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
      2. <strong id="isaep"></strong>

        <strong id="isaep"></strong>
        <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3. 極簡設計

        Ward Bennett利落的線條和精致的材質定義了二十世紀晚期的設計。“WHY”雜志慶祝其事業及重新發行其一些經典期刊。


        撰稿人 Paul Makovsky

        設計師Ward Bennett坐落在數十個堆疊的椅子中。

        2003年,當時年85歲高齡的Ward Bennett去世時,《紐約時報》是這樣描述他的:“紐約家具、住宅及更多領域的設計師,他利落的線條和精致的材質默默地定義了一個時代”。Bennett的職業生涯跨越了五十年,設計過無數產品,包括珠寶、餐具、椅子和房屋等。作為功能簡捷化的大師,其基本理念是“在生活和設計中,努力將其設計得極為簡單。”但在他去世十年后,雖然他被稱作美國的設計大師,卻沒有他的作品的專著(在20世紀80年代他事業的頂峰時期,美國建筑師協會曾授予他獎牌,并且他美化了《都市》(Metropolis)和《室內設計》(Interiors)雜志的封面),他也未曾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

        Bennett出生于1917年,在上曼哈頓地區的華盛頓高地長大成人。父親是演員(雜技表演者),母親是走鋼絲演員,他的家在全國各地搬來搬去,從薩拉托加和邁阿密到馬里蘭和加利福尼亞。“家里根本沒有文化氛圍,”Bennett在早期接受采訪時回憶說:“我的意思是只有歌舞雜耍。在我成長過程中,我只記得看過一兩次我的父親表演。當評論眾說紛紜時,他失業了并且再也沒找到事做,所以我們生活得相當拮據,搬遷了多次,存在一些家庭問題,然后不是他就是我離開了。”

        Bennett loved working with flexible, linear materials such as reed?????úyou get a lovely sweep from reed??ù???to achieve the graceful lines that are characteristic of his furniture. (His classic 1964 Landmark chair, above, is once again available with a cane back. Photo by Fran√?ois Dischinger.

        Bennett喜歡使用柔軟的線性材料,如蘆葦(“蘆葦可以帶給您優美的曲線造型”),獲得優美的線條,這是他的家具的特點。(如上,市場上再次推出了他的經典1964 Landmark座椅的藤條靠背版。)攝影:Fran?ois Dischinger。

        13歲離開家后,Bennett在紐約女士絲織內衣業找到了一份遞送工作,并開始參加一些時裝素描夜校課程的學習,最后找到一份為時裝設計師Jo Copeland繪制時裝草圖的工作,每周能賺75美元。14歲時,他在薩克斯第五大道精品百貨店工作,負責草繪新娘禮服。兩年后,他作為Joe and Junior公司(專業設計童裝)的助理乘Queen Mary前往法國巴黎設計經典時裝。“我如此害怕以致于從一流餐廳的樓梯上滾落到橙香火焰可麗餅中,”他說:“我穿著我的第一件無尾禮服,真的,那是我從一個服務員那里借來的。”

        二戰期間在軍隊服役結束后,他回到了紐約,找到一份為知名時裝設計師Hattie Carnegie布置櫥窗和設計皮草的工作,其客戶包括瓊·克勞馥(Joan Crawford)和溫莎公爵夫人。他晚上從師于抽象派畫家Hans Hofmann。“他畫靜物,并全部用黑色和白色炭筆來表現,”Bennett說:“就是研究空間中力的表現方法。推動向前的力量,和迎面而來的力量。基本上,他的整體構想、他的愛、他的詩情畫意,就是空間;空間中所發生的一切。我也曾進行這種創作。”

        按照《退伍軍人權利法案》(G.I.Bill),他回到巴黎,主要從師Ossip Zadkine學習雕塑。(Bennett完全不喜歡他的作品:“它太傷腦筋。”)在那里他遇到了他崇拜的一個人,即給他留下長久印象的巴黎雕塑家Constantin Brancusi。“他的工作室象是一座天堂;那是一個夢境,”Bennett說:“Brancusi有一種誠實和正直感,是一個天才人物,當時這讓我決定成為一名雕塑家。”他還結交了建筑大師、畫家和理論家Le Corbusier,并開始認真審視現代建筑及其與室內和裝飾的關系。

