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
      2. <strong id="isaep"></strong>

        <strong id="isaep"></strong>
        <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3. 完美平衡的感受

        拋開那些天花亂墜的宣傳、故弄玄虛的行話和所謂的趨勢。想設計一個有效的工作空間,其關鍵在于一個如生命一般恒久古老的概念:平衡。


        撰稿人: Drew Himmelstein

        插圖作者: Daniel Carlsten

        WHY Magazine - A Well-Balanced Feel

        憑借現有的所有移動技術和數字技術,建立辦公室似乎不難。需要使用大型電腦主機或笨重的歸檔系統不再是設計工作場所的考慮因素。員工的筆記本電腦和智能手機即可儲存他們工作中需要用到的大部分內容。人人都需要的是就座空間——可以是多人共享的公共座椅,也可以是獨自工作的專用坐席。

        但事實證明,明明應是簡單的事情結果卻并不簡單。員工們需要的不僅僅是一張辦公桌:他們希望自己整日里呆著的地方應是一個令人振奮的場所,有助于他們實現目標、 促進自身的認知和身心健康、在工作中能夠全神貫注并且能夠富有成效地與同事進行互動。然而,在考慮如何為自己的員工設計一個具有實效性的現代化辦公室時,有些公司卻面臨了一系列日新月異又自相矛盾的選擇。

        事實上,只要對辦公室設計文獻稍加研究,人們就會發現一種對員工及員工需求的草率觀點。比如,一本刊物鼓吹,辦公室遷入以移動性為先的“自由地址”類工作環境的優點?1,而另一本則提倡給員工分配小隔間,實現穩定性?2。在讀到“開放式辦公室的崛起”時,您剛剛點頭贊同?3,沒過多久又對“隱私危機”即將到來的警告表示認同?4。您將看到文章介紹,企業應如何從使用安全的臺式電腦大膽地跳躍至配備筆記本電腦;而后,另一篇報告則建議:“大部分X代和Y代的專家們認為,到2020年,員工最重要的聯系設備將會是智能手機[或可穿戴設備]?5。”在探尋如何論證有關人類、技術及工作空間的最新理念時,人們清晰地發現,這些見解并非根本性變革,而更像是在不同觀點間的搖擺不定。

        退一步說,員工和他們的需求似乎不太可能每年都發生如此巨大的改變。一年前以協作驅動、熱愛敞開式辦公的員工,一年后會突然變得內向,需要在安靜、不被打擾的小隔間內辦公?

        現擔任斯坦福大學設計院創意總監的Scott Doorley表示,這不可能。他曾與Scott Witthoft合著了鼓勵創造性的設計指南《Make Space》

        “員工們的需要始終如一,”Doorley表示。他列出了一系列工作場所需求,并稱時代變化但這些需求大致將保持不變。“人們需要歸屬感,需要私人空間,需要自主區域,需要地方擺放物品。”

        Views of the flexible spaces within the Hasso Plattner Institute of Design at Stanford, or

        斯坦福大學Hasso Plattner設計院(通常被稱為“設計學院”)的可變空間場景。
        (由Noah Webb提供圖片)

        Herman Miller的Global Work創意總監Greg Parsons表示認同。“我們發現,總試圖預測下一次趨勢的行為毫無意義,因此我們轉而關注那些不會改變的方面——人類驗。”Parsons 補充道:“我們針對人類運行體系進行設計。”

        顯然,工作環境中的“人類運行體系”具有一些相當特殊的要求。研究工作場所中人力激發問題的美國羅徹斯特大學心理學教授Edward L. Deci說:“人們需要水或氧氣,這點無可爭論。“不僅僅我們的身體有需求,我們的精神同樣也有。”

        在建立以人為本的工作場所時,Herman Miller采用了Living Office的新方法。作為開發Living Office的一部分,Parsons和他的團隊吸收了從亞里士多德到馬斯洛、再到更近代的 學者們一千年來對于如何在工作中激勵員工的見解。他們發現,員工們需要安全感、歸屬感、自主意識、成就感、地位并要有明確的目標。

        Deci指出,這歸根結底在于如何激勵個人。他表示,為了以健康且富有成效的方式引領世界,人們必須在工作中有競爭意識、同他人的關聯意識以及自主觀念。他肯定道:“研究表明,人們體會到工作場所中的自主意識后,他們的表現會更出色。自主行動的個人在心理上更加健康。”

        但是,當工作環境中擁有多種不同類型的工作、需要由不同性格的員工執行時,能否實現心理健康?這點似乎依然很難做到,因為在不同的時間,即使同一個員工的需求也不盡相同,有時他們需要安靜和專注,有時他們需要活力,有時他們需要專注于協作。在這些看起來相互矛盾的情況中,有沒有可能找到共通之處?

