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
      2. <strong id="isaep"></strong>

        <strong id="isaep"></strong>
        <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3. 反思教室

        設計用于確保主動且高參與度教學氛圍的空間

        Download PDF  (215 KB)

        一群坐在Eames椅子上的學生在學習時聚集在筆記本電腦周圍。

        教育工作站、研究人員和學生都在不斷發現協作、主動且高參與度教學的效益和優勢。支持已遠遠落后于時代的教學方法轉變的教室空間。通過反思教室體驗,我們可以大幅最大化學習機會,并且創建有意義的體驗。

        “學習并非一項觀賞性運動…[學生]必須討論他們所學的東西,將其寫下來,并且與過去的經驗建立聯系,應用到他們的日常生活中。他們必須將學習內容變為他們本身的一部分。”—Chickering和Gamson

        為了確保成功的教學結果,最重要的步驟可能是吸引并保持學生的參與。德克薩斯州立大學奧斯汀分校的《社區大學學生參與調查(CCSSE)》預測,只有一半的社區大學學生會在第二年繼續返校學習,許多學生甚至在第一個學期結束之前就走了。每年,CCSSE都會對學生展開調查,以確定減員的原因,并且尋找各種解決方案,以滿足高風險學生的需求。CCSSE測量的基準指標包括所表現出來的主動和協作學習的水平。

        在《Change》雜志中,一篇關于高等教育協作學習的文章展示了協作學習和教學方法的各種收益。“采用競爭學習方法取得50分的學生,如果采取協作學習方法則可得到69分;而采取個人學習方法取得53分的學生,如果采取協作學習方法則可得到70分。”在調查中所用到的測量指標包括知識獲取、接受、準確度、解決問題的創新能力以及更高水平的推理。這些都是標示著成功教學和高品質大學體驗的結果。

        從National Training Laboratories概述學習金字塔的圖表。

        國家培訓實驗室進行的一項調查研究發現,教學方法越主動,接受率就越高。——摘自《The Learning Triangle:National Training Laboratories》 ? mindServegroup 2005

        我們的認知

        教室設計影響互動水平和參與度。參與度和主動的學習可提高接受率。

        2000年國家培訓實驗室進行的一項調查研究發現,通過講課講授的信息,接受率僅有5%左右。相比之下,討論組的接受率達到50%,而親身實踐的接受率則可達70%。如果學生去教他人,則接受率更高,可達80%。

        希臘哲學家Sophocles在公元前15世紀就已經知道這個道理,當時,他寫道,“我們必須通過親身實踐來學習知識;否則,雖然你認為你懂了,但是,如果你不嘗試,你都沒有把握。”這種古老哲學中所蘊含的智慧在Herman Miller最近在埃斯特雷亞山社區學院(EMCC)所進行的一項調查中也得到體現。64%接受調查的學生說,“通過實踐學習”是他們最喜歡的學習方式。

        加利福尼亞大學洛杉磯分校榮譽教授Alexander Astin認為,主動學習教室中,需要實現教學的轉變。老師應該更少關注他們自己做什么,而更多去關注學生做什么。老師們注意到學生的積極程度,以及他們投入到學習課程的時間與精力多少。“學生參與度,”Astin說道,“成為了老師的關注點,而非教學資源或技巧。”

        Astin繼續提到,這個時候,積極性開始發揮作用。激勵學生并且吸引學生成為了老師關注的焦點。這表明,傳統的教學方法正在發送巨大的變化。

        教室設計可幫助培養終身技能,并且發揮超越教室范疇的作用。自主學習和協作解決問題是成功的根本技能。

        學生如何掌握學校以外的至關重要的終身技能。社區大學創新聯盟指出了21世紀學習者的各種成果。這些成果包括溝通技能、多樣性和多元主義、批判性思維和問題解決、人際交往能力,包括團隊合作、關系管理、沖突解決方案、工作場所技能以及用于變革管理、學習的個人技能和個人責任。

