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
      2. <strong id="isaep"></strong>

        <strong id="isaep"></strong>
        <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3. 辦公室設計能否促進創新?

        DPR Construction案例研究

        美國弗吉尼亞州萊斯頓市

        Download PDF  (1.2 MB)

        從后面看,一個男人戴著安全帽,身上橙色的防護背心上寫著“DPR Construction”幾個字。

        案例研究

        2:31

        案例研究:DPR Construction

        看看DPR如何創造了一個適合創新的工作場所。

        當DPR Construction的總監Randy Shumaker帶我們參觀公司最新建成的大樓現場時,氣溫直逼38℃。一縷陽光透過層層云障照耀著高聳的鋼筋鐵骨;發光的工字鋼梁直沖云霄,像一支虬勁的筆觸涂抹著印象畫一般的天空。

        該公司一直采用行業領先、以技術為基礎的建筑方式——這種方式激勵許多人加入了DPR的團隊,這座即將竣工的制造廠只是其中之一。  

        “現在人們修筑建筑的方法大抵和40年前差不多,”Shumaker介紹說,“螺母和螺栓都是一樣的,只是采用了不同的技術。我想學一些新的東西,DPR的創新理念深深吸引了我。”

        “現在人們修筑建筑的方法大抵和40年前差不多。螺母和螺栓都是一樣的。只是采用了不同的技術。”

        -施工總監Randy Shumaker

        人們圍著會議桌坐在Sayl座椅里交談。

        DPR創新的建筑方式提高了公司規劃和建造高度復雜結構的整體效率,并達到嚴格的安全、技術和可持續標準。當DPR打算搬到弗吉尼亞萊斯頓的新辦公室時,DPR團隊成員個個躍躍欲試,想一展身手,創造一個能充分展示其建筑專長的工作場所。新場地將更好地反映公司賦權和協作的文化,并鼓勵跨代交流思想理念,以便推動DPR的創新引領,持續向前發展。

        “我們要做的工作就是讓年輕一代得到成長,讓他們理解建筑的錯綜復雜,”Shumaker表示,“而他們也會與我們分享他們學到的新理念。這樣會讓我們成為一個更強大的團隊,一個更優秀的公司。”

        兩個人在高臺桌前談話,另一個人在打電話。

        在整個DPR的新辦公室里,隨時隨地都可以進行非正式互動。公司所有部門員工在Plaza(廣場)休息時都可以彼此接觸溝通。

        賦予思想成長的空間

        閱讀文章

        營造創新的空間

        在搬到萊斯頓前,DPR曾面臨一個挑戰,那就是舊的辦公室漸漸成為了人與人之間溝通的阻礙,而這種溝通對于公司的成功是必不可少的。“對我們而言,創新的核心就是合作——一起想出新的方法來解決老問題,”DPR的項目總監Chris Gorthy表示,“當我們在舊的辦公室很難突破時,就知道該有所改變了。”

        盡管DPR目前的辦公室為個人工作站分配了足夠的空間,DPR的員工卻這樣形容這些空間,既“人滿為患”又“與世隔絕”。由于缺少用于社交的公共區域,會議室又十分緊俏,很多人寧愿在現場辦公,也不愿來辦公室。

        DPR團隊在尋找新的工作環境時,DPR管理委員會成員Greg Haldeman表示,公司很高興有機會創造一個能更好地反映其品牌與業務、更多促進協作的工作場所。項目團隊確定了幾個目標,其中包括以下兩點:創建一個能展示其可持續建筑專長的辦公室,并設計一個讓他們可以測試和評測各種工作場所策略的生活實驗室,這類工作場所能鼓勵人們分享知識和有創造性地解決問題。

        為了達到第一個目標,DPR團隊決定重新使用在弗吉尼亞萊斯頓的場地。“我們想證明,建筑是可以重復使用的,即使是這樣一棟35年的舊建筑,不管天氣條件有多么惡劣,我們還是能達到凈能耗建筑認證的標準。這將是華盛頓都會區第一棟能達到這個標準的建筑。”DPR的項目經理Chris Hoffman表示。 團隊已經建造過三棟通過凈能耗認證的DPR辦公室,為此次項目積累了豐富的數據和經驗。然而,可持續性只是一個開始。

