高的窗墻隔開的懸空式臥室的確讓人體會到開放空間的愉悅。在走廊的一端,光線通過天窗照亮獨立的窯形獨立壁爐和懸吊的植物。在另一端,一排巨幅窗戶可面向臥室陽臺和客廳開啟。

        “顯然,客廳和主臥之間沒有隔音設施,但我們假設臥室使用時,客廳會閑置不用。”

        - George Nelson

        A staircase with treads cantilevered from the redwood wall and suspended by a bank of ceiling-height balusters.

        帶踏板的懸臂式樓梯從紅木墻騰空而下,懸掛在一排與樓面同高的立柱之間。

        Designed as a study but now used as a TV room and office, Corner decorated this room with a mix of Eames and Nelson pieces including the EOG and Coconut Chair.

        該房間最早被設計成娛樂室,但現在已改為電視房和書房,Corner利用Eames和Nelson系列家具的組合(包括EOG和Coconut座椅)裝飾了房間。

        An original Nelson CSS system is outfitted with a Rek-O-Kut record player designed by the Nelson office and paired with an Eames Wire Chair-Contract Base.

        原創的Nelson CSS組合家具配備了Nelson Office設計的Rek-O-Kut唱機,并搭配了Eames Wire座椅上的緊湊型底座。

        “說實話,Sally和我都對大宅的設計方案和模型外觀興奮不已,”Kirkpatrick回復說,“我們一連兩個晚上什么也沒做,只是坐在門廊那,興奮地談論所有細節。”在信中,他以時代特有的幽默口吻繼續寫道:“Sally提出女人都會擔心的實際問題——窗戶清潔,因為房子的內外會使用大量的玻璃,但毫無疑問,一定會有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

         

        大宅的南北立面的兩翼也有窗戶。

        通過二樓的四間簡樸臥室能觀賞北面的景色。雙層高的窗戶照亮了朝南的上下走廊,平添一種溫室的特征。帶踏板的懸臂式樓梯從紅木墻騰空而下,懸掛在一排與樓面同高的立柱之間,整個設計給人以低調卻不失華貴的印象。

        Nelson并不僅依靠自然光。他還借鑒了Alvar Aalto為麻省理工學院設計的貝克學生公寓中的技巧,在壁爐上方的天窗和二樓娛樂室的天窗(只有那些地方有窗戶)處直接安放外部照明設施。外伸屋檐的下方還按規定的間隔安裝了射燈,從而能為室內和室外提供一種中間照明。在低頂的家庭活動室內,安裝了半圈可發出柔和光線的低壓照明燈,它們依靠工業級變阻器運行。

        “Sally提出女人都會擔心的實際問題——窗戶清潔,因為房子的內外會使用大量的玻璃,但毫無疑問,一定會有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

        - James Kirkpatrick

        The second floor hallway connects the office, bedrooms and master bedroom and boasts an open well that offers a glimpse down to the first floor and augments the greenhouse feel of the double-height windows.

        二樓走廊連接了書房、臥室和主臥,這里就像一個露天梯井,使一樓一覽無余,而且增添了雙層高的窗戶產生的溫室感覺。

        The faithfully restored color palette in each rooms illustrates the bold pairings specified in the original design by the Nelson office.

        每個房間內忠實還原的色調體現了Nelson Office原始設計中指定的大膽和前衛的顏色搭配。

        Corner styled the first and second bedroom in an array of vintage Herman Miller pieces like the Nelson Thin Edge Bed, an Eames Molded Fiberglass Rocker, and a Poul Kjaerholm PK20 lounge chair which was in distributed by the company briefly in the 1970's.

        Corner采用一組復古的Herman Miller家具裝飾了一樓和二樓的臥室,如Nelson Thin Edge床、Eames成型玻璃纖維搖椅和公司曾在20世紀70年代短期銷售過的Poul Kjaerholm PK20休閑椅。

        當然,Nelson Office還提供了大宅的室內設計方案。Nelson在1955年的一封信中寫道:“我們將您的大宅當作我們家具項目的實驗對象,我們想在不依賴現有生產材料的條件下,為大宅提供所有必需的家具。該方案的絕妙之處在于,家具的設計費用不會包含在家具的預算內,而且我們制造完工樣品的成本,也不會超過生產產品的成本。如果這還不能為室內設計添置娛樂設施省出一大筆錢,那我才會大吃一驚呢。”在大宅竣工三年后,Nelson對定制家具的構想仍未全部實現,但他的事務所確實為家庭活動室設計了一款絕無僅有的沙發,遺憾的是,這款沙發已經不在這棟大宅里了。半圓形拼合的桌面、廚柜和屋內的許多嵌入件,都特意安設在可調光式頂燈的下方,它們無一例外體現了Nelson在Herman Miller工作時的作品特性。

