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1. <ol id="isaep"><output id="isaep"></output></ol>
      2. <strong id="isaep"></strong>

        <strong id="isaep"></strong>
        <optgroup id="isaep"><em id="isaep"><del id="isaep"></del></em></optgroup>
      3. Douglas Ball設計出品

        Douglas Ball還能清晰地回憶起他設計的第一個項目:“當時我只有四歲左右,有一天我去祖母家里,抱怨說沒什么可玩的玩具。她生氣地遞給我一支鉛筆和一張紙,說,‘給,把你想要的東西畫出來。’”

        自此之后,設計幾乎成了他的全部。

        Ball從安大略藝術學院(Ontario College of Art)畢業之后開始在Sunar擔任咨詢師,這以前是一家加拿大公司,早先設計各式各樣的產品。Ball說:“但因為我最感興趣的是家具,這也是我們共同致力的方向。”

        盡管設計師職業生涯中的大部分時間都在設計辦公家具,殘疾人的交通也引起了他的興趣。實際上,因為機緣巧合,他曾經為Queen Mother of Oman設計過一款輪椅。

        早在1980年,他就為Sunar引入了他的首個辦公家具系統Race,而他的Clipper CS-1,一套功能齊全、用途廣泛的電腦工作站,被倫敦大英設計博物館列為永久收藏。

        在家具行業工作,他最喜歡的一件事就是不斷面臨挑戰,不斷開創新的局面。“對我而言,最令人興奮的項目就是能讓你走上一條全新道路的那些,你踏出的每一步都是在探險。”Ball說道,“你不能參照任何書籍或者雜志來解決問題,而是必須自行解決。”

        就My Studio Environments而言,他通過創造性地結合私人辦公室與開放式隔間復雜而又矛盾的特性,基本上重新設計了現有的典型系統。“員工不僅不得不放棄帶門的辦公室,他們還不得不放棄自己的空間。”Ball表示,“所以我的目標就是優化他們的工作區,讓其感覺比實際要大。我希望人們每個周一早晨來上班的時候,會愿意留在這里。”

        “對我而言,最令人興奮的項目就是能讓你走上一條全新道路的那些,你踏出的每一步都是在探險。”

        - Douglas Ball

        但在那個時候,如他所言,他自己一直都喜歡在小空間里工作。“比方說,我很喜歡帆船的內艙,我還有一輛老式的VW Westphalia公交車,里面的設計很美,非常緊湊,功能齊全。所以在設計My Studio Environments時,我很享受它帶給我的挑戰。”

        而在設計Canvas Office Landscape的前身Vivo interiors system的時候,這個產品帶給他全然不同的標準,讓他再次關注細微之處——比如瓷磚之間細小的反光珠——幫助他制造出他一直追求的美學效果。

        回顧他漫長而成功的職業生涯,Ball表示他經常懷疑,如果他出生在幾十年之后,是否還會做出同樣的選擇。“現在的孩子們有太多的玩具,他們根本不需要畫玩具。”他大笑著說,“而在我小時候,情況大不相同。”

        多虧有了這位富于創意、解決問題的高手,我們現在的辦公環境也大為改觀了。

        1024手机看片基地