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
      2. <strong id="isaep"></strong>

        <strong id="isaep"></strong>
        <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3. 自然為本的設計

        新環保概念

        Download PDF  (521 KB)

        結合LEED指標和各種基礎生態元素,即可打造長久可持續性的建筑環境,高效節能,同時還可以激勵在其中工作的員工。通過采用成熟的技術創造將我們與我們自然本能相聯系的室內裝飾,設計師們可打造能幫助員工獲得更好感覺和工作體驗的空間。

        Rosalyn Cama是Cama, Inc.的總裁,該公司主營業務為室內規劃和設計,并且在循證設計方面造詣頗深。當她與A&D團隊討論“綠色”建筑設計的未來挑戰時,她喜歡講述她如何在紐約通過一項展示試驗召開全國代表大會的故事。

        “在我的醫療保健設計世界里,”Cama說道,“最重要的目標就是減少壓力。所以,面對約700名設計師聽眾,我說,‘想象你最近的高壓力體驗。如果你能逃到世界的某個地方來幫助你緩解焦慮,你會去哪里?’在給他們一點時間思考之后,我要求他們考慮能夠讓他們感到平靜、獲得幸福感的環境、功能等元素。”

        “然后,我要求他們舉起手來,如果他們所想到的地方是一個室內、人工建造的環境的話。沒有任何人舉手。聽眾中每個人都僅想到了戶外的空間。從那時起,在過去13年里,我無數次重復這個試驗,就有95%的人會想到室外空間。”1

        對于Cama的專業同事Betty Hase來說,這些結果完全在意料之中。Hase是Herman Miller的高級知識和應用主管。作為長期的“親生命”設計支持者,Hase創建各種“整合親生命環境選擇、環保偏好和人類和環境心理和感情聯系創意”的人工建筑環境,她認為,我們已經幾乎能夠踐行自然為本的設計,建設具有強烈經濟和環境收益的項目。根據她的看法,對于綠色設計運動來說,在人工建筑環境內模擬人類喜歡的自然棲息地是合乎邏輯的下一步。

        “您可能設計了完全符合LEED標準的可持續發展建筑,但忽視了人類與自然接觸的需求,”她說道,“真正厲害的是,你同時做到兩個方面:打造節能空間,同時整合各種自然功能,幫助人們獲得舒適感和激勵感,在他們工作、學習和療養的地方獲得真正的生機活力和參與感。并且,這些都可以應對壓力。”

        自然的景觀

        親生命設計理念產生于幾十年前,主要響應生物學家E.O.Wilson的著作《Biophilia》而生。“Biophilia”字面的意思是“對生命的熱愛”,但是,Wilson和耶魯大學教授Stephen Kellert將這個理念進行了延伸,使其包含了基本人類需求,并且,這些需求通過與自然界的聯系得到升級演變和滿足。2

        與該理念相關的理論是,因為我們從非洲大草原演變進化而來,那里的景觀依然是人類首選的自然棲息地,無論其國家或文化狀況如何。雖然我們絕大多數人在人工建造的環境中生活和工作(并且,越來越多地在這些環境中玩耍),我們依然在尋求遠古景觀的各種關鍵特征,以幫助生存并且改善我們的幸福感。

        神經滋養

        越來越多的研究表明,以自然為本的設計能夠減緩所有人工建造環境中的壓力。《國際環境衛生研究雜志》在2011年的一份評論結合了來自不同專業的調查結果,以開發12種特定的“循證自然接觸建議”,以“創建健康的空間”。其中包括:

        • 規劃景觀用地
        • 維持康復花園
        • 歡迎動物進入室內
        • 使用明亮自然光進行室內照明
        • 提供清新的室外自然景觀
        • 展示自然攝影藝術和逼真的自然藝術3

        除了健康收益之外,有證據證明,以自然為本的設計也可以改善注意力、學習和認知功能。多項研究分析了自然接觸的影響,對此,先鋒環境心理學家Rachel和Stephen Kaplan首次將其定義為“注意力恢復”4——“在一段時間的緊張工作之后恢復腦力的能力。”5Kaplans和其他科學家進行的后續研究表明,與自然界的接觸,哪怕只是通過窗口進行遠觀,也可以改善認知功能。6

