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
      2. <strong id="isaep"></strong>

        <strong id="isaep"></strong>
        <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3. Leon Ransmeier高于地面的思考

        設計師Leon Ransmeier和攝影師Geordie Wood深入NYC街區,探究普通人所用桌子的本質。

         

        撰稿人: Leon Ransmeier

        插圖作者: Geordie Wood

        Designer Leon Ransmeier.

        Leon Ransmeier在位于金融區的工作室中。

        在本次訪談中,Ransmeier深入探究了全新AGL Table Group后背的想法,并詳細介紹了他對一般設計流程的思考,再加上Wood提供的配圖,充分展示了人們對設計的積極與消極的反應方式(或是沒有反應),以及人們本能地適應生活與工作場所的手段,時至今日,這種自我調整與適應更是超過以往任何時候。

        現場觀察

        作為一門科學,人體工程學技術或多或少地源自為人類提供適合身體需求產品的良好愿望。 但有時,我們需要更多。能創作出真正有意義產品的唯一方式就是實踐。我們圍繞著擁有的物品調整自己的身體和生活,這是要考慮的重點。當然,如果您參與設計過程,就會提出很多問題。為什么物體具有某個特定的外形?為什么人們要用這種方式使用它?如何能讓它們變得更漂亮,或是更舒服?學會如何觀察并留意細節是成為設計師的最重要的品質之一。

        The front desk of AIG headquarters in Manhattan.

        AIG曼哈頓總部的前臺。

        Elizabeth Beer and Brian Janusiak, owners of Project No. 8, at home with their family in Carroll Gardens, Brooklyn.

        Project No. 8業主Elizabeth Beer和Brian Janusiak和家人在布魯克林Carroll Gardens的家中。

        在工作室里,我們有一份有趣事物的非正式清單,比如沙發、法式炸薯條和狗,對這些事物,西方世界的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觀點。桌子不在這份清單里,因為桌子在我們的生活中有著太根深蒂固的地位——坐在桌子旁簡直就是西方人的基本姿態。人們對沙發感興趣的原因是沙發是有關舒適性的物品,而且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看法。桌子也有關舒適性,但這種舒適是特定于桌子與身體的比例關系以及我們就坐的座椅的尺寸。例如,餐桌或辦公桌的標準高度源自與座椅的關系,而這又與您就坐時,膝蓋與地板的距離息息相關。因此我們可以說,桌子的高度是從人們的小腿長度演化而來。

        Improvised surfaces in Chinatown (left) and on the Staten Island Ferry (right).

        唐人街(左)與Staten Island渡輪(右)上的臨時桌面。

        家具的作用有些不可思議,設想您走進空蕩蕩的新公寓,您幾乎會手足無措。 直到您走幾圈,并坐到地板上以后,您才可能放松下來。世界上有很多地方的人都習慣坐在地板上或者地毯上,對他們來說這樣挺方便的。很多時候,我們在制造需求。西方人已經習慣桌椅,這些已經成為必需品。最近,我和一個設計師聊天,他告訴我,他的公司在為其提供設計服務的客戶的部分空間內布置了休閑型合作區,但最終卻被拆除,原因是客戶無法在沒有桌子的環境中完成工作。人們需要表面。 一間沒有大桌子的建筑辦公室是不可思議的。您必須有放圖紙的地方!

        A meeting at Michael Van Valkenburgh Associates in downtown Brooklyn.

        位于布魯克林市中心的Michael Van Valkenburgh Associates公司會議。

        自適應表面

        有關家具的觀點:不是干這個用,就是做那個用。如果座椅不用來就坐,它就會變成桌子,如果桌子沒有當作桌子用,它就會成為椅子。我們登上Staten Island渡輪尋找桌子,這里幾乎沒有一個桌子。出于這個原因,我們無意中發現了談論桌子的理由,因為每個平坦表面——哪怕非常小——最后也被人當作桌子使用。這只是一個實例,它讓我們了解到公共場所的平坦表面是如何慢慢被擺放起各種雜物。

        Early morning on the Staten Island Ferry.

