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
      2. <strong id="isaep"></strong>

        <strong id="isaep"></strong>
        <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3. Jeffrey Bernett設計出品

        和很多設計師一樣,Jeffrey Bernett和Nicholas Dodziuk都熱愛挑戰。而他們在設計Herman Miller的Canvas Office Landscape系列時遇到的挑戰尤為刺激:融合現有的兩個Herman Miller系列產品,Vivo和Intent,以及部分Meridian文檔部件,創作一個連貫的“由各種零件組成的套件”解決方案,可以適用于從私人辦公室到開放式的區域的各種個人辦公空間。

        Bernett和Dodziuk是接受這個任務的理想團隊。兩人在CDS就已共事多年,其背景包括了各種廣泛的項目,從航空座椅到平面設計再到消費品。而且他們都很熱愛設計家具。

        Bernett說,對于任何項目來說,“終端用戶的需求始終是最重要的:誰會使用這些產品?誰會想買它?為什么?當然,還有一些性能標準;接下來的問題就是:我們打算怎么制作我們正在設計的這件產品?”

        兩個設計師一直都對事物運轉的原理有著極大的興趣。Bernett說他“10歲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修理店的所有事情”。Dodziuk的天分得益于他的父母——他的父親是位數學家而母親是位藝術家——父母的基因讓他的左右腦都很強大。

        “對于家具而言,問題很復雜,但又要求有簡單的解決方案。”他說道,“而且我認為,在設計家具的時候,有很多機會可以影響人們生活的品質;畢竟他們每周要工作五天,每天要在辦公室坐8-10個小時。”

        “終端用戶的需求始終是最重要的:誰會使用這些產品?誰會想買它?為什么?”

        - Jeffrey Bernett

        Bernett和Dodziuk都游歷甚廣,對他們的設計方式造成了很大的影響。研究人——他們思考、行為和互動的方式——是其工作過程中極其重要的部分。

        “我相信設計可以幫助我們更好地了解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讓我們彼此溝通相連。”Bernett表示,“最好的產品可以預測和定義未來的需求和行為,并最終促進我們復雜的生活中的平衡、和諧和簡約。”

        他認為反思過去也很重要。“就建筑與藝術而言,設計只是這個統一體中的一個部分;我們從他人完成的作品中學習成長。”

        在帕森斯設計學院(Parsons Design School)任教的Dodziuk說,他經常鼓勵他的學生“帶來一些新的想法、對各種假設提出質疑,并且找到一個可以努力的方向。這樣才能進步。”

        這兩個人顯然有了很大的進步,通過他們在設計Canvas系列時提出的這種周密而實用的解決方案,創作出一整套全新的office landscape。

        1024手机看片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