        根據EMCC教學中心主任Roger Yohe的觀點,“關鍵并非學生知道什么,而是他們運用他們的知識做到什么。通過團隊協作,你會遇到很多現有的社會規范。你不會遇到在指導性教學中可能會遇到的不當行為或干擾。各個小分組會保證他們的成員遵守規則。這是一種社區學習方式。學生首先會咨詢他們同組的成員,然后才會去問老師。”

        教室設計可通過正式和非正式方式提高學生與教職工的互動水平。

        當老師可以自由地在教室內走動,輕松與正在努力學習或思考問題的學生建立聯系,那么,互動的水平會顯著提升。Astin認為,與教職員工的頻繁互動通常與“對大學的滿意度(相比任何其他類型的參與)”更加密切相關。與老師進行互動的學生更加可能對他們的整體大學體驗表示滿意。學生與教職工互動越多,結果就越好。

        無論物理還是心理上,舒適的教室都可提升幸福感,保持注意力,并且限制分心的情況。

        舒適度是一種無法量化的現象。但是,我們知道,人們感到不舒適的時候,他們就會分心。溫度、照明和家具等在人們的舒適度感覺中都發揮著一定的作用。心理舒適度同樣重要。令人感到壓力或沒有吸引力的環境會影響可能出現的學習深度。

        Herman Miller已對工作場所的舒適度效果進行了深入研究。研究結果顯示,讓人們對其周圍環境獲得一些控制感可增加幸福感覺。如果提供了符合人體工學設計的家具和工作區域,他們保持注意力和完成任務的能力就得到提高。在一定程度上,舒適的環境可清除分心因素,從而確保完成工作或學習任務。

        埃斯特雷亞山社區學院教職工的回答明確表明,相比傳統的教室,學習工作室可提供更加積極的環境。

        學生人群中的多樣化不斷增加。對于大學來說,其挑戰在于創建足夠靈活的教室空間,確保其適應這種多樣化,并且改善所有學生的學習體驗,無論他們的背景和教育目標如何。

        來自Estrella Mountain 社區學院的教職員工對首選教室環境的回復。

        埃斯特雷亞山社區學院教職工的回答明確表明,相比傳統的教室,學習工作室可提供更加積極的環境。

        結論

        教室設計的目標是豐富學術、心理和社會學發展。對于老師和學生來說,該類空間的設計應該善于發現偶然因素,并且避免規定和限制的行為。學習空間的設計應該提高參與度水平,培養活躍主動的教學氛圍,并且支持高等教育機構的教學目標。

        挑戰

        如果主動學習和協作學習與教學比講課方式和個人學習方式更加具有效率,教室環境為什么不轉而支持這些學習方式?如果以老師為主的競爭型環境會導致更低的接受率和更高的減員率,那么,為什么學生們要繼續坐在固定的桌子旁邊?——“成排的士兵”,如某個社區大學教授所述——而不是按照多個小組安排在桌子旁邊或者圍成一圈坐著?教室空間為什么還沒有升級,以支持活躍的教學和動態學習方式?

        回答這些問題的難處在于,在現實生活中,各大院校必須協調許多不同的元素。其中包括研究學習和教學方法以及文化和社會學趨勢,了解老師、學生和管理者的需求,并且確定如何以最佳方式在校園的學習空間內實現所有利益相關方的共同目標。

        如希望成功解決打造參與型和主動學習環境的挑戰,則需要協調一致的愿景、設計和實施,而這些由一支專業的團隊將各種人才和專家集合起來,努力開發創新的解決方案。

        解決方案

        對于打造可培養參與型和主動學習與教學環境的協同工作范例,請參考EMCC的案例。EMCC位于亞利桑那州鳳凰城西區,是美國最大的社區大學學區馬里科帕社區大學學區成員之一。

        由于即將開始一個重大建設項目,EMCC的領導層召集了許多講師、學生和職員來幫助確定新的創新型設施所應該滿足的各項需求。Herman Miller及其本地經銷商Goodmans Interior Structures受邀參與該團隊,以負責開發整體的學習體驗。

