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
      2. <strong id="isaep"></strong>

        <strong id="isaep"></strong>
        <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3. Yves Béhar設計出品

        Yves Béhar是一名思想家。未來是他的一個設計主題。從他為東芝設計的紅色手提電腦到典雅的Birkenstock Footprints 涼鞋,再到優雅的Aliph Jawbone手機耳機,你可以在他的設計中看到這一點。他說:“我相信設計的目的不只是為我們展示未來,而是把我們帶到未來。”


        作為fuseproject的創始人(“通過講述故事致力于品牌的情感體驗”),Béhar從孩提時代在瑞士時就開始探索設計世界。“在歐洲,根據功能和外觀評估物品具有雙重性。”他解釋說。

        Béhar在一個二元文化的家庭中長大,受到東德母親和土耳其父親的影響。“他們一個務實、現代,另一個則善于表達,充滿詩情畫意。”他說,“我總是力求將這兩種特質融合在我的項目中。”

        作為一名年輕的設計師,他擁有非凡的職業生涯。從藝術中心設計學院(Art Center College of Design)畢業后,他首先與蘋果和惠普等硅谷高科技公司客戶合作,最終他的興趣轉向體育用品、服裝、技術和家具領域。

        “在歐洲,根據功能和外觀評估物品具有雙重性。”

        - Yves Béhar

        在無數篇有關Béhar的雜志文章中,有一篇稱他為“我們時代的多領域設計師”。他獲獎無數,包括史密森尼博物院的庫伯·休伊特國立設計博物館(Cooper Hewitt Smithsonian National Design Museum)頒發的國家設計獎(National Design Award),他設計的作品成為了該博物館的永久館藏品。

        2004年,他舉辦了兩次個人作品展,一個是在舊金山現代藝術博物館,另一個是在瑞士洛桑的Musee de Design et D‘arts Appliques Contemporains博物館。

        “與客戶合作時,我的理念是通過想法和內容而不是形式建立情感聯系,”Béhar說,“這更多的不是涉及形式或審美,而是涉及有意義的對話,通過對話人們在設計策略和方向上達成一致。”

        他與Herman Miller的合作就是通過這種對話達成的。作為Charles和Ray Eames的崇拜者,Béhar希望為公司做點什么。他說:“設計占據Herman Miller企業文化的核心地位。所以某一天,我撥通了他們的電話,說‘我們一起干吧。’”

        四年以后,Herman Miller推出了兩件他的創新的照明產品,Leaf 和Ardea。

        考慮到他所設計產品范圍之廣,Béhar似乎難于擺脫設計工作。他說:“完全不是這樣。有很多興趣讓我保持平衡。例如,我愛好沖浪、帆板、滑雪板。我也花很多時間在自然的世界。”

        關于未來,Béhar說他很愿意為一些“尋求變化、革新的公司設計產品。和一些希望步入未來和下一代的人一起工作我始終感到很興奮。”

        總總跡象表明,他就是能夠引領他們的人。

        1024手机看片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