        據Parsons說,答案就在于平衡。

        最有效的辦公空間可支撐種種平衡的工作環境,進而也可在人們的心理需求與完成工作的需求之間達到平衡。“完全開放的辦公室并無效率。”Parsons表示:“而我們以往擁有的封閉式辦公室也缺乏效率。我們需要的并非是要在開放性和封閉性中決一雌雄,而是要二者恰如其分地結合在一起。我們需要平衡諸如正式和非正式、一致和適應、統一和多樣之類的因素。”

        由于人們在同一個辦公空間內從事著多種不同類型的項目,想要實現并保持完美平衡并不容易。為完成月度銷售目標,干勁十足的團隊要經常性地進行電話銷售,他們對于工作空間的需求與努力破解復雜編碼問題的程序員不同,與通過視頻會議集思廣益尋找客戶解決方案的咨詢公司也不相同。

        但據Parsons所述,通過在一間辦公室內結合不同的工作環境,公司就能夠平衡所有員工的需求。“如果您能夠明白如何平衡人與工作,比如知曉何時需要一致性、何時需要適應性,或知道何時工作中需要開放式空間或何時需要封閉式空間,然后您就可以開始為從事那些工作的人建立一種涵蓋不同空間的平衡。”

        不同于大量的老式小隔間或保守的開放式平面設計,Parsons和Living Office團隊設想的是一個混合不同工作場景的平衡式辦公室。這種辦公室能讓員工和團隊按照從事的工作或希望的工作成果進行選擇和自主移動,從而滿足工作日中的不同需要。

        Herman Miller的團隊設計了十種不同的工作場景,每一種都可按目的、特性和活動進行優化,分別配備這些工作場景,即可創造出完整的辦公室環境。例如,Haven (避風港)是一種私人空間,有助于專注地工作,或僅是提供放松空間。Hive (蜂巢)與共用工作空間沒有什么不同,它鼓勵個人在非正式的反饋和協作中工作。Clubhouse (俱樂部)提供不同類型但彼此鄰近的工作區域,為團隊共同工作提供基礎。

        O+A建筑師事務所的負責人Primo Orpilla說道:“有時候您需要休息、有時您需要社交、有時您需要一點學習時間、有時您需要在沙發上獨自休息一會。”O+A曾為領先的科技公司設計辦公室,其中包括Facebook、Yelp和AOL。

        該公司使用“拓撲結構”這一術語描述在一個工作場所中刻意設計的不同場景。

        Orpilla指出:“人們普遍遵循慣例,而按照當天任務的不同,他們又有所區別。”在某一天,一個人可能會喝一杯咖啡開始一天的工作,另一人則可能與同事閑聊幾句,而第三個人可能立即投入到關注某個大項目。他補充道:“我們希望確保您總能找到一個符合您當日心情的空間,來完成所有需要做的工作。”

        “ 完全開放的辦公室并無效率。而我們以往擁有的封閉式辦公室也缺乏效率。我們需要的是二者恰如其分地結合在一起。”

        — Greg Parsons

        The O+A-designed offices of Cisco, Yelp, and Open Table (clockwise, from top). (Photos by Jasper Sanidad)

        由O+A設計的Cisco、Yelp和Open Table辦公室(順時針自上而下)。
        (由Jasper Sanidad提供圖片)

        O+A設計的辦公室擁有寬敞的開放式區域,但也配有許多靈活的小型會議室、休息室、電話間、社交區,并且在走廊里設有臨時會議的立式桌子。Orpilla談到,舊式經驗法則認為每20名員工應擁有一間會議室,但O+A的辦公室的每五到七名員工則能擁有一間會議室。員工們不必集中起來預訂一向搶手的會議室,他們可以選擇隨時聚集幾個人進行協作。

