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
      2. <strong id="isaep"></strong>

        <strong id="isaep"></strong>
        <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3. 色彩科學

        Alexander Girard的孫子孫女Aleishall Girard Maxon和Kori Girard在討論他們家族的創意遺產。


        撰稿人: Sam Grawe

        插圖作者: Daici Ano

        WHY Magazine - Color Commentary

        在2015年的東京設計周,一系列同期的展覽讓Alexander Girard的遺世之作重獲生命,煥發出他獨有的作品和精神的光彩。在Herman Miller的東京店鋪里,與現代陳設、織物和產品一起展出的還有一些存檔的手工藝品,共同構成了“Alexander Girard:不同尋常的想象力”。與此同時,在館長辦公室的畫廊里,還展出了以“Girard的延續”命名的系列展品,主要推出Alexander的兒子Marshall Girard及其孩子Aleishall和Kori設計的當代作品。借此機會,我們得以與Aleishall和Kori坐到一起,討論他們的祖父經久不衰的魅力,近距離接觸和了解像Girard Studio這樣的公司的方方面面,以及他們自己的創作努力方向。

        Archival work from Girard's 1967 furniture group as well as new furnishings.

        Herman Miller在東京的展覽重點推出了Girard的一些存檔作品,包括選自他1967年的家具系列的一款極為罕見的Two-Passenger雙人沙發,同時還有一些新的陳設。

        歡迎來到東京。最近幾年您祖父的作品在東京仍大受歡迎,您認為其中的原因是什么?

        Aleishall Girard Maxon:據我所知,我們祖父的作品一直在日本大受歡迎。我的推斷是因為產品圖案給人們帶來的親切感,也是對日常生活中常見的圖案和顏色的深度理解。作為一個有著豐富的民間藝術和織物歷史的國度,日本人在顏色和圖案選用方面大膽開放。我認為祖父的作品還會吸引那些欣賞簡約和通用風格的群體。

        Kori Girard:我覺得日本人對其他文化格外感興趣,而且日本人普遍擁有很高的鑒賞水平。我覺得這也反映出了祖父對于這個世界的鑒賞力,以及他對不同文化自我表達方式的深度解讀。

        比之我所去過的世界上的任何地方,日本極度重視圖形——既深奧復雜又標新立異的圖形。很多人很難把握那個分寸,但祖父最擅長的就是這一點。

        A custom Eames Lounge Chair upholstered with Maharam Minicheck; plastic and fiberglass Eames shell chairs in colorful Checkers.

        在一些新制作的陳設中,擺放著搭配Maharam Minicheck軟墊的定制款Eames休閑椅和一系列色彩鮮艷的 Checkers塑料和玻璃纖維Eames框架座椅。

        今天我們展出的這些物品可以說是伴隨著您長大的,或者說您已經被它們耳濡目染了很多年,如今在這樣環境中看到它們都被擺在一起,您有什么樣的感受?

        AGM:在我們家以及我們父母家里和祖父母家里,一直都擺放著祖父的作品和其他人的作品,囊括從舊時工匠到現代的設計師的作品。而在這里,完全像是一種洗禮,看到所有的作品配搭出來的效果,簡直讓我嘆為觀止。我發現在所有作品中有一個貫穿的主線,您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件事物與另一件事物之間的聯系。我也很高興能看到那些新設計,有人會將這些產品融入自己的生活,這個想法讓我倍感欣慰。

        Girard-designed textile samples and marketing materials from the Herman Miller Archives.

        展覽重點推出了Herman Miller存檔的由Girard設計的織物樣本和營銷材料。

        如果以旁觀者的身份,您最欣賞您祖父作品中的哪一點?

        KG:對我而言,給我印象最深的是作品中散發出的真實感和自信。我還認為祖父的作品極富動感,但幾乎沒有自我意識摻雜其中,這點很難做到。當您注視他的作品時,您能明顯地感受到他對于制作本身的熱愛,一個人完完全全地投入到他所從事的工作當中,還有什么比這更令人感動的呢?

        以您在Girard Studio的官方身份而言,您要負責監督和保護祖父的遺產。換言之,您將探索和解釋他的作品以及他在設計方面的觀點所具有的當代價值。您怎么看待您這個角色?

