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
      2. <strong id="isaep"></strong>

        <strong id="isaep"></strong>
        <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3. Jeff Weber設計出品

        從孩提時代開始,Jeff Weber就對事物如何工作非常感興趣。他說,“我總是在修補——要么是搭建要么是拆卸著什么。”觀察到他的機械才能之后,他的祖父建議他考慮成為一名工業設計師。自從了解更多相關知識后,“我從來就沒再真正想過做其它的工作,”Weber回憶說。


        今天,他利用他出眾的才能設計出提升人們工作和家居生活狀況的產品,改善人居環境。他解釋說:“無論我們設計的是什么,都應該為人類謀福利。體驗至關重要,它能帶給人正能量。”

        盡管Weber的作品涵蓋各種產品,當他與Bill Stumpf合作以后他對家居設計開始感興趣。Bill Stumpf已經為Herman Miller設計了30年。Weber說:“Bill的設計精神激發了我后來所有的作品。”Stumpf的“整體部件”(uni-part)理論就是一個例子。“這種理論認為任意物體的所有部件都必須有一個功能目的以及一個審美目的,”Weber說,“這是我們每天應用的一個基本原理。”

        “無論我們設計的是什么,都應該為人類謀福利。”

        - Jeff Weber

        在設計工作室,這種理念意味著設計物體、建筑或是一種服務“都是人和世界之間聯系的問題。設計的質量真正決定了用戶體驗的質量,從而界定了我們的存在”。

        他的設計過程強調結果,研究是這一過程不可分割的重要部分。例如,在設計Herman Miller的Embody座椅時,Weber和Herman Miller團隊花了近兩年的時間與上肢疾病專科醫生、驗光師、神經學家等各種醫學領域的專家交談。這一切都是為了真正了解需要哪些東西“才能以健康的方式將身體支撐在空中,同時讓人們運動自如,”他說。

        他繼續說道:“人體總能帶給我源源不斷的靈感。工作場所需求和職責會發生變化,但人的因素相對不變。我的挑戰始終在于,‘如何創造一些將真正改進這一條件的東西?’舒適與健康就如同愛與和平:我們對它們的渴求會有止境嗎?”他思索道。

        Weber說他的工作最令人滿足的地方是看到有人欣賞他努力的最終成果。“看到有人坐在椅子上并欣賞椅子背后的邏輯和原理讓人感到非常滿足。”

        他說,他發現在現在這個職業階段他特別精力充沛。他說:“我始終認為,好的設計是藝術與科學的結合。為人們的生活和工作帶去正能量,在這一前提下綜合運用藝術與科學,這才是我真正的興趣所在。”

        1024手机看片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