        例如,在最近對于“精神疲勞”對象的研究中,在他們完成認知需求任務之后,給這些研究對象展示6分鐘的“恢復性圖像”(自然景觀的照片),相比那些在同樣時間內觀看城市圖像的研究對象,他們可以獲得更快的反應時間,作出更多的正確反應,并且,擁有更好的整體記憶力來進行回想。7在診斷為注意缺陷多動障礙的孩子中也進行了類似的研究,經過測試,孩子們在樹林里散步之后要比在城鎮中散步之后執行注意力任務的效果更好。8

        同時,測量腦力活動的新儀器也從其他方面證明,自然環境和人工建造環境會對認知功能產生不同的影響。研究人員使用功能性磁共振成像(fMRI)來查看研究對象的大腦在觀看自然或城市景觀圖片時的激活模式,并且發現,這兩種圖像會激活大腦中截然不同的部分。此外,使用“眼睛位置探測器系統”進行的測量發現,觀看自然景觀時,“眼球注視”的次數少于觀看城市景觀時的次數,這也表明,前者阻礙“大腦抑制通路”的可能性更低。9

        換而言之,相比你觀看自然景觀的時候,在觀察城市景觀時,大腦不得不更加努力去過濾不重要的信息。這種現象的親生物解釋假設,人類的神經系統經過不斷進化來響應自然界“不規則的”幾何圖形,你可以看到的不同程度的重復復雜形狀,例如雪花、葉脈和樹木以及河流的分叉。我們的大腦會對這些自然形狀作出響應,以作為一個“背景”,而人工建造環境中更簡單、無比例的立體形狀則會突顯出來,吸引著我們的注意力。這就是自然對我們產生的再生效應,而數學家Nikos Salingaros將其稱為“神經滋養”。10

        經濟學和生態學效益

        隨著研究人員公布更多與自然為本設計關聯的硬數據,指出更多優勢,例如,提高治愈率、更好的認知表現以及更好的學習理解,親生命設計的經濟學效益也變得更容易量化測量了。在2012年公布的研究對象綜合白皮書中,環境咨詢公司Terrapin Bright Green指出,“將自然整合到人工建筑環境中并非是一種奢侈行為,而是一種良好的健康和生產效率經濟投資,并且,這一切均基于研究證明的神經學和心理學證據。”11

        在將成熟的親生命設計效果應用到紐約市經濟活動中之后,作者發現,“為許多紐約市辦公室職員創建親生命工作環境之后,會帶來價值超過4.7億美元的生產效率回報,”同時可以確保該城市公立學校的所有孩子都擁有充足的自然光,“可重新利用遭到浪費的納稅人金錢2.97億美元,并且節省由于缺課而導致的父母工資損失2.475億美元。”12

        在其2012年的著作《Birthright:People and Nature in the Modern World》中,Stephen Kellert探討了以自然為本的設計可對辦公室職員士氣和積極性產生的影響。但是,他也指出,可悲的現實是,“絕大部分美國辦公室職員現在都處于沒有窗戶的環境中…完全被切斷與自然景觀的交流。”

        這些辦公室環境森嚴,甚至讓我們想到了老式動物園的鐵籠子,而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些鐵籠子已因“非人道”而禁止用于非人類動物。然而,現代辦公室職員卻要在這些沒有任何特色并且隔絕感官的環境中工作,并保持注意力、積極性和生產效率。13

        在一個訪談中,Kellert注意到,LEED標準所列舉的節能設計通常無法滿足“人類接觸大自然和環境的需求”。我們給員工“一個裝有優美屏保的電腦,或者一份盆栽植物海報,”他跟采訪人員說,“并且,如果節能,我們就稱之為‘金獎’。”14

        Kellert提出一種新的標準,并稱之為“恢復性環境設計”;如果將LEED指標和基礎親生命元素結合,即可打造“真正且長遠的可持續性”。他堅持,無論建筑如何節能,“如果只是無法激發滿意度、提振士氣,或者激勵人才(或者反而使得他們更加疏遠的話)的空間,那么,那些用之實現節能的前沿技術就不再能稱為前沿技術,并且人們也不愿意待在那里,他們無法忍受那個環境。”15Kellert承認,有時候,親生命設計目標會和節能設計沖突,“但是,你必須嘗試,才能得到你所想要的,并且好好去享受,”他說道,“這有點難,但是,如果你想要保證可持續性,你必須權衡這個目標,然后進行平衡。”16