        1946年,Bennett前往墨西哥,與設計現代珠寶(后來這些珠寶曾在現代藝術博物館展出)的藝術家Lydia Modi共度了一年時間。通過與設計師Benjamin Baldwin的朋友關系,他曾在辛辛那提達的Terrace Plaza Hotel的室內設計部工作,這是由Skidmore, Owings and Merrill設計的一個重要的早期國際風格現代酒店,這座酒店的設計、美學和技術是如此的先進,以致被戲稱為“按鈕宮殿”。除了令人驚嘆的內部裝飾外,該酒店還擁有世界上第一個“空中大堂”,以現代藝術為特點,包括Alexander Calder的動態雕塑及Saul Steinberg和Joan Miró的壁畫。(Bennett安裝在美食休息室中的燈臺是個手工鑄造切削的黃銅盤,上有讓人想起中國藝術的簡單的鏤空設計)。

        For the design of Mirella and Robert Haggiag's New York apartment, Ward Bennett kept everything below window height to preserve the views of Central Park. Photo by Dean Kaufman.

        在Mirella和Robert Haggiag的紐約公寓的設計中,Ward Bennett將其全部裝飾的高度都設計為低于窗戶的高度以保留中心公園的景觀。攝影:Dean Kaufman。

        不過,1947年當完成其第一個室內設計委托時Bennett迎來了他的重大轉機,那是Harry Jason先生和女士(嫂子的姊妹)的頂層公寓。其設計將家中的彼德麥式古董與現代家具和裝裱在深灰色相框中的油畫非常專業地結合在一起。Bennett的時裝設計背景幫助他界定了何為典雅,他在櫥窗展示方面接受的培訓賦予他信心選擇和設計高質量的物品,并將每件物品擺放在合適的燈光下。當該項目的報道在《紐約時報》上發表時,它被稱為“現代成功故事”,Bennett也開始成為簡約派的知名室內裝飾設計師,當時,報紙將其描述為“裝飾不足”。

         在1951年一本室內裝飾雜志有關Bennett的簡介中,編輯Olga Gueft是這樣描述他的:“中等身材,肩膀寬闊,眉頭緊鎖….….身穿褪了色的軍綠色上衣,卷著袖子,但看上去非常有緊迫感,毫不松懈。他藍色的眼睛帶有稚氣,臉上布滿皺紋,善良熱情,但非常熱心、有感知力且極其專注。寬闊的額頭和高挺的鼻子曬得黝黑,眉毛、頭發花白,蓋住頭頂的板兒寸頭型象一把棕色的刷子。”

        Bennett 20世紀50年代早期位于曼哈頓東72大街的公寓將內嵌式柚木家具與英國攝政時期圖書館座椅、中式卷軸畫以及手表老店制作的螺絲鉗綠玻璃燈罩相結合,給人一種悠閑、整潔的感覺。Bennett是美國最早采用談心隅設計的先鋒設計師之一,即他在家中除了采用工業材料和裝備外,還采用了減少家具堆放的設計方法。在20世紀70年代高科技盛行前,除了按工業目錄訂購的現成的組件外,他將地鐵格柵列入面罩散熱器的設計清單,將醫用手推車列入飲料臺的備用清單中。

        Bennett的極簡主義理念來自許多方面,包括拜訪Brancusi(“To see far is one thing; to get there is another[一方面要高瞻遠矚;另一方面要努力實現目標]”是Bennett得自該雕塑家的一句珍愛名言)和Le Corbusier的居所和工作室,以及禪宗佛教的教義及Montaigne、Walt Whitman和Henry Thoreau的作品—“Our life is frittered away by detail…simplify, simplify(我們的生活都被瑣事浪費掉了……簡單點,再簡單點)”是另一句Bennett珍愛的名言。

        “Bennett是美國最早采用談心隅設計的先鋒設計師之一,即他在家中除了采用工業材料和裝備外,還采用了減少家具堆放的設計方法。在20世紀70年代高科技盛行前,除了按工業目錄訂購的現成的組件外,他將地鐵格柵列入面罩散熱器的設計清單,將醫用手推車列入飲料臺的備用清單中。”

