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
      2. <strong id="isaep"></strong>

        <strong id="isaep"></strong>
        <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3. Jack Kelley設計的產品

        Jack Kelley在五大湖上的航行方式和他在網上沖浪的方式異曲同工,靈活多變。他的技術從甲板上延伸至網絡。


        “航海的樂趣在于它能讓您與自然交流,”昔日女王杯和其他跨湖密歇根分區賽冠軍闡述道。“電腦的樂趣在于它能讓你掌握海量信息。”

        Kelley將他對電腦獨特認知作為他許多家具設計背后的驅動力量。

        “您必須了解電腦以及使用它們的人,以此為基礎,來規劃設計現在的辦公室。”
        他說。

        Kelley所做的不僅僅是緊跟技術發展新趨勢。他走出去,真正進入到現實的工作環境,與那些他正努力使他們生活變得更美好和更健康的人面對面溝通交流。

        Kelley自1968年在斯坦福研究院與世界上第一個電腦鼠標的發明人Douglas Engelbart共事時就迷上了電腦。鼠標需要一個墊,所以Kelley設計了世界上第一個鼠標墊——這項發明給他帶來極大的滿足感,對計算機環境中工作的復雜性也有了早期的認識。

        “您必須了解電腦以及使用它們的人,以此為基礎,來規劃設計現在的辦公室。”

        - Jack Kelley

        他在Herman Miller研究院從事這項工作時擔任研究員/設計師,當時公司負責人是另一未舉足輕重的前瞻者: Action Office系統的發明人Robert Propst。整個60年代和70年代早期,Kelley worked就和Propst一起工作,同時在許多Action Office組件設計中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設計期間,他還從事航海活動,這是一個與他的工業設計事業很契合的業余愛好。兩者對細節的關注都有一定要求、敢于直面挫折,積極尋找戰勝挫折的方法。

        “我無法容忍在帆船上起不到任何作用的東西”他說,“既然這樣,那我為什么要容忍辦公室里毫無用處的東西呢?”

        Kelley不斷把這種零容忍轉化創造出具有功能性和吸引力的產品。

        在為Herman Miller設計了40多年后,當越來越多人接受著科技新浪潮沖擊,Jack Kelley卻泰然自若,事業如日中天。

        1024手机看片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