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
      2. <strong id="isaep"></strong>

        <strong id="isaep"></strong>
        <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3. 創作設計

        檢視George Nelson的文字,揭示創作經典設計的秘密。提示:以人為本。


        撰稿人: Komal Sharma

        WHY Magazine - Authoring Design

        預測未來總是很容易,而準確地預測未來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時光再次驗證了,設計師George Nelson就能做到。1945年,George Nelson和Henry Wright合著了一本叫做《未來的房屋(Tomorrow's House)》的書,是當時前衛建筑商的指南。這本書歷數了房屋建筑的每一個要素,其中有些章節還演示了有關起居、廚房、浴室的新概念,當時Nelson這些幾乎違反直覺的設想如今都已成為現實。書中并沒有一味強調外形或者美觀,比如,在“睡眠”章節中Nelson這樣寫道:“讓我們花點時間好好看看臥室,并不是屋里擺放了某些標準的家具就成了臥室,而是因為在這個地方人們要進行多種多樣的活動。人們會在臥室里讀書,在這里穿戴,偶爾還會在這里用餐,經常吸煙,有時候還會寫寫東西;他們可能會聽收音機,當然,他們還得在這里纏綿親熱。”信息清晰明了:未來的房屋應該更加側重于居住者需要面對的現實情況。

        The archival Nelson Daybed from the 1950s.

        到現在,圍繞人類體驗進行設計的想法已經眾所周知,想想Nelson工作所處的時期、地點和社會環境,讓人不得不由衷佩服他的先見之明。在1953年出版的《生活空間(Living Spaces)》一書中,這位從建筑轉型到家具的設計師回憶了他在1940年代與一群“自我意識很強,想法十分前衛”的年輕設計師的聚會,這些人“深度關注著社會、政治、經濟以及與建筑有關的美學問題”。他記錄下當時舉行會議的房間,這樣寫道:“回顧往事,最讓我感興趣的反倒是這些房間,當然,房間是要當做房間來用,但其中的布置卻更像是在發表一個宣言。當時正進行著關于現代主義和保守主義的激烈爭論……沒有這些身份標識根本無法分辨誰站在哪一邊。”

        The archival Nelson Daybed, used as a sofa in a living room setting, complete with back bolsters and classic hairpin legs.

        當時意識形態還是推動設計前進的主要動力,也為設計師們在文化和企業的領域打開一片天地,而Nelson卻十分謹慎地不讓自己局限其中。當有人提出Nelson向美國大眾介紹Bauhaus和Le Corbusier的歐洲現代主義的時間比Pencil Point雜志發表的言論早出了好幾十年,本來占主導地位的懷疑論更加引人矚目。因為有著自我矛盾甚至自我否認的明顯傾向,在整個職業生涯中,Nelson越走越遠,從最初的意識形態或美學概念上的設計,漸漸演變成為更加強調常識性,以需求為基礎、以解決方案為導向的視角。盡管書中描繪出的他總是顯得脾氣暴躁,愛與人爭吵,但Nelson的目的其實一直都是在為空間、環境、文化,乃至最終為人類謀求廣泛的認同。George Nelson基金會的執行總監Karen Stein概括道:“他是一個喜歡新想法的人,他也是一個喜歡事物,尤其是喜歡有用的事物的人。所以,如果一間房屋的設計不能適應其中的人類生活,對他的思維模式而言就是不合適的。”

         

        “George Nelson太讓設計作者們難堪了,一個執業的設計師寫出的文章居然比我們任何人寫的都要好。如果說他的寫作水平超過了個別的設計水平,也并不是不合理,因為他最大的設計成就是他的思想深度,在設計這個領域里,有用的想法比有用的產品更為稀缺。”

        — Ralph Caplan,1986年STA設計雜志

        The archival Nelson Daybed from the 1950s in a dining/living area set up with Eames Storage Units.

        “他有多重職業身份——記者、建筑師、工業設計師、創意總監、老師——很多身份同時并存著,”Stein這樣描述Nelson的多面角色,“他一面寫著關于正在發生的事情,現代生活中發生的變化,而后所有這些文章都變成了他對家具的檢驗標準。”縱觀全局的視角、發現問題的敏銳嗅覺以及提供解決方案的創新手段,這大概就是Nelson的眾多設計能經受住時間考驗的原因了。現在的房屋存在的問題就比1940年代的房屋少嗎?圍繞儲存、用餐或睡眠的問題是否已經得到顯著改善?如果有什么不同的話,只是這些問題已經變得更加不必要的復雜或者繁冗了,讓我們對Nelson以人為本的解決方案有了全新的理解和認識。距離Nelson寫下他的想法已經匆匆幾十年,他的話語仍顯得如此清晰——最終揭示了永不過時的設計觀點。為什么?如他在《生活空間》里所述:“讓設計變得如此有趣的原因是創作過程雖然總是不同,卻又總是特別人性化。” 

        1024手机看片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