        KG:我覺得最貼切的詞語可能是保存者、守護者和管理者。作品本身的魅力顯而易見,我們不需要特別努力地去挖掘它在當代的價值。他的設計范圍十分廣泛,從最微妙的中性色到最大膽的亮色,或者從柔和到霸氣的質地,總有些地方被人喜愛。對我們而言,更重要的是要找到合適的合作伙伴,找到那些對作品的概念教育內涵感興趣的人,而不僅僅是創作一些沒有內涵的東西。我覺得我們應該認真傾聽作品詮釋的心聲,試著問問自己:“他會怎么做呢?”或者問問:“如果他生活在現在這個年代,他會對這個感興趣嗎?”那就是我們的晴雨表。

        Selected work related to the 1961 Textiles & Objects shop Girard created for Herman Miller.

        臨近商店入口的玻璃櫥窗中擺放的作品精選自1961年Girard為Herman Miller建立的紡織品(Textiles & Objects)商店。右邊是Alexander的兄弟Giancarlo ‘Tunsi’ Girard設計的一些陶瓷工藝品。

        您能給我們講講工作的流程嗎?

        AGM:我們的一方面考慮就是要始終理解我們可能將與之合作的人的流程,更好地理解環境的影響力以及制作經久耐用的產品的潛力,因為他肯定也關心著同樣的事情。在工作過程中,我們也會參考父母的意見,考慮作品制作時期的原始環境,考慮以存檔時期的風格重新推出產品是否還有意義,或者可能的話,是否應該將產品稍作改變以更好地適應現代工作環境。如Kori所說,我們對將圖形或花樣貼到任何可以找到的東西上面,然后出售成千上萬個所謂“主題”產品根本不感興趣。

        Eames Molded Plastic Side Chairs upholstered in Maharam Checkers.

        公司特別為這次展覽制作了新款搭配Maharam Checkers軟墊的Eames模壓塑殼單椅。

        “本真性的一個重要方面就是與那些真正熱愛自己從事的事業、將真實地講述產品背后蘊含的故事的人和公司合作。”

        -Kori Girard

        對您而言,本真性意味著什么?

        KG:本真性的一個重要方面就是與那些真正熱愛自己從事的事業、將真實地講述產品背后蘊含的故事的人和公司合作。對我們而言,那當然意味著與Herman Miller的合作。Herman Miller為祖父提供了那么多機遇,賦予了他那么大的影響力,這才有了我們現在看到的這些作品集。所以對于我而言,本真性意味著更好地評估和尊重這份遺產。

        AGM:我同意他的觀點,但我要補充一點,我們認為本真性包括兩個方面。一方面是技術性的:確保產品完全按照初始制作進行生產,除非在不改變或損減設計統一性的前提下,利用現代工藝和材料做一些改進。另一方面是精神性的,即尊重最初創作作品時的精髓。當然,我們無法在每一個細節替祖父代言,斷定他會或者不會做哪些事情,但我覺得我們已經很熟悉他生活和考慮事物的方式。

        Girard's work included furniture, graphics, textiles, and interior design.

        Girard與Herman Miller合作的作品包括從家具、圖形、織物到室內設計的廣泛系列。

        然后,您有沒有發現他的某些精神品質已經遺傳給您的父親,而后又遺傳給您了呢?

        AGM:最主要的一點是在探索新理念時那種自由無畏的精神,我特別喜歡這點。當祖父有了一個創意靈感時,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阻擋他,為了找出哪些工具最適用,組裝時還需要什么,誰能替他加工,如此這般,只要是為了找到解決方案,他會毫不猶豫地勇闖未知世界。父親在這方面非常像他。在成長的過程中,如果你有個學校布置的項目或者對萬圣節的裝束有了新的想法或者一些類似的事情,那簡直就是大事臨頭了。因為不管他是否對該怎么去做這件事有了什么具體想法,我們都會馬不停蹄地著手去做,去工作室,仔細思考該怎么做,直到最后做成這件事。我覺得這實在是很獨特又非常酷的事情,因為它將沖破那些讓你習以為常的局限,不斷嘗試而不去評判成功還是失敗,而只關注創作過程本身。

