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
      2. <strong id="isaep"></strong>

        <strong id="isaep"></strong>
        <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3. Todd Bracher設計出品

        Todd Bracher畢業于普拉特藝術學院的工業設計專業,當知道自己將在三周后憑借富布賴特獎學金前往位于哥本哈根的丹麥設計學院學習時,他正在紐約從事一份全職工作。去國外學習以獲得更全球化的視野是他事業規劃的一部分。Bracher說,聽到獲得獎學金的消息時還真有點措手不及,他還回憶起為了學幾個常用短語在趕飛機的路上聽丹麥語磁帶的情景。“那段經歷讓我懂得,可以深入專研某些領域并把它徹底弄明白。一旦了解了這些,你就會知道你已經擺脫了限制。”

        那是1999年的事。在接下來的10年中,他先后居住在四個不同的國家,每到一處都學習各種有關設計的不同知識。在丹麥,他學習材料的真實性,在意大利學習故事在設計中的重要性,在法國學習優雅地將材料組織到一起的方法,在英國學習設計人員個性。2006年學完品牌推廣技術后,他回到了紐約。他說:“那時我已經能夠將這些從世界各地獲得的經驗融會貫通并付諸實踐了。”

        每隔幾年就將自己沉浸在新的文化中的那十年是他對發現抱有極大熱情的最好見證。Bracher說:“未知會激發仔細研究的熱情,而仔細研究就能獲得發現。”后來,他為Herman Miller設計了Distil辦公桌和桌子。他發現靈感就像物理、化學和Cindy Crawford的美人痣一樣,受此啟發,他為Zanotta設計了Tod桌子。

        “我總想弄明白她那么有名氣的原因是什么,其實就是她的美人痣。如果沒有了那顆痣,還剩下什么?”Bracher說,“那么,如何讓一個房間顯得特別呢?設計一張在某些方面絕美的桌子是個好主意。它會讓房間看起來更加特別。”

        “未知會激發仔細研究的熱情,而仔細研究就能獲得發現。”

        - Todd Bracher

        就像那張桌子,所有物品都擺放在特定環境中,它們與附近的物體相互關聯。但是當開始設計物品本身時,Bracher追求“復雜性最低”原則,即使得這些物品僅由對其存在意義起重要作用的部分組成。他以捕鼠器為例說明了這個原則,捕鼠器必須有彈簧和木板,否則毫無用途。所以精心設計的捕鼠器才能實現它的目的。

        盡管來自不同的學科領域,但Charles Darwin仍然是對Bracher的設計方法影響最大的人。Darwin也非常欣賞與某項任務完全契合的各種對象。Darwin對15種加拉帕戈斯雀類的研究發現,每種雀類鳥喙的外形和尺寸都剛好適合其食物來源。

        無論自然還是人造,“好的設計就是一系列參數和需求的組合,”Bracher說,“通過這些因素就能找到答案。”這是所有設計的真諦,而Todd Bracher Studio所從事的工作遠超出了產品的范圍。Bracher表示,該工作室的業務已經擴展到創意方向和戰略設計領域,Bracher曾經在2004年設計了斯堪的納維亞的豪華品牌Georg Jensen,并在幾年后成為該品牌的創意總監。每個人都在猜測下一步是什么。對于Bracher來說,勇于發現的激情永遠不會磨滅。

        1024手机看片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