        關注可持續發展建筑實踐的設計專業人員越來越多地提倡更加綜合的設計流程,在這個過程中,來自各個專業的人員相互協作,以解決“所有人居和技術系統之間的相互關系,以服務于所有生命的健康福祉,”如室內設計師Linda Sorrento在2012年的《室內設計雜志》一篇文章中所寫。通過從“傳統和綠色/高性能設計的數據驅動技術系統”的機械角度轉向“恢復性和再生設計的模式驅動人居系統”,建筑和室內設計領域的這些領袖認為,他們可以在人工建筑環境中實現“更深層次的綠色”,并且所需能耗更低,且可以培養“更多的人文參與度、認識和功能。”17

        從何處著手

        Hase說,根據她的經驗,在開發以自然為導向的室內環境時,設計師通常都會有很好的直覺靈感。但是,她也指出,他們的培訓不僅抹殺了這些直覺,還千方百計使用專注于效率規劃的思維來替代這些直覺。“我們需要發掘我們內在的特性——去創建結合自然首選棲息地元素的空間。”她跟選讀她的AIA再深造教育課程“自然設計經驗”的學生這樣說。

        “我們務必了解,其更大程度上關乎一個人進入某個人工建筑環境時的感覺,而非思考。”她說,“其挑戰在于以具有創意的方式詮釋并應用各種特性。你無需真正的水(以及氯的味道和霉菌)也可以獲得水元素的效果。人的潛意識會‘看到’一個光滑、波光粼粼的藍色水面,并且會產生很好的感覺,就像我們祖先從遠處看到池塘或河流閃閃發光的水面時的感覺一樣。”

        她給建筑業主和設計師提供了幾個綜合的理念,以在設計親生命的室內裝飾時加以考慮。

        1.    前景與庇護所

        英國地理學者Jay Appleton假設,我們從以狩獵/采集為生的祖先身上戰略性、分地域地繼承了我們對景觀的體驗。他對景觀油畫的分析發現,人們都喜歡那些展示兩個主要因素的畫作:“前景”,寬廣、明亮、遠距離的景觀,可觀察潛在食物來源或天敵;以及“庇護所”,更小、更暗并且更封閉的區域,可提供保護和私密性。

        “辦公室設計師多年以來一直努力創建可同時確保開放性和私密性的空間,”Hase說,“這是自然界一直以來都給我們提供的東西。”她指出,最近這些年,工作環境變得越來越開放,以期改善視覺聯系,并鼓勵協作。這些工作場所提供了“很多前景”,其空間平面圖可以在絕大多數位置看到多個景觀,并且可在空間中以多個途徑移動。但是,Hase也指出,這個必須通過類似庇護所一樣的空間進行平衡,以提供私密性并且避免干擾。

        “我們可以通過可移動屏風、特意擺設的藝術品或者有些懸掛的覆蓋物(例如,Resolve工作站中的蓬蓋)來做到這一點,”她說,“但是,至關重要的是,如果你不希望工作場所出現很多壓抑的內向人格,你就要提供一個選擇。”

        2.    分形模式

        越來越多證據顯示,在自然界中幾乎無所不在的不規則、自相似的幾何圖案,在創建可提高人類表現和福祉的人工建筑環境中扮演著重要的作用。如建筑公司RTKL首席可持續發展官和《The Shape of Green:Aesthetics, Ecology, and Design》的作者Lance Hosey所寫:“我們對這個模式反應如此強烈,以致于只要我們能夠看到它,就可以將壓力水平降低60%之多。”18

        Hase建議在任何可能的時候都整合各種分形形狀,特別是那些與非洲大草原金合歡樹枝干、樹杈和樹枝構成的圖案相呼應的形狀。以不同比例重復相似形狀的紋理設計或建筑或家具細節模仿大自然的“異曲同工”之妙,會讓人類感到備受激勵,同時心曠神怡。