        這個團隊整合了廣泛的經驗和背景。目標只有一個:超越教室設計的傳統思維。作為他們初步工作的一部分,他們對教職員工進行調查,以了解他們用于教室教學的方法。教職員工將“創建論壇以促進學生/老師進行開放且自由的對話”選為他們最常用的教學方式。緊隨其后是“提供教學激勵并促進發現”。

        為了滿足這些需求,團隊采用了3個原則來指導他們的設計思路:

        1. 學院有能力創建可幫助學生成功并推動教學與學習的空間。

        2. 創建新的空間可允許學院滿足學生和教職員工不斷變化的需求和期望。

        3. 學習空間不能限制或預先規定特定的教學或學習風格。

        團隊所面臨的主要挑戰在于重新思考教室空間,因為這些空間會最直接影響學習和教學方法的預期變化。教室空間的設計如何支持協作型主動學習,吸引學生和教職工,為學生和教職工提供互動方式,并且挑戰和支持學生?

        很明顯,我們無法通過現有教室模型的增量變化來獲得這些問題的答案。“學習工作室”的概念思維不僅描述了其物理空間屬性,還闡述了向參與型學習和教學思維模式的轉變。

        該團隊初步創建了兩個學習工作室原型。最初這兩個空間的設計和建造從規劃到創建花費了大約2個月,但是,這個試驗為EMCC提供了其所需要的模型,以確保從傳統教室空間向學習工作室的轉變方向。

        在該學習工作室完全投入使用之后幾個月,Herman Miller對在其中教學和學習的EMCC教職員工和學生進行了調查。Herman Miller希望將傳統教室與學習工作室進行比較。調查方法包括由學生和教職員工組成的焦點小組、教職員工訪談和管理人員訪談。此外,還對學生和教職員工進行了在線量化調查。

        在體驗了學習工作室之后,學生和教職員工都給出了非常積極的反應。尤其是教職員工,他們非常欣賞學習工作室,并且將其看作是更好實現體驗性、構建主義學習的典范。

        互動與參與度水平

        學習工作室所固有的靈活性可支持多種教學和學習風格。由于沒有規定的設計,老師可以自由進行授課,或引導討論,或促進小組學習或親身實踐學習。

        可移動的Intersect組合桌子和Caper椅子可讓學生和老師更加輕松地安排教室,以確保其適用于特定用途和偏好。在同樣的空間內,可以配置一圈椅子供全班討論,或者安排6張桌子進行小組項目,以支持不同的學習和教學風格。

        Intersect組合移動展示產品可移動到任何需要的地方。更大的白板可快速將單個較大空間劃分為多個更小的小組區域。

        整個空間中的無線接入可允許學生帶著他們的筆記本電腦自由移動到他們想要的地方。使用筆記本電腦替代桌面電腦增加了參與度水平。學生頻繁互動,并且更加開放分享信息,很大一部分是因為他們不再被限制在或隱藏在電腦屏幕后面。

        因為工作室可培養直接且會話式的關系,它們可幫助避免傳統教室相關的被動性與孤立性。

        參與預期和責任

        學習工作室的動態和適應性屬性增加了少許驚喜特點。該空間的機動性所創造的各種意外機會,也轉化成為課堂在任何日子所可能呈現出的一派清新景象。與此相反的是桌椅成排的傳統教室的可預測性和非機動性。

        EMCC的教職員工對學習工作室通過小組活動所培養的獨立性方式給予了正面評價。在跟進調查中,他們還列舉了容納各個分組的充足空間、重新配置家具和空間的靈活性、以及展示信息的能力等各種優勢。教職員工還高度評價了該空間引導學生親身實踐進行學習的能力。老師與學生在打造學習環境中都起到了同樣重要的作用。

        EMCC的Roger Yohe與教職員工探索他們如何能夠在學生當中培養參與度并建立責任心。“我們需要更少地專注于演示,而更多地關注學生學習。這才是主動教學。我們的工作是向學生展示如何應用理論,而不僅是傳授理論。但我們給學生提供學習工具,他們知道,他們應該以負責任的方式使用這些工具進行學習。”