        Staten Island渡輪上的清晨。

        紐約市沒有很多公眾可以聚集并使用桌椅的地方。雖然有很多長椅和有著嵌入式長椅的野餐桌,但這些桌椅都是固定的,而且缺乏靈活性。如果配上可以四處移動的獨立輕質座椅,桌子會帶給使用者完全不同的體驗,但在公共空間您卻很難看到。紐約公共圖書館就是這樣一個優雅、非凡的建筑作品,它內部配有制作精良的家具,并且是少數幾個您可以看到人們只是坐在桌邊讀書的地方之一。也是在這里,我見過最漂亮的桌面電源插座蓋板,是用嵌銅制造的。當然,這種插座需要在桌子中間開孔!很多市面上的帶電源的大桌子都有電源開孔,不過在桌子中央開孔,桌子就不是原來的桌子。將桌子理解成不間斷的表面,這個想法要好得多。而且更令人愉悅。[桌面電源]還容易出現大量雜亂無章的電線,而且為電腦供電與您使用桌子的體驗毫無關系,它不一定非要出現在您的周圍視野內,因為您碰觸電源線就是為了把它插上。

        Unconventional surfaces in the Financial District.

        金融區的非常規表面。

        對于AGL,將插座托盤移至桌子的邊緣是為了在用戶的個人空間內提供電源接口,并且以直觀、舒適、實用的方式達到目的。如果電池和充電技術實現技術進步,并淘汰了插入式電源,我們就可以取消插座盤,但桌子依然有用。畢竟我們會一直要用桌子。

        The Rose Main Reading Room at New York Public Library.

        紐約公共圖書館的Rose主閱讀室。

        Surface observations at New York Public Library (left) and in Chintatown (right).

        紐約公共圖書館(左)與唐人街(右)的表面觀察。

        實現虛擬桌面

        有的人可以坐在咖啡店里寫論文或作文,對此我總是感到驚訝。就個人而言,我喜歡在辦公室里工作,我喜歡坐擁圖書的感覺。我喜歡我的辦公桌、電腦和工具。不過,對很多人來講,他們需要的就是耳機以及可以放電腦的平面。這種簡約精神值得欽佩,而且這種簡約與我們的身體和我們設計的技術息息相關。膝上電腦是個好東西,但它在并不能很好地在膝蓋上工作,它會發熱而且很不舒服。我們應該稱之為緊湊型桌面電腦,而不是膝上電腦,為了讓膝上電腦真正高效工作,您還是需要一個桌子。iPad是貨真價實的膝上電腦。

        Working outside the New York Stock Exchange.

        在紐約證券交易所外面工作。

        在某種程度上,當一個人坐在表面上,捧著iPad,她就隨身攜帶了自己的桌面。2003年我在荷蘭的Eternally Yours會議上聆聽了Bruce Sterling的講座。在談論到一個觀點時,他說,技術在不斷塑造我們,現在孩子們都會用大拇指按電梯按鈕了。我覺得他的想法很有意思。10年前,一個人捧著平板電腦或智能手機的姿勢可能很少見,但現在卻幾乎遍及各處。她沒有使用桌子,而是在創造自己的桌子。

        A desk scene and city view from the offices of Fast Company magazine in the new World Trade Center building.

        新世貿大廈里的Fast Company雜志辦公室的辦公桌場景與城市景觀。

        隨著技術或電腦物品的發展,因為界面的數字化,形式變得不那么重要了。您可以用各種方式塑造電腦,不過可能是因為保守的營銷驅動型設計團隊的原因,所有電腦看起來都非常相似。 家具外形的驅動因素更多源自與身體的關系。您很難隱藏一把座椅,而且有些人也曾嘗試過。 如果事物具有特定的高度或尺寸,以及特定的比例,您就會知道它們是什么,而且您會使用這些事物。即使沒有采用給定目的的設計,即使就是街邊的一塊石頭,我們都會自我調整,將其充分利用。

        Director Sebastian Silva at home in Fort Greene, Brooklyn.

        導演Sebastian Silva在布魯克林Fort Greene的家中。

        Student Thelonious Goupil reads at a public space on Wall Street.

        學生Thelonious Goupil在華爾街的公共空間讀書。

        1024手机看片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