        KG:我同意。我認為是天馬行空的好奇心和永無止境的實驗精神,這種精神能夠不斷提醒我們,并不是某個脫離現實的單件作品或者靈光一閃的想法,而是我們生活的方式,是我們與周圍環境互動的方式,才能創作出富于生命力的作品。

        對我而言,通常會回歸到畫畫。在我們小時候,家里人總鼓勵我們一有空就畫畫。當您把作畫當成一種行為活動的時候,它真的就是一種提煉想法、將您腦海中的構思概念化的方式。

        公平起見,當然還得問問您有沒有從祖母和母親身上遺傳到哪些品質。

        AGM:這個問題很有意思,因為我們的母親與祖母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只是婆媳,卻勝似母女。她們現實的風格更像是對祖父和父親天馬行空的創造力的中和,當你太鉆牛角尖的時候,她們會把你拉回現實。

        Art by Aleishall Girard Maxon, Kori Girard, and Marshall Girard at Curator???s Cube.

        館長辦公室里還同時展出了Aleishall Girard Maxon、Kori Girard和他們的父親Marshall Girard設計的藝術品。

        給我們說說“Girard的延續”,您在館長辦公室的展示作品吧。

        AGM:好吧,Kori和我還有我們的父親一直都在創作我們自己的作品,我們的作品具有不同的風格,但經常會受到彼此作品的啟發和影響。我們經常會進行交談,談談當下的工作、創作和想法,所以我們三個人都能齊聚在日本實在是很難得的機會。我們各自為這次展會特別準備了新的作品。

        對我個人而言,我正在試圖利用我使用了很長時間的同一種材料將作品提升到一個不同的高度,同時開發那些材料的新性能。

        KG:對我來說,能夠跟父親合作是個歷史性的時刻,因為父親實際上從沒在藝術展會這種場合出現過。能有這樣的機會讓我們深感榮耀,展覽得到的反響也很熱烈。

        “Kori和我還有我們的父親一直都在創作我們自己的作品,我們的作品具有不同的風格,但經常會受到彼此作品的啟發和影響。”

        - Aleishall Girard Maxon

        Art by Aleishall Girard Maxon, Kori Girard, and their father Marshall Girard.

        從左上方往下順時針排列的分別是:由Marshall用回收鋁罐包邊制作的雕刻木蛇、Aleishall設計的編繩流蘇、Marshall雕刻的兩對眼睛,以及Kori的油畫作品。 

        您是如何進行創作過程的?

        KG:我還在不斷的探索——我的工作過程在很長一段時間來說都是多面性的,我會盡可能地進行創作,用盡可能多的介質進行試驗,與其他藝術家合作,學習和探索新的東西。而最近,因為Aleishall和我接手了祖父遺產的事務,我們已經意識到這個工作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與合適的合作伙伴,即與我們可以無條件信任的人建立工作關系。這樣我們可以給自己一定的自由,轉而關注我們自己和我們的工作并繼續努力。

        AGM:總而言之,人們經常會問我們制作自己的作品和制作祖父的作品的問題,我覺得我們兩個都很清楚,如果祖父現在還活著,他絕不會想要我們放棄自己的創作能力和愿望,而只是去關注他在過去創作的東西。

        也就是說,對我個人而言,花大量的時間欣賞和整理祖父的作品給我帶來很多的啟迪。我知道這些作品對我有很深的影響。我不會看到某個織物,轉身就根據它的顏色設計去創作一條項鏈或者一個工藝品,但我知道那將是我永不枯竭的靈感源泉。

        您希望來看展會的訪客看完之后有什么想法呢?

        AGM:我希望他們在自己的生活中受到啟發——發現生活中可以擁有更多的色彩和更多樣化的材質。不管他們是否能看到貫穿作品的那條主線,我能確定的是他們都會有某種程度的理解。

        KG:我認為這些作品提升了人們的好奇心和質疑事物的能力,可能會讓人們更加關注自身以及他們真正感興趣的事物。對周遭的一切都感興趣,還有比這更好的生活方式嗎? 

        1024手机看片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