        此類動態辦公空間正逐漸流行起來,特別是在硅谷,這里以配有沙灘排球場和按摩房的辦公園區而聞名。但即便在此類看起來先進的環境中,保持平衡依然至關重要。您設計了一個鼓勵互動的空間,但人們若開始從家中辦公以獲得一些休息時間,這必將是種失敗的設計。辦公室中可以配備世界上所有類型的乒乓球桌,但如果員工最終決定外出去星巴克舉行小型團隊會議,辦公室就對他們無用了。

        最重要的是,員工們必須信任辦公室的設計,并且能夠選擇如何使用辦公室。

        《Make Space》的合著者Scott Witthoft補充道:“假設您可以在任何地方干自己的工作。我們在自己設計的空間觀察到的其中一件事是,它真正的好處在于創造一種偶然情況,人們能夠偶遇彼此、互相交談并交換意見,如同在大街上行走一般。”

        Parsons所述的這種偶然性互動在今天的辦公室中彌足珍貴。

        Parsons談到:“在50和60年代,我們基本上是把人們排成隊,然后給他們下達任務。他們是信息的流水線。工作總是按照固定的流程不斷重復,工廠正是這一模式的典范。”“而今,創新是新觀點和創造力,有著重要意義。員工管理方式大為不同。您需要培養自由和改變,以及多樣性。”

        從設備和維護的角度出發,在整個辦公室里只安裝同一系列的辦公桌或小隔間的方法應對公司更有吸引力。這些設備可以一次性采購,并且便于維護。但Parsons認為,事實上,在單一空間內配備不同類型的工作環境更有效率。

        他說:“我們曾為工作空間中的每個人配備了個人隔間,但70%的隔間是空的。我們發現人們喜歡四處走動,而不喜歡擁有一個約束他們的具體空間。”他認為,只有得到充分利用,空間才更合算。他補充道:“為人們提供他們真正想要和重視的東西,可節省您的開支。”

        Designed by O+A, Cisco's San Francisco offices offer a varied

        由O+A設計的Cisco的位于舊金山的辦公室為員工提供了可變的“版式”。
        (由Jasper Sanidad提供圖片)

        而在競爭領域,有吸引力的彈性工作空間在另一個方面支撐著最終費用:它們可吸引員工并提高留任率,Orpilla如是說。

        Orpilla表示:“人們喜歡呆在這些環境中。”

        最重要的是,相對于統一的小隔間或開放式辦公臺,平衡的工作空間能夠滿足的需求遠超前者。Parsons認為老式的整體模式“平均有余、個性不足。”

        這是許多辦公室設計犯下的錯誤:它們試圖為所有員工或所有團隊找到單一的設計解決方案。但平衡并非一大堆的需求簡單相加然后找到最佳的平均值,而是在于打造多樣性。

        Doorley說:“我親眼所見,混合多種極端情況遠比試著找到合適的折中方法更加成功。”

        在某種程度上說,公司能夠真正開始以人為本地進行設計,而非以設備或硬件為本,這是數字時代的奢侈之處。如果生物學課堂教了我們什么知識,那應是所有生命體都需要平衡。 

        1. Meghan Edwards,“什么才是移動工作場所中的可靠設計(What Is Authentic Design in the Mobile Workplace)?”,2014年11月11日刊《室內設計》。
        2. Jonathan Mahler,“出版業美麗新世界興起小隔間設計(Cubicles Rise in a Brave New World of Publishing)”,2014年11月9日刊《紐約時報》。
        3. Marti Trewe,“開放式辦公概念當真優越?也許是,也許不是。(Is the open office concept really superior? Maybe, maybe not)”,2014年11月5日刊《美國天才(The American Genius)》。
        4. Steelcase,“隱私危機(The Privacy Crisis)”,《360 雜志(360 Magazine)》,第68期。
        5. Cisco,“連接世界的技術2014年報告(Connected World Technology 2014 Report)”,Cisco Systems, Inc.,2014年11月。?
        1024手机看片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