        “Herman Miller幫助我們思考每個空間中動詞與名詞的關系——思考人們的行為并圍繞該行為設計環境。”

        -項目執行官Chris Gorthy

        玻璃墻封閉的辦公空間里,一個男人坐在辦公桌前。

        DPR希望此次創造的辦公室能為未來工作場所設計樹立一個新的標準。為了幫助該公司實現這個目標,并將其在建筑方面的元素漸進式融入工作場所設計,DPR找到了Herman Miller及其以研究為基礎的Living Office。

        在Herman Miller開展DPR項目期間,專家們引導其團隊完成了Living Office的發現之旅。這次研討會為DPR及其設計合作伙伴SmithGroupJJR提供了他們所需,以明確和整合公司的目標、特性和活動。

        Gorthy在參觀Herman Miller西密歇根州的總部時,了解到這種嘗試所涵蓋的并不僅僅是家具,為此他感到很吃驚。“我原本以為這次行程多半就是賣給我們一些家具,但他們所做的卻是向我們傳播一些營造空間和打造不同工作場所的理念,”他說,“Herman Miller幫助我們思考每個空間中動詞與名詞的關系——思考人們的行為并圍繞該行為設計環境。”

        對DPR而言,在發現過程中出現得最多的動詞就是協作。無論是在辦公室還是在工地現場,承包商、建筑師、工程師和項目經理都需要有各種不同的配置,讓他們可以方便地溝通和項目跟進。每種場合的需求都不盡相同,為滿足這些需求,僅僅配置幾間會議室是遠遠不夠的。

        “此次前往Herman Miller,幫助DPR了解到員工的感受對于企業發展至關重要,”SmithGroupJJR的首席設計師Marc Schneiderman表示,“看到整個辦公室的家具和配置,我們對于他們的工作場所為何有更靈活的布局有了一些視覺上的直觀體會。

        會議室里,員工坐在Aeron座椅上聽演示報告。

        這種靈活的Forum(論壇)設置利用陳設和工具將公司所有部門的人聚集到一起,以此促進大家分享想法。

        尤為適合互動

        通過Living Office的發現之旅,DPR和SmithGroupJJR對于團隊互動性的工作方式有了新的認識——這種以研究為基礎的認識能幫助團隊更好的均衡選擇配置,而這正是公司取得成功所必需的。從適合集體活動的Meeting Space(會議空間)和Workshop(工作坊)到適合處理個人任務的Hive(蜂巢)和Haven(避風港),Living Office為設計團隊構建了10種能優化工作與互動的框架。它還可以幫助團隊在入駐后評估其工作場所的性能情況。

        “DPR不僅僅是挽救了一座破舊的建筑,”Schneiderman說道,“更賦予其新的個性魅力。”這種嶄新的個性魅力遠不止在工作場所擺放漂亮的家具,增添一些明亮茂盛的植物那么簡單,而是承載著更重要的目的。從廚房到連接空間,再到各種集會配置,都與DPR的協作文化相呼應。

        “從工作場所的角度,我們為員工創造了許多活動區域,”Gorthy表示, “我們倡導開放式的辦公室文化,構建讓人可以自由協作的交流空間。”

        圖表顯示了辦公室重新配置之前及之后所支持的工作活動。

        新的辦公室考慮到所有類型的互動可能性。但DPR最重視的互動恰恰是那些無法人為預測的。

        “Herman Miller和我們探討了如何促使即興的對話,這是我從未想到過的。”DPR的業務開發經理Jodi Paci表示,“如果只有會議室卻沒有自由交流的場所,往往會很難成功。即興的對話并不是說有就有的。需要有鼓勵促使它發生的配置。”