        事實上,正是因為大宅內這許多令人稱奇和值得典藏的家具,Kirkpatrick大宅才得以重見天日并恢復原貌。大宅的現任房主Dave Corner是長期致力收集Herman Miller復古家具的收藏家,他在九年前發現了這棟大宅,當時他正去拜訪原房主,以商談購買主臥室內的一套紅木梳妝臺。“我直截了當地告訴他,如果他考慮賣大宅的話,請先通知我,”Corner回憶說,“一年后,我接到了電話。”

        如今,經過近十年的專業研究和努力后,Corner已經完全復原了Kirkpatrick大宅,甚至采用了Nelson最初的配色方案。與相對簡潔的配色和用料不同,Nelson Office設計了一種富有異國情調的配色方案,尖刻夸張的色調在十年后的舊金山嬉皮區(Haight-Ashbury)仍得以盛行。Nelson Office的室內設計師Robert Rohrich和Delores Engle采用20種不同的顏色,并為每個房間挑選最多4種顏色,利用最不可能的配色讓所有表面和平面形成強烈的反差。在1957年寫給Kirkpatrick一家的信中,Rohrich提醒道:“鑒于這種前衛的配色方案,請確認您的兩個兒子對他們臥室的配色是否有過激的反應。”

        The long, light-filled hallway leads into the master bedroom.

        幽長明亮的走廊通向主臥。

        Vintage rosewood Thin Edge cabinets and a custom floating desk line one wall of the master bedroom. The Nelson Miniature Chest was the first vintage Herman Miller piece Corner collected.

        復古的紅木Thin Edge櫥柜和定制的浮動書桌依主臥一側的墻面一字排開。Nelson迷你抽屜柜是Corner收藏的第一件Herman Miller復古家具。“我當時還買不起它,但我就是想得到它。”他回憶起20世紀80年代末的那次購買經歷。

        Conceived as a 2-story apartment that could be closed off from the rest of the house, the suspended master bedroom opens onto a bank of floor-to-ceiling windows in the living room.

        原先設想采用2層公寓式設計的懸空式主臥能與大宅的其余部分隔開,并通向客廳內與樓面同高的一排窗戶。

        原始設計方案采用字母和數字的混合代碼標記了從廚房抽屜到臥室墻面的每個表面,但沒有對應的操作規范。刮掉墻皮或根據老照片施工顯然都不可行,Corner花了六年時間悉心探索,才找到理想的解決方案。他后來無意中發現Container Corporation的《色彩調和手冊》,這是一本皮邊的專業配色指導書,其中介紹了科學的配色方法——“解開色彩之謎”——同時每頁都包含采用字母(代表色調)和數字(代表亮度)標注的六角形色卡。有了這本傳說中的“羅塞塔石碑”,Corner輕松完成了大宅的重新粉刷,但仍被其中一些顏色組合所震撼。“我真不知道他們用紅木墻面搭配亮綠色的門時在想些什么,”他戲謔道。在他的不懈努力下,這棟大宅現已成為當地的地標性建筑,坐擁清新怡人的自然環境,Corner在此悠然閑居,獨自珍享自己收藏的Nelson和Herman Miller的復古家具。

        在早期寫給Nelson的一封信中,Kirkpatrick直言不諱地闡明自己的要求:“我們不在乎房子的外觀,我們關心的是內部的宜居性。”在許多方面,“宜居性”一詞已成為對Nelson心血的最好詮釋。對Nelson來說,設計并非一種理論和智力活動,而是一個為人們面臨的問題尋找實用解決方案的過程。說到底就是盡心服務。縱觀其整個職業生涯,無論是座椅還是城市規劃,Nelson始終倡導尋求解決方案,以改善人們的生活方式。他積極探索最佳的行事方式,而且絕不放過在身邊發現的任何欠缺和失誤。與心思巧妙的建筑設計相比,形狀怪異的鐘表可能更容易讓人銘記Nelson,但在Kalamazoo的那片林地里,展現其睿智和才華的經典作品將永世長存。 

        “我們不在乎房子的外觀,我們關心的是內部的宜居性。”

        - James Kirkpatrick

        An exterior view into the living room and master bedroom above.

        從室外觀賞客廳和樓上的主臥室。

        A leafy drive and lush landscape surround the Kirkpatrick House.

        Kirkpatrick大宅周圍綠樹成蔭的車道和濃郁蔥翠的風景。

        1024手机看片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