         A number of pieces from Ward Bennett's portfolio are part of the permanent collection at MoMA, including a variety of tabletop objects. Clockwise from top left: a black crystal vase for Salviati & C, 1965; stainless steel Double Helix Flatware for Sasaki, Japan, 1985; A lens glass and nickel paperweight for Hermes, 1955; a crystal vase for Salviati & C, 1960. ??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Licensed by SCALA / Art Resource, NY

        Ward Bennett系列作品當中的一些作品是MoMA的部分永久收藏品,包括一些桌上物品。從左上開始沿順時針方向依次為:1965年為Salviati & C設計的黑色水晶花瓶;1985年為日本Sasaki設計的不銹鋼雙螺旋餐具;1955年為Hermes設計的透鏡玻璃和鎳鎮紙;1960年為Salviati & C設計的水晶花瓶。? 現代藝術博物館版權所有/經SCALA / Art Resource, NY許可

        BMackay Consulting法人及Bloomingdale’s餐具前任時尚總監Bonnie Mackay與Bennett合作在20世紀80年代創作了幾款標志性的桌面和餐具經典系列。她說Bennett是個不知疲倦的探索者,并且使她自己也成為這樣的人。“Ward讓我懂得了好的設計是永恒的,”她說:“因此深層次地審視設計及其形式更為重要,它看上去有多意味深長,其中的一個細節如何可以徹底影響一個不同的設計。他會讓我閉上眼睛,用指尖去感受一個物體以及一個餐叉如何在我的手里保持平衡。”他還認為在提交以考慮進行生產前,必須制作不同材料和比例的模型以確定設計是否合理。

         受建筑師Armand Bartos委托為Crown Zellerbach設計其紐約市中心辦公室,激發了Bennett為Lehigh Furniture Company設計其第一個定制家具經典系列的想法。Bennett覺得這是件自己動手的事情:“我為何要從一些批發商店購買?為何不自己動手做?它是如此的簡單。”1964年,他開始和Brickel Associates合作,設計家具、織物和一些照明設備;1987年,他開始和現在仍在生產其家具的Geiger International合作。在他的職業生涯中,他共設計了150款座椅。

        當Bennett在滑雪時背部受傷入院治療時,他開始更多地思考座椅的設計應該如何以為人體構造提供支持為基礎,而不只是考慮風格及使用環境。他與幫助他通過鍛煉解決下腰椎問題的Howard Rusk博士、Janet Travell博士(約翰·F·肯尼迪背部病癥的主治醫)以及給設計師講解正確坐姿和在座椅設計中應追求的目標等的專家合作。(她主張支撐下腰椎部位的短椅座。)“我了解到最好是坐向椅子的后部,即坐進椅子里而不是坐在椅子邊上,而且椅子上應該有扶手,”他有一次這樣說:“我認為扶手是僅排在正確的腰椎支撐后面的第二重要因素。”對于有興趣設計座椅的任何人來說,Bennett認為應從斜度開始,即傾斜的椅背與確保為后背的下部提供穩定支撐的椅座之間的角度。

        作為設計師,Bennett是個自適應進化論者,愿意將傳統的類型學(比如Bentwood座椅或十八世紀的法國設計)作為起點,并對其加以改進。例如,他1968年設計的代表作Scissor座椅,就是根據他擁有和欣賞的一把十九世紀的Brighton Beach座椅的斜度設計的。這是他的常用手法,選擇一把他發現舒適的座椅,采用其傾斜樣式,然后設計一個簡約版,并通常首選天然材料—木材、皮革、手工編織和手工染色的織物。

        “Ward讓我懂得了好的設計是永恒的,因此深層次地審視設計及其形式更為重要,它看上去有多意味深長,其中的一個細節如何可以徹底影響一個不同的設計。他會讓我閉上眼睛,用指尖去感受一個物體以及一個餐叉如何在我的手里保持平衡。”

        - Bonnie Mackay

        An early sketch for Bennett's University Chair, which reflects his start in fashion as a pattern maker.