        學習工作室還改善了互相之間的幫助與支持。相比傳統的教室,學習工作室可允許更輕松、更少壓力的分組協作,同時依然保留學術挑戰。在接受調查時,學生們說,他們開始自行組成學習小組,或者會更多向同學求助,因為互動和參與成為了自然的行為。

        學習工作室設計還幫助建立了認同感和歸屬感。學生們說,在學習工作室中,桌椅面對面的布設方式讓他們更可能在他們的桌子上進行彼此介紹,并且討論任務或分享問題。

        超越教室的生活與工作技能

        學習工作室的設計特意培養一種團隊合作氛圍,在這種氛圍中,經常會出現問題解決和關系管理等要素。大桌子替代個人課桌、有機的空間安排替代線性的空間、基于討論學習對比講課式教學方法——所有這些都可以提升溝通技能、團隊合作或關系管理。

        每個學生在課堂上都是一個領導者,以支持小組工作、協作和試驗。老師并非唯一的領導者。“將老師的區域去中心化”是EMCC教職員工描述學習工作室設計的一個特性。學習工作室還將老師的角色去中心化。當學生離開校園時,給予和接收將是一個至關重要的體驗,而教職員工在培養這種體驗時發揮著重要的作用。

        在調查中,學生們評論了該空間的設計如何影響自助學習:

        • 在小組活動中促進更高的參與度;
        • 幫助創建一個更支持發言和參與討論的環境;并且
        • 幫助提供技術接入,以支持研究和動態學習活動。

        通過正式和非正式方式互動

        對于EMCC的許多學生而言,與教職員工的互動機會主要在教室里面。通勤和工作與家庭的需求意味著,許多學生來上課,然后就會離開校園,所以,發生在學習工作室內的教職員工/學生互動至關重要。

        傳統的教室配置會形成一種隱性層次結構,其中,外向且自信的學生會坐到前面,并且獲得更多個人關注,而內向羞澀的學生會坐在后面,避免與老師和其他學生互動。學生們說,他們會更加自然參與討論,因為學習工作室的布局采用非正式的方式。但教室更加具有協作氛圍,并且老師可以自由走動,交談會話就更輕松。

        設計考量還包括教職員工與學生之間的一對一交流機會。Celeste軟座椅、Covey凳子和Resolve站立式工作桌面為個人談話和更小規模的會話創建了適當的空間。

        心理和物理上的舒適度

        由于擁有許多社區大學,EMCC擁有很大比例的輟學高風險學生。這包括一群第一代大學進修學生,他們許多都沒有得到多少家庭支持。許多學生也只有很少的正式教育體驗,或者在離開正式教育之后多年再被錄取到社區大學。打造一種歡迎、形成并且提升幸福感的環境,可幫助進行艱難的過渡,并且影響他們取得成功的結果。

        學生們的調查回答表明,學習工作室的氛圍吻合他們對高等教育的預期。其中的家具裝飾和環境向他們傳達了一種傳統教室所沒有的專業精神、信任和價值。他們獲得了這樣的印象:我們受到大學的尊重和重視。學生將學習工作室描述為“熱情”且“輕松”。由于社區大學所面臨的學生減員問題,這些積極的印象可幫助降低輟學率。

        身體舒適度同樣重要。在學習工作室內的產品均經過良好的人體工學設計,以確保舒適度和支撐。例如,學生們認為,Caper椅子很舒適,并且不會限制他們的背部,即使在課堂上坐了兩個小時。

        學習工作室的開放型設計創建了更舒適的環境。學生們覺得,他們可以放好他們的物品,并且移動他們的椅子。教室的配置也各異,并且整個空間中會使用各種展示工具。學生們不用很費勁就可以看到相應的內容,也不會感到太近或太遠,這在傳統的教室配置中是無法實現的。教職員工認為,寬敞的空間和家具配置可幫助他們在教室內自由走動,無需在狹小的過道中擠來擠去。