        3.    生物多樣性

        “如果你任由自然演變,你就會得到多樣性,”Hase說道,“并且,在可確保多樣性的室內環境中,人們會感到更加舒適、更有歸屬感,并且更加具有活力。”如果環境能夠提供有趣且不斷變化的人造藝術品、獨特的建筑細節和圖像或視頻展示,以供人們在工作場所走動的時候去“發現”,則可以提供自然環境神奇且驚喜的刺激效果。

        Hase也指出,在自然界中,絕大多數動物不會在清醒的所有時間里待在一個地方,而是不斷搬遷棲息地,選擇不同的環境進行不同的活動。“但是,人類現在工作已經變得在更大程度上以活動為基礎了,”她說道,“上班的時候,你并非總是到一個地方去做需要做的所有工作。進入工作場所時,你會四周看看有什么空的地方,并且能夠給你提供最佳條件,讓你完成你的工作。其可能是一個咖啡館或項目會議室,或者可以允許你將平板電腦連接到大屏幕以便于和一群同事分享一些圖片內容的地方。但是,你需要有得選擇,就像在大自然中一樣。”

        每一年,神經科學和內分泌科學領域的新發現都會讓我們進一步了解大自然在人類生理和心理健康方面所發揮的作用。如Lance Hosey所說,“設計科學正在進行著一場變革,但是,很多人,包括設計師們,對此絲毫都沒有察覺。”19

        另一方面,Betty Hase指出,如果我們對自己是誰以及我們來自哪里知之甚少,則以自然為本的設計可能就出于直覺。“為了打造人們愿意待在里面的空間,創造具有自然首選棲息地元素的環境。將工作場所打造成為人們沿著充滿生機的自然步道進來,就可感到平靜和歸屬感的空間,那么,你就會獲得更好的健康、士氣和績效。”

        注意

        1.Hase、Betty。此引用和所有后續引用均來自2012年12月10日進行的個人訪談。

        2.Kellert、Stephen和E.O.Wilson。《The Biophilia Hypothesis》。島嶼出版社,1993年。

        3.Largo-Wight, E. “打造健康空間和社區:循證自然接觸建議”,《國際環境衛生研究雜志》,2011年2月。

        4.Kaplan, R.和S. Kaplan,《The Experience of Nature:A Psychological Perspective》。劍橋大學出版社,1989年。

        5.Hase、Betty和Judith Heerwagen。“建筑親生命性:在設計中聯系人類與自然”,《環境設計與建筑》,2001年3月1日。

        6.Berman、Marc等人。“與自然互動的認知收益”,《心理科學》,2008年。

        7.Berto, R等人。“高/低吸引力環境對注意力疲勞影響的探索新研究”,《環境心理學》,2010年。

        8. van den Berg, A. 和C. van den Berg。“在自然和人工建筑環境中的注意缺陷多動障礙兒童的對比”,《兒童保健健康發展》,2011年。

        9.Logan, A.和E. Selhub。“Vis Medicatrix naturae:自然是否‘影響大腦?’”《Biophyschosocial Medicine》,2012年。

        10.Salingaros、Nikos。“神經科學、自然環境和建筑設計”,《親生命的設計》,Kellert等人,2008年。

        11.Terrapin Bright Green, LLC.“親生命性的經濟分析:為什么以自然為本的設計具有金融意義”,2012年。

        12. Ibid.

        13.Kellert、Stephen。《Birthright:People and Nature in the Modern World》。耶魯大學出版社,2012年。

        14.Ruiz、Fernando。“親生命性成為了一個設計標準”,《EcoHome Magazine》雜志,2012年7月26日。

        15.Cooper、Arnie。“設計的自然”,《太平洋標準雜志》,2008年7月14日。

        16.Ruiz、Fernando。“親生命性成為了一個設計標準”,《EcoHome Magazine》雜志,2012年7月26日。

        17.Sorrento、Linda。“自然的平衡:室內設計、人類和可持續性”,《室內設計雜志》,2012年。

        18.Hosey、Lance。“我們為什么喜歡美麗的事物”,《紐約時報》,2013年2月17日。

        19. Ibid.

        1024手机看片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