        反映出從模型工開始起步于時裝設計的Bennett的早期大學座椅草圖。

        Bennett從模型工起步的時裝設計背景使他更愿意通過直接在紙板架上工作來設計其座椅。出于這個原因,他喜歡使用柔軟的線性材料,如蘆葦(“蘆葦可以帶給您優美的曲線造型”),獲得優美的線條,這是他的家具的特點。(市場上再次推出了他的經典1964 Landmark座椅的藤條靠背版,從其外露的實木結構可一窺其雕刻質量。) “先確定斜度,然后我便開始用平紋細布、釘槍和硬紙板開始設計,”Bennett解釋說:“比如說,我想將一把較低的座椅制作成一把高靠背座椅。我會拿一些結實的圖片回形針和一大張紙板,然后將回形針夾在紙板上。接下來,我開始在硬紙板上畫出形狀。將它作為一個骨架,無異于雕塑或者甚至是制衣。”

        Bennett 1979年的框架座椅的設計同樣精選自許多參考設計,將貝殼的天然圖案與對新藝術派裝飾和Josef Hoffmann的崇尚結合在一起,并加有后部帶有溝槽的皮革或織物手工軟墊。20世紀70年代中期,將辦公桌的設計簡單化為不帶抽屜的桌子式辦公桌時,Bennett的設計轉向裝飾派藝術的奢華時代,作為在設計形式中復古一些老式理想的方法。(他1977年推出的桌子任何一側的下方均可容納雙膝,并有一排抽屜。)設計復雜的卷邊扶手沙發外形堅固,軟墊利落,是幾乎適合任何場合的雕刻產品,1964年設計現在由Geiger重新發行的倍受歡迎的Bumper座椅是基于喬治華盛頓的轉椅設計的,其座椅為斗形短座椅,曲線造型出色,并能很好地為腰部提供支撐。“椅子的座位應該短些,”Bennett說:“因為這樣腳可以著地,壓力可以緩解。” 

        受時裝設計師Madeleine Vionnet的晚禮服或Claude-Nicholas Ledoux的十八世紀巴黎之門、埃及荷魯斯神廟或維多利亞時代的皮椅等每種事物的啟發,Bennett認為可開心地同時擺放所有時期設計出色、制作精良的家具。“我不明白為什么要將過去的淘汰,”他說:“可以進行隨意組合,只要每一件都是精品。擺放英式十八世紀的家具與前哥倫布時代的雕塑同樣妥當,只要它們都漂亮或基本上有助于整體環境….….我們應該能夠在現代設計背景下將古老的精品作為我們的設計詞匯的一部分。”而且通過簡化歷史精品的線條,他能夠將它們轉化為真正的原創作品。

        Based on George Washington's iconic, 18th-century swivel chair, the design for Bennett's Bumper Chair (pictured above) is once again available through Geiger. Photo by Fran√?ois Dischinger.

        Bennett的斗形座椅(見上圖)的設計基礎是喬治華盛頓的代表作,Geiger再次予以發行的18世紀的轉椅。攝影:Fran?ois Dischinger。

        Bennett認為作為設計元素,室內的物品或家具必須具有文化有效性。“人們崇尚并購買的東西并不簡單,它們對于室內裝飾及客戶必定有一定意義,”他說:“掛一幅畫不僅僅是為了裝飾,它的布置體現著一種空間概念。如果一幅畫在房間里掛置正確,則表明它是必需的元素,沒有了它室內設計就不完整。”

        在Mackay的記憶里Bennett仍然是一個精力集中和大無畏的人:“他的品味極高,”她說:“從他的家、服飾、飲食,當然還有他的設計,我從他的生活的每個細節都能看到這一點。他指導并引導我步入他的設計世界,并教授我借鑒隨處可見的最簡單的有說服力的設計,從蜻蜓到船帆上的帆布。”  

        盡管不懈地致力于其手藝,Bennett最終認為一個人的生活方式的價值要遠遠大于其如何謀生。在他自己的生活中,他喜歡安靜的生活。當他不工作時,他將半數時間花在鄉村、園藝、設計、研究陶器和花時間旅游上。“所有這些事情不需要花太多的錢,”他說:“我經常做這些事情。”致力于高端奢侈品及為人們的審美體驗增加價值行業的設計師,總是能看到工作與生活之間的差距。“我設計內部裝飾、家具以及扁平的餐具等”,1981年在接受Barbaralee Diamonstein-Spielvogel采訪時他說:“但我認為我的生活方式可能是最有意義的方式。”

        Paul Makovsky是《都市》(Metropolis)雜志的編務總監。他目前正在寫一本關于Ward Bennett的工作與生活的書。

        1024手机看片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