        開放式的辦公空間里,人們坐在電腦前工作。

        新辦公室開放靈活的布局讓員工在做好個人任務之余可以自由與人交談、提問或即時分享。

        這種即興的互動是Paci在帶領潛在客戶參觀時最先領悟的。她意識到,在寬敞明亮的Hive設置中,并排坐在一起工作的員工溝通越來越便捷,他可以自由地與同事交流和提問。

        條形圖中對比了DPR Construction的辦公大樓改建前后對各種工作活動的支持情況。
        圖表顯示了員工對非正式工作區域的感受。

        除了主要辦公空間之外,開放式的長廊上還配置用玻璃墻隔開的Meeting Space、Workshop和Haven,讓員工可以選擇不同的場景設置,評估項目、集體討論、私下談話,或者全神貫注地處理個人事務。 

        “我們的舊辦公大樓有三間會議室,”Shumaker說,“在這里,我們有10-12種不同的Meeting Space,您可以根據自己要進行的互動來選擇合適的房間。如果員工遇到問題,他們更愿意在更舒服的環境下開始集體討論和對話。”

        沐浴在自然光線下的休閑區里,兩個人坐著看電腦屏幕。

        經常外出到現場工作的承包商、現場總監和其他員工現在也有了各種可以開會和彼此通報項目最新進展的設置。

        圖表展示了員工對工作協作的感受。

        DPR的Forum包含了巨大的場地配置,可作為公司大型聚會的場地或者員工培訓室,在Forum外面,我們利用一個紅酒酒吧來充當Landing(過渡平臺)。員工在這個酒吧里喝點飲料或者吃點小零食,隨意會見和結交朋友。

        “現在我們可以舉行國家級別的會議,這是以前的辦公室無法實現的。”Chris Gorthy表示,“我們可以促使公司各部門的專家與員工進行互動。員工也越來越愿意分享故事和信息,這種知識的傳播有助于我們融會貫通和解決問題。”

        People stand and drink wine at a high-top table.

        Plaza的配置坐落在公司的正中央,員工都很喜歡互動社會化工作格局。員工彼此輕松地分享自己的想法,也能更自信地進行觀點碰撞共同提升。

        結果就在這里

        “DPR的眾不同之處就是他們有很強的凝聚力和協作精神,”Schneiderman談到,“在以前的設施配置里,很難看到這一點。在那種布局下,員工的日常活動并沒有什么邏輯性的次序。對他們而言,新的工作場所有了顛覆性的改變。它能順應員工工作的方式。”

        第三方研究機構的大量數據也證實,這種轉變正在提高員工和組織的績效。在搬進新辦公室之前和之后,Herman Miller針對工作場所的效用分別進行了Leesman調查。積極的結果讓DPR躋身于2017年績效最好的公司行列。

        數據圖顯示了工作場所在改建前后的效用變化。

        Leesman是一項全球性的對標服務,基于成千上萬家組織的數據基礎,專門對工作場所的效用進行收集和分析。 DPR的優異成績為其贏得了Leesman+認證——只有6%的參與機構能獲此殊榮——并讓他們躋身2017年Leesman十大高績效公司之一。

        DPR還按照國際WELL建筑研究院(IWBI)的標準評測了自己的工作場所,IWBI是一家推廣健康與幸福建筑的全球性機構。在其他幾個類別中,DPR在提供身心舒適的設計考量方面也獲得了優異成績,包括坐立兩用辦公桌和能提供安靜與隱私的設施配合。

        WELL評測的是設施的效用,而Leesman評測的是員工的積極性,Gorthy相信DPR的工作場所正幫助其員工貫徹組織的目標。“我們為了員工投資建設了這個新環境,也讓我們可以利用辦公室環境來提升自我和他人,幫助他們不斷進步。我們可以分享已經取得的成就——我們如何尊重個人與環境——并產生廣泛的社會影響。”

        A man sits in a Swoop lounge chair while looking at his laptop.

        通過創建這個關愛員工身體與情感需求的工作場所,DPR向世人展示了其一貫向客戶宣傳的可持續性和促進健康的建筑原則。

        1024手机看片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