        將自然環境的特性整合到學習工作室也是設計目標之一。一系列形狀、圖案、顏色和軟硬表面為空間注入了差異性和驚喜,并可幫助打造刺激學習的空間環境。Intersect組合的蝴蝶桌擁有一個柔軟的外形,與方形桌子形成很好的互補。Resolve屏風為工作室的結構部分增添了更軟的元素。某些工作室還設置有軟坐席,以促進學生與教職員工之間的一對一互動。

        在EMCC,最初只建造了兩個試驗空間,但是,最終我們在校園里又建設了22個學習工作室。基于現階段取得的成果,對現有空間的改造和更新繼續進行中。但是,對于這些新型學習工作室,激進的靈活性依然是主要的設計原則:空間、家具和技術都可隨時變化。這種靈活性不僅讓教室更具適應性,還通過創建體驗式動態學習空間增進了學生和教職員工的參與度。

        EMCC管理人員這樣說:“不錯的設計可以為您解決問題。如果我們教室空間的設計不允許老師和學生以有意義的方式互動,那么,為什么要來EMCC呢?我們需要成為教學和學習的倡導者,以確保我們的設施成為真正的學習空間。”

        EMCC、Herman Miller和Goodmans之間的合作成功打造了解決問題的協作方式,進而規劃并設計出高效的學習工作室。這也證明了一個多樣化的創新團隊如何通過分享經驗、創意和參與來取得成功的結果——這與學生和老師在學習工作室中的體驗并無不同。

        參考資料

        Astin, Alexander W.,“學生參與:高等教育的發展理論”,《大學學生發展雜志》,1999年9月/10月,40 (5),第518-529頁。

        Chickering, A. W. 和 E. F. Gamson,“ 大學本科教育最佳實踐7個原則”,美國高等教育協會,公告39(7),第3-7頁,1987年

        《社區大學學生參與調查》,“2005調查發現”,執行摘要和調查結果,www.ccsse.org, accessed 7/24/2006

        埃斯特雷亞山社區學院,規劃和機構效率辦公室,“2005年夏季教室設計學生焦點小組與調查”,2005年7月19日

        Fisher、Kenn、Tony Gilding、Peter Jamieson、Peter Taylor和Chris Trevitt,“新學習環境設計的處所與空間”,《高等教育研究與發展》,19 (2),2000年7月,第221-237頁

        Herman Miller, Inc.與D. Deasy, Inc.,“激進的靈活性與EMCC的學習工作室”,研究報告,2006年5月

        Herman Miller, Inc.內部研究報告,2006年

        Herman Miller案例分析,埃斯特雷亞山社區學院,2006年,www.m8929.com

        Johnson、David W.、Roger T. Johnson和Karl A. Smith,“協作型學習重返大學:有哪些證據證明其行之有效?”《Change》,1998年7月/8月,第27-35頁

        Leach、Linda和Nick Zepke,“整合與適應:學生保留和成就難題的解決方法”,《高等教育學院和SAGE出版刊物》,6 (1),2005年,第46-59頁

        馬里科帕學習交流中心,“學習工作室:適用于新一代學習空間的激進靈活性”,www.mcli.dist.maricopy.edu/mlx/ slip.php?item=1797, 2006年6月27日訪問

        國家應用行為科學培訓實驗室,“學習三角:不同學習方法的接受率”,Bethel、Maine,2005年

        O’Banion、Terry,“學習大學:學習者和學習均為中心”,《Learning Abstracts》, 2 (2),1999年3月,2006年6月22日訪問:www.league.org/publication/abstracts/learning/lelabs9903.html

        Oblinger、Diana G.,“激進的靈活性和學生成功:Homero Lopez訪談”,《Educause Review》,2006年1月/2月

        Wolf、Susan J.,“基于項目學習的設計特征”,2002年,www.designshare.com/ResearchWolff/Wolff_DesignShare_3_7_02.pdf, 2006年7月27日訪問

        Yohe、Roger,電話訪談,2006年7